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63


作者:沙林傑
頁數:63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63,共84。
我開始想起萬一我染上肺炎死了,老菲芘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想這類事情當然很孩子氣,可我禁不住要這樣想。萬一這樣的事果真發生了,她心裡一定很難受。她非常喜歡我。我是說她跟我很要好。一點不假。嗯,我怎麼也擺脫不掉這念頭,所以最後我打定主意,決計偷偷溜回家去看她一次,萬一自己真的死了,也算是一次臨死訣別。我身邊帶著房門鑰匙,所以我決意偷偷地溜進公寓,悄悄兒地去跟她聊一會兒天。我最擔心的是我家的前門。那門嘰嘰嘎嘎地響得要命。這所公寓房子已經很舊,管公寓的是個再懶也沒有的雜種,裡面的一切東西全都嘰嘰嘎嘎地直響。我很擔心我父母會聽見我溜進房去。可是不管怎樣,我決定試一試。
因此我就他媽的走出公園回家了。我一路步行回家。路並不遠,我也並不覺得累,甚至連酒意都沒有了。只是天冷得厲害,四周圍沒有一個人。
  
 

21節 
我這幾年來最好的運氣,就是在我回家的時候平時那個值夜班開電梯的彼得恰好不在。一個我從未見過的新手在開電梯,所以我揣摩我要是不撞見我父母,或許可以跟老菲菇見一面再溜出去,不至于有人知道我回家來過。這真是個好得了不得的運氣。更幸運的是,這個新來的傢伙有點兒傻里傻氣。我用一種非常隨便的聲音告訴他說,我要上狄克斯坦家去。狄克斯坦家跟我們住同一層樓。我這時已脫掉那頂獵人帽,不讓自己有任何形跡可疑的地方。我裝作非常匆忙的樣子走進電梯。
他已把電梯的門關上了,準備送我上去,接着他忽然轉過身來對我說:「他們不在家。他們在十四層樓參加舞會。」

「沒關係,」我說。「我可以等他們會兒。我是他們的侄兒。」
他帶著懷疑的、傻里傻氣的神氣望了我一眼。
「你最好到休息室等去,朋友,」他說。
「很好那很好,」我說。「可我的一條腿有毛病。我得讓它保持某種固定的姿勢。我想我最好還是坐在他們房門口的椅子上等去。」
他不知道我他媽的在說些什麼,所以只是「哦」了一聲,就送我上樓。那倒挺不錯,嘿。而且也挺好笑。你只要說些誰也聽不懂的話,他們就會俯首聽命,耍他們幹什麼他們就幹什麼。
我在我們那層樓走出電梯一瘸一拐地活象個跛子開始向狄克斯坦家的方向走去。等到我聽見電梯的門一關上,我就轉身向我們家的方向走去。我乾得很不錯。我甚至連一點酒意都沒有了。
接着我取出房門鑰匙,悄悄把門開了,輕得一點聲音都沒有,隨後我非常非常小心地走進房間,又把門關了。我真應該去當小偷才是。
門廳裡自然黑得要命,我也自然沒法開燈。我得非常小心,免得碰着什麼東西,發出響聲來。我確實知道自己已經到家了。我們的門廳有種奇怪的氣味,跟任何別的地方都不一樣。我不知道是股他媽的什麼氣味。既不是花的氣味,也不是香水的氣昧我真不知道是股他媽的什麼氣味可我確實知道自己已經到家了。我脫掉大衣,想掛在門廳的壁櫥裡,可壁櫥裡全是衣架,一開櫥門就卡塔卡嗒響個不停,嚇得我都不敢往裡掛衣服了。接着我就慢慢地向老菲芘的房間走去,走得極慢極慢。我知道那個女傭人聽不見我的聲音,因為她只有一個耳鼓。她的哥哥在她小時候拿了根稻草一直戳到她耳朵裏邊,她有一次告訴我說。她簡直是個聾子。
可是我的父母,尤其是我母親,耳朵尖得就象只混帳獵狗。因此我經過他們房門的時候,走得非常非常輕。我甚至都屏住了呼吸,老天爺。你可以拿把椅子砸在我父親的腦袋上,他都不會醒來,可我母親就不一樣,你哪怕在西伯利亞咳嗽一聲,她都聽得見你的聲音。她的神精衰弱得要命。整個晚上她有一半時間起來抽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