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69


作者:沙林傑
頁數:69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69,共84。
「律師倒是不錯,我揣摩可是不合我的胃口,」我說。「我是說他們要是老出去搭救受冤枉的人的性命,那倒是不錯,可你一當了律師,就不幹那樣的事了。你只是掙許許多多錢,打高爾夫球,打橋牌,買汽車,喝馬提尼酒,擺臭架子。再說,即便你真的出去救人性命了,你怎麼知道這樣做到底是因為你真的要救人性命呢,還是因為你真正的動機是想當一個紅律師,只等審判一結束,那些記者什麼的就會全向你湧來,人人在法庭上拍你的背,向你道貿,就象那些下流電影裡演出的那樣?你怎麼知道自己不是個偽君子?問題是,你不知道。」
我說的那些話老菲芘到底聽懂了沒有,我不敢十分肯定。我是說她畢竟還是個小孩子。不過她至少在好好聽著。只要對方至少在好好聽著,那就不錯了。
「爸爸會要你的命。他會要你的命,」她說。
可我沒在聽她說話。我在想一些別的事一一些異想天開的事。「你知道我將來喜歡當什麼嗎?」

我說。「你知道我將來喜歡當什麼嗎?我是說將來要是能他媽的讓我自由選擇的話?」
「什麼?別咒罵啦。」
「你可知道那首歌嗎,『你要是在麥田裡捉到了我』?我將來喜歡」「是『你要是在麥因裡遇到了我』!」老菲芘說。「是一首詩。羅伯特.彭斯寫的。」
「我知道那是羅伯特.彭斯寫的一首濤。」
她說的對。那的確是「你要是在麥田裡遇到了我」。可我當時並不知道。
「我還以為是『你要是在麥田裡捉到了我』呢,」我說。「不管怎樣,我老是在想象,有那麼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塊麥田裡做遊戲。幾千幾萬個小孩子,附近沒有一個人沒有一個大人,我是說除了我。我呢,就站在那混帳的懸崖邊。我的職務是在那兒守望,要是有哪個孩子往懸崖邊奔來,我就把他捉住我是說孩子們都在狂奔,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往哪兒跑,我得從什麼地方出來,把他們捉住。我整天就幹這樣的事。我只想當個麥田裡的守望者。我知道這有點異想天開,可我真正喜歡干的就是這個。我知道這不象話。」

老菲芘有好一會兒沒吭聲。後來她開口了,可她只說了句:「爸爸會要你的命。」
「他要我的命就讓他要好了,我才他媽的不在乎呢,」我說著,就從床上起來,因為我想打個電話給我的老師安多里尼先生,他是我在愛爾克敦.希爾斯時候的英文教師,現在已經離開了愛爾克敦.希爾斯,住在紐約,在紐約大學教英文。「我要去打個電話,」我對菲芘說,「馬上就回來。你可別睡着。」我不願意她在我去客廳的時候睡着。
我知道她不會,可我還是叮囑了一番,好更放心些。
我正朝着門邊走去,忽聽得老菲芘喊了聲「霍爾頓!」我馬上轉過身去。
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看去漂亮極了。「我正在跟那個叫菲麗絲.瑪格里斯的姑娘學打嗝兒,」她說。「聽著。」
我仔細聽著,好象聽見了什麼,可是聽不出什麼名堂來。「好,」我說。接着我出去到客廳裡,打了個電話給我的老師安多里尼先生。
  
 
23節 
我三言兩語就把電話打完,因為我很怕電話剛打到一半,我父母就撞了進來。不過他們並沒有撞進來。安多里尼先生非常和氣。他說我要是高興,可以馬上就去。我揣摩我大概把他和他妻子都吵醒了,因為他們過了好半天才來接電話。他第一句話就問我出了什麼事沒有,我回答說沒有。我說我倒是給潘西開除了。我覺得還是告訴他好。我說後,他只說了聲「我的天」。他這人很有幽默感。他跟我說我要是願意,可以馬上就去。
安多里尼先生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有過的最好老師。他很年輕,比我哥哥DB大不了多少,你可以跟他一起開玩笑,卻不致于失去對他的尊敬。我前面說過的那個叫詹姆士.凱瑟爾的孩子從窗口跳出來以後,最後就是他把孩子抱起來的。老安多里尼先生摸了摸他的脈搏,隨後脫掉自己的大衣蓋在詹姆士.凱瑟爾身上,把他一直抱到校醫室。他甚至都不在乎自己的大衣上染滿了血。
我回到DB房裡的時候,發現老菲芘已經把收音機開了,正播送舞曲。她把聲音開得很低,免得被女傭人聽見。你真該看見她當時的樣子。她直挺挺地坐在床中央,在被縟外面,象印度的修行僧那樣盤着雙腿。她正在欣賞音樂。我見了真把她愛煞。
「喂,」我說。「你想跳舞嗎?」她還是個很小很小的毛孩子的時候,我就教會了她跳舞什麼的。
她是個了不起的舞蹈家。我是說我只教了她一些基本動作。她主要靠自學。舞要真正跳得好,光靠人教可不成。
「你穿著鞋呢,」她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