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戰國策    P 3

作者:劉向
頁數:3 / 87
類別:歷史

 

公若欲為太子,因令人謂相國禦展子廧夫空曰:「王類欲令若為之,此健士也,居中不便于相國。」相國令之為太子。
  二十五 三國隘秦  三國隘秦,周令其相之秦,以秦之輕也,留其行。有人謂相國曰:「秦之輕重未可知也。秦欲知三國之情,公不如遂見秦王曰:『請謂王聽東方之處。』秦必重公。是公重周,重周以取秦也。齊重,故有周而已取齊,是周常不失重國之交也。」

  二十六 宮他亡西周
宮他亡西周,之東周,盡輸西周之情於東周。東周大喜,西周大怒。馮且曰:「臣能殺之。」君予金三十斤。馮且使人操金與書,間遺宮他書曰:「告宮他,事可成,勉成之;不可成,亟亡來,亡來。事久且泄,自令身死。」因使人告東周之候曰:「今夕有奸人當人矣。」候得而獻東周,東周立殺宮他。
  二十七 昭翦與東周惡
昭翦與東周惡,或謂照翦曰:「為公畫陰計。」照翦曰:「何也?」「西周甚憎東周,嘗欲東周與楚惡,西周必令賊賊公,因宣言東周也,以西周之於王也。」照翦曰:「善。吾又恐東周之賊己而以輕西周惡之於楚。」遽和東周。
  二十八 嚴氏為賊
嚴氏為賊,而陽堅與焉。道周,周君留之十四日,載以乘車駟馬而遣之。韓使人讓周,周君患之。客謂周君曰:「正語之曰:『寡人知嚴氏之為賊,而陽堅與之,故留之十四日以待命也。小國不足,亦以容賊,君之使又不至,是以遣之也。』」
 卷二  西周策
  一 薛公以齊為韓、魏攻楚
薛公以齊為韓、魏攻楚,又與韓、魏攻秦,而藉兵乞食于西周。
韓慶為西周謂薛公曰:「君齊為韓、魏攻楚,九年而取宛、葉以北,以強韓、魏。今又攻秦益之。韓、魏南無楚憂,西無秦患,則地厚而益重,齊必輕矣。夫本末更盛,虛實有時,竊為君危之。君不如令弊邑陰合于秦,而君無攻,又無藉兵乞食。君臨函谷而無攻,令邑以君之情謂秦王曰:『薛公不破秦以張韓、魏,所以進兵者,欲王令楚割東國以與齊也。』秦王出楚王因為和,君令弊邑以此惠秦,秦得無破,而以楚之東國自免也,必欲之。楚王出,必德齊,齊得東國而益強,而薛世世無患。秦不大弱,而處之三晉之西,三晉必重齊。」薛公曰:「善。」因令韓慶入秦,而使三國無攻秦,而使不藉兵乞食于西周。

  二 秦敗魏將犀武軍與伊闕
秦敗魏將犀武軍于伊闕,進兵而攻周。為周冣謂李兌曰:「君不如禁秦之攻周。趙之上計莫如令秦、魏復戰。今秦攻周而得之,則眾必多傷矣。秦欲待周之得,必不攻魏;秦若攻周而不得,前有勝魏之勞,後有攻周之敗,又必不攻魏。今君禁之,而秦未與魏講也。而全趙令其止,必不敢不聽,是君卻秦而定周也。秦去周,必復攻魏,魏不能支,必因君而講,則君重矣。若魏不講,而疾支之,是君存周而戰秦、魏也。重亦盡在趙。」
  三 秦令樗裡疾以車百乘入周
秦令樗裡疾以車百乘入周,周君迎之以卒,甚敬。楚王怒,讓周,以其重秦客也。
游騰謂楚王曰:「昔智伯欲伐厹由,遺之大鐘,載以廣車,因隨入以兵,厹由卒亡,無備故也。桓公伐蔡也,號言伐楚,其實襲蔡。今秦者,虎狼之國也,兼有吞周之意;使樗裡疾以車百乘入周,周君懼焉,以蔡、厹由戒之,故使長兵在前,強弩在後,名曰衛疾,而實囚之也。周君豈能無愛國哉?恐一日之亡國,而憂大王。」楚王乃悅。
  四 雍氏之役
雍氏之役,韓征甲與粟于周。周君患之,告蘇代。蘇代曰:「何患焉?代能為君令韓不征甲與粟于周,又能為君得高都。」周君大悅曰:「子苟能,寡人請以國聽。」
蘇代遂往見韓相國公中曰:「公不聞楚計乎?昭應謂楚王曰:『韓氏罷于兵,倉廩空,無以守城,吾收之以饑,不過一月必拔之。』今唯雍氏五月不能拔,是楚病也。楚王始不信瞻應之計矣,今公乃征甲及粟于周,此告楚病也。昭應聞此,必勸楚王以兵守雍氏,雍氏必拔。」公中曰:「善。然吾使者已行矣。」代曰:「公何不以高都與周。」公中怒曰:「吾無征甲與粟于周,亦已多矣。何為與高都?」代曰:「與之高都,則周必折而入于韓,秦聞之必大怒,而焚周之節,不通其使,是公以弊高都得完周也,何不與也?」公中曰:「善。」不征甲與粟于周而與高都,楚卒不拔雍氏而去。
  五 周君之秦
周君之秦。謂周冣曰:「不如譽秦王之孝也,因以原為太后養地。秦王、太后必喜,是公有秦也。交善,周君必以為共功;交惡,勸周君入秦者,必有罪矣。」
  六 蘇厲謂周君
蘇厲謂周君曰:「敗韓、魏,殺犀武,攻趙,取藺、離石、祁者,皆白起。是攻用兵,又有天命也。今攻梁,梁必破,破則周危,君不若止之。」
謂白起曰:「楚有養由基者,善射;去柳葉者百步而射之,百發百中。左右皆曰『善』。有一人過曰:『善射,可教射也矣?』養由基曰:『人皆曰善,子乃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葉者,百發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氣衰力倦,弓撥矢鈎,一發不中,前功盡矣。』今破韓、魏,殺犀武,而北攻趙,取藺、離石、祁者,公也。公之功甚多。今公又以秦兵出塞,過兩周,踐韓而以攻梁,一攻而不得,前功盡滅,公不若稱病不出也。」
  七 楚兵在山南
楚兵在山南,吾得將為楚王屬怨于周。
或謂周君曰:「不如令太子將軍整迎吾得于境,而君自郊迎,令天下皆知君之重吾得也。因泄之楚曰:『周君所以事吾得者器必名曰謀。』楚王必求之,而吾得無效也,王必罪之。」
  八 楚請道于二周之間
楚請道于二周之間,以臨韓、魏,周君患之。蘇秦謂周君曰:「除道屬之於河,韓、魏必惡之。齊、秦恐楚之取九鼎也,必救韓、魏而攻楚。楚不能守方城之外,安能道二周之間?若四國弗惡,君雖不欲與也,楚必將自取之矣。」
  九 司寇布為周冣謂周君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