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包法利夫人    P 9


作者:福樓拜
頁數:9 / 106
類別:文學

 

包法利夫人

作者:福樓拜
第9,共106。
一天早上,盧奧老爹給夏爾送醫藥費來了.七十五法郎的硬幣,每個硬幣值四十蘇,另外還有一隻母火鷄。他聽說夏爾喪了妻,就儘力安慰他。
「我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他拍着他的肩膀說:「我也像你一樣,我是過來人了!我失去老伴的時候,就跑到田裡去,一個人獃着,我倒在樹底下,又哭又喊,叫天不應,就說混帳話;我還不如樹上的田鼠,還不如肚子里長蛆呢,一句話,不如死了拉倒。我一想到別人,他們這時正和媳婦待在一起,親親熱熱,你摟我抱,我就只有拿手杖捶地,死命地捶;我几乎要瘋了,什麼也不想吃,咖啡館也不想去,說來你恐怕不相信,我想到咖啡都噁心呢!不過,慢慢地,一天一天過去了,冬天過去春天來,夏天過去秋天到,時間就這樣一點一滴、一分一秒地溜走了;事情也就這樣過去了,越來越遠了,越埋越深了,我的意思是說,因為總有什麼東西壓在你的心上,像人家說的....總有一塊石頭壓在胸口:不過,既然人人命該如此,那也不能糟蹋自己,不能因為別人死了,自己就也想死....你應該打起精神來,包法利先生;事情總會過去的!有時間來看看我們吧;我的女兒念叨着你呢,你要曉得,她還說什麼你把她忘啦。眼看春天就要到了;我們陪你到樹林裡打野兔去,你也好散散心。」
夏爾聽了他的勸告。他又回到貝爾托來。他發現一切都和以前一樣,這就是說,一切都和五個月前差不多。只是梨樹已經開花,盧奧老頭子如今不再臥床不起,而是到處走動,這就使田莊變得更熱閙了。
盧奧以為醫生喪了妻很痛苦,所以對他儘量體貼,彷彿這是義不容辭的事:他求他不要脫帽,以免受涼;他同他低聲細氣說話,似乎把他當作病人;如果為他準備的食物不夠清淡,乳酪不是小罐精製的,或者梨子沒有煮過,他甚至會假裝生氣。他給他講故事,不料夏爾居然笑了,但一想到亡妻,他的臉又沉了下去。咖啡一端上來,亡妻又忘記了。

他慢慢習慣于一個人過日子,也就越來越不想念亡妻。他新得到的自由自在的樂趣,不久就使他覺得孤獨並不是難以忍受的。他現在可以隨意改變一日三餐的時間,出門回家都用不着找藉口;要是他太累了,又可以伸手伸腳往床上一躺。於是他愛惜自己,貪圖舒服,人家來慰問他,他也覺得受之無愧。再說,老婆的死並沒有給他幫倒忙,找他看病的人反而有增無減,因為一個月來,大家老是說:「這個可憐的年輕人!他多麼倒霉呵!」他的名氣大了,主顧多了,還可以隨心所欲到貝爾托去,沒人管他。他懷着不明確的希望,感到模糊的幸福;對著鏡子梳鬍鬚,覺得臉孔也不難看。
一天三點來鐘,他又來到田莊;人全下地去了;他走進廚房,起初沒有看見艾瑪,因為窗板是關上的。‘陽光穿過板縫落在石板地上,成了一道一道又細又長的條紋,碰到傢具就會折斷,又在天花板上搖曳。桌上,幾隻蒼蠅在用過的玻璃杯裡往上爬,一掉到杯底剩下的蘋果酒裡,就嗡嗡亂叫。從煙囪下來的亮光,照在爐裡的煤煙上,看起來毛茸茸的,冷卻的灰燼也變成淺藍色的了。艾瑪在窗子和爐灶之間縫東西;她沒有披圍巾,看得見她裸露的肩膀上冒出的小汗珠。
根據鄉下的慣例,她請他喝一杯。他不肯,她一定要他喝,最後她邊笑邊說,就算陪她喝一杯酒罷。於是她去碗櫥裡找來一瓶柑香酒,拿來兩個小玻璃杯,把一杯斟得滿滿的,另外一杯几乎沒有斟,碰杯之後,就把酒杯舉到嘴邊。因為她的杯子差不多是空的,她要仰起脖子才喝得着,所以她頭朝後,嘴唇向前,頸子伸長,還沒有嘗到酒就笑起來,同時把舌尖從兩排又頓又白的牙齒中間伸了出去,一點一滴地舔着杯底。
她又坐下來,再拾起女紅,那是一隻白綫襪,需要織補;她就埋頭幹起來了,不再說話,夏爾也不開口。風從門底下吹進來,吹起了,石板地上的微塵;他看著塵土沿地面散開,只聽見自己的太陽穴一蹦一蹦地跳,還有母鷄下了蛋在院子裡咯咯啼。艾瑪不一會兒就張開巴掌摸摸自己發熱的臉,然後再摸摸壁爐前鐵架上冰涼的小鐵球。
她抱怨說,夏天一來,她就覺得頭昏腦脹;她問海水浴管用不管用;她談起她的修道院,夏爾也談起他的學堂,這下他們有了話說。他們上樓到她房間裡去。她拿出從前的音樂本子,修道院獎給她的小冊子,還有扔到衣櫥底層去了的橡葉花冠。她還談到她已故的母親,墓地,甚至指給他看,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五,她從花園裡的哪一個花壇上摘下花來,放在她母親的墳上。可是她家僱傭的花匠不懂這一套,真不頂事!還不如住在城裡好呢,哪怕過個冬天也罷,雖然夏天日子太長,住在鄉下也許更無聊;——她的聲音有時清楚,有時尖,那要看談的是什麼,有時她忽然沒精打采,拖腔拉調,最後變成自言自語,几乎聽不見了,——有時高興起來,睜開天真的眼睛,馬上卻又眼皮半閉,目光無神,不知想到哪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