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麥田捕手    P 80


作者:沙林傑
頁數:80 / 84
類別:文學

 

麥田捕手

作者:沙林傑
第80,共84。
誰都不樂意把新知識灌輸給那些約莫一百歲的老人。他們不愛聽。過了一會兒後,我就走了。奇怪的是,她竟也向我大聲嚷着「運氣好!」就跟我離開潘西時老斯賓塞嚷的一模一樣。老天,我最恨的就是我離開什麼地方的時候有人衝著我嚷「運氣好!」我一聽心裡就煩。
我從另一邊樓梯下去,又在牆上看見「×你」兩個大宇。我又想用手把字擦掉,可這兩個宇是用刀子什麼的刻在上面的,所以怎麼擦也擦不掉。
嗯,反正這是件沒希望的事。哪怕給你一百萬年去幹這事,世界上那些「×你」的字樣你大概連一半都擦不掉。那是不可能的。
我望瞭望操場上的大鐘,還只十一點四十,離跟老菲芘約會的時間還很遠,所以我還有不少時間可以消磨。可我只是向博物館走去。此外我也實在沒有其它地方可去。我心想,在我搭車西去之前要是路過公用電話間,或許跟琴.迦拉格通個電話,可我沒那心情。主要是,我甚至都不知道她已放假回家了沒有。因此我一徑走到博物館,在那兒徘徊。

我正在博物館裡等菲芘,就在大門裏邊,忽然有兩個小孩走過來,問我可知道木乃伊在哪裡。那個問我話的小孩褲子全沒扣鈕扣。我向他指了出來。
他就在站着跟我說話的地方把鈕扣一一扣上了他甚至都不找個僻處,象電線杆後面什麼的。他真讓我笑痛肚皮。只是我沒笑出聲來,生怕再一次要吐。「木乃伊在哪兒,喂?」那孩子又問了一遍。
「你知道嗎?」
我逗了他們一會兒。「木乃伊?那是什麼東西?」我問那個孩子。
「你知道。木乃伊死了的人。就是葬在粉裡的。」
粉。真笑死人。他說的是墳。
「你們兩個怎麼不上學?」我說。
「今天不上課,」那孩子說,兩個孩子裡面就只他一個說話。我十拿九穩他是在撒謊,這個小雜種。在老菲芘來到之前,我實在沒事可做,因此我領着他們去找放木乃伊的地方。嘿,我一向知道放木乃伊的場所,一找便着,可我有多年沒到博物館來了。

「你們兩個對木乃伊那麼感興趣?」我說。
「不錯。」
「你的那個朋友會說話嗎?」我說。
「他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弟弟。」
「他會說話嗎?」我望着那個一直沒開口的孩子說。「你到底會不會說話?」我問他。
「會,」他說。「我只是不想說話。」
最後我們找到了放木乃伊的場所,我們就走了進去。
「你們知道埃及人是怎樣埋葬死人的嗎?」我問那個講話的孩子。
「不知道。」
「呃,你們應該知道。這十分有趣。他們用布把死人的臉包起來,那布都用一種秘密的化學藥水浸過。這樣他們可以在墳裡埋葬幾千年,他們的臉一點兒也不會腐爛。除了埃及人誰也不知道怎麼搞這玩藝兒。連現代科學也不知道。」
要進入放木乃伊的場所,先得通過一個非常窄的門廳,門廳一壁的石頭全都是從法老的墳上拆下來的。門廳裡黑乎乎的,十分陰森可怕,你看得出跟我一塊兒來的這兩個木乃伊愛好者不太欣賞。他們都緊靠着我,那個不講話的孩子簡直拉住我的袖子不放。「咱們走吧,」他對他哥哥說。「我已經看過啦。走吧,嗨。」他轉身走了。
「他的膽子咪咪小,」另外那個孩子說。「再見!」他也走了。
於是只剩下我一個人在墳裡了。說起來,我倒是有點喜歡這地方。這兒是那麼舒服,那麼寧靜。
接着突然間,你決猜不着我在牆上看見了什麼。另外兩個大字「×你」。是用紅顏色筆之類的玩藝兒寫的,就寫在石頭底下鑲玻璃的牆下面。
麻煩就在這裡。你永遠找不到一個舒服、寧靜的地方,因為這樣的地方並不存在。你或許以為有這樣的地方,可你到了那兒,只要一不注意,就會有人偷偷地溜進來,就在你的鼻子底下寫了「×你」宇樣。你不信可以試試。我甚至都這樣想,等我死後,他們會把我葬到墓地裡,給我立一個墓碑,上面寫着「霍爾頓.考爾菲德」的名字,以及哪年生哪年死,然後就在這下面是「×你」兩宇。
我有十足的把握,說實在的。
我從放木乃伊的場所走出來,就急於上廁所。
我好象是瀉肚子了,我老實告訴你說。我倒不太在乎自己瀉肚子,可是跟着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我剛從廁所裡出來,就一下暈過去了。我的運氣還算不錯。我是說我要是一頭撞在石頭地上,很可能摔死的,可我只是側身倒下去。說來奇怪,我暈過去後醒來。倒是好過了一些,的確這樣。我的一隻胳膊摔疼了一點兒,可我暈得不象剛纔那麼厲害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