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67


作者:沙林傑
頁數:67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67,共84。
「哦,天哪,菲芘,別問我了。人人都問我這問題,真讓我煩死啦,」我說。“有一百萬個原因。這是個最最糟糕的學校,裡面全是偽君子。還有卑鄙的傢伙。你這一輩子再也沒見過那麼多卑鄙的傢伙。比方說,你要是跟幾個人在誰的房間裡聊天,要是又有別的什麼人要進來,而來的又是個傻里傻氣的、王八樣的傢伙,那就誰也不會給他開門。人人都把自己的房門鎖起來,不讓別人進來。
他們還有他媽的那種混帳的秘密團體,我自己也是膽子太小,不敢不加入。有個王八樣的討人厭的傢伙,名叫羅伯特.阿克萊的,很想加入。他一直想加入,可他們不讓。只是因為他象個王八,討人厭。
我甚至都不想談它。那真是個糟糕透頂的學校。你相信我的話好了。”
老菲芘一聲不響,可她在仔細聽。我一看她的後腦勺就知道她是在仔細聽。只要你跟她說些什麼,她總是仔細聽著。好笑的是,有一半時間她都懂得你他媽的在說些什麼。她的確懂得。

我繼續談老潘西里的事。我不知怎的興緻上來了。
「教職員裡雖有那麼一兩個好教師,可連他們也都是假模假式的偽君子,」我說。「就拿那個老傢伙斯賓塞先生說吧。他太大者請你喝熱巧克力什麼的,他們為人的確挺不錯。可他上歷史課的時候,只要校長老綏摩進來在教室後面一坐下,你再瞧瞧他的那副模樣兒。老綏摩總是在上課的時候進來,在教室後面坐那麼半個小時左右。他大概算是微行察訪什麼的。過了一會兒,他就會坐在那兒打斷者斯賓塞的話,說一些粗俗的笑話。老斯賓塞簡直連命都不要了,馬上露出滿面笑容,吃吃地笑個不停,就好象綏摩是個混帳王子什麼的。」
「別老是咒罵啦。」
「你見了準會嘔出來,我發誓你一定會,」我說。「還有,在「返校日」那天。他們有那麼個日子,叫『返校日』,那天所有在一七七六年左右打潘西畢業出去的傻瓜蛋全都回到學校來了,在學校裡到處走,還帶著自己的老婆孩子什麼的。可惜你沒看見那個約莫五十歲的老傢伙。你猜他幹了什麼,他一徑來到我們房間裡敲我們的門,問我們是不是能讓他用一下浴室。浴室是在走廊的盡頭我真他媽的不知道他幹嗎要來問我們。你知道他說了些什麼?他說他想看看他自己名字的縮寫是不是還在一扇廁所門上。他約莫在九十年前把他媽的那個混賬傻名字的縮寫刻在一扇廁所門上,現在他想看看那縮寫是不是還在那兒。因此我跟我的同房間的那位一起陪着他走到浴室裡,他就在一扇扇廁所門上找他名字的縮寫,我們不得不站在那兒陪着他。在整個時間裡他還滔滔不絶地跟我們講着話,告訴我們說在潘西唸書的那段時間怎樣是他一輩子中最快樂的日子,他還給我們許許多多有關未來的忠告。嘿,他真讓我心裡煩極了!我倒不是說他是個壞人他不是壞人。可是不一定是壞人才能讓人心煩你可以是個好人,卻同時讓人心煩。要人心煩很容易,你只要在哪扇門上找自己名字的縮寫,同時給人許許多多假模假式的忠告你只要這樣做就成。我不知道。說不定他要不是那麼呼嚕呼嚕直喘氣,情形也許會好些。他剛走上樓梯,累得呼嚕呼嚕直喘氣,他一邊在門上找自己名字的縮寫,一邊直喘氣,鼻孔那麼一張一合的十分可笑,一邊卻還要跟我和斯特拉德萊塔講話,要我們在潘西學到儘可能多的東西。天哪,菲芘!我解釋不清楚。我就是不喜歡在潘西發生的一切。我解釋不清楚。」

老菲芘這時說了句什麼話,可我聽不清。她把一個嘴角整個兒壓在枕頭上,所以我聽不清她說的話。
「什麼?」我說。「把你的嘴拿開。你這樣把嘴壓在被頭上,我聽不清你說的話。」
「你不喜歡正在發生的任何事情。」
她這麼一說,我心裡不由得更煩了。
「我喜歡。我喜歡。我當然喜歡。別說這種話。你幹嗎要說這種話呢?」
「因為你不喜歡。你不喜歡任何學校。你不喜歡千百萬樣東西。你不喜歡。」
「我喜歡!你錯就錯在這裡你完完全全錯在這裡!你他媽的為什麼非要說這種話不可?」我說。嘿,她真讓我心裡煩極了。
「因為你不喜歡,」她說。「說一樣東西讓我聽聽。」
「說一樣東西?一樣我喜歡的東西?」我說。
「好吧。」
問題是,我沒法集中思想。有時候簡直很難集中思想。
「一樣我非常喜歡的東西,你是說?」我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