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紅樓夢    P 136

作者:曹雪芹
頁數:136 / 0
類別:文學

 

寶琴也不容情,也忙道:
烹茶冰漸沸,

湘雲見這般,自為得趣,又是笑,又忙聯道:
煮酒葉難燒。
黛玉也笑道:
沒帚山僧掃,
寶琴也笑道:
埋琴稚子挑。
湘雲笑的彎了腰,忙念了一句,眾人問「到底說的什麼?」湘雲喊道:
石樓閒睡鶴,
黛玉笑的握著胸口,高聲嚷道:
錦や暖親貓。
寶琴也忙笑道:
月窟翻銀浪,
湘雲忙聯道:
霞城隱赤標。
黛玉忙笑道:
沁梅香可嚼,

寶釵笑稱好,也忙聯道:
淋竹醉堪調。
寶琴也忙道:
或濕鴛鴦帶,
湘雲忙聯道:
時凝翡翠翹。
黛玉又忙道:
無風仍脈脈,
寶琴又忙笑聯道:
不雨亦瀟瀟。
湘雲伏着已笑軟了。眾人看他三人對搶,也都不顧作詩,看著也只是笑。 黛玉還推他往下聯,又道:「你也有才盡之時。我聽聽還有什麼舌根嚼了!」湘雲只伏在寶釵懷裡,笑個不住。寶釵推他起來道:「你有本事,把`二蕭‘的韻全用完了,我才伏你。 」湘雲起身笑道:「我也不是作詩,竟是搶命呢。」眾人笑道:「倒是你說罷。」探春早已料定沒有自己聯的了, 便早寫出來,因說:「還沒收住呢。」李紈聽了,接過來便聯了一句道:
欲志今朝樂,
李綺收了一句道:
憑詩祝舜堯。
李紈道:「夠了,夠了。雖沒作完了韻,Й的字若生扭用了,倒不好了。」說著,大家來細細評論一回,獨湘雲的多,都笑道:「這都是那塊鹿肉的功勞。」
李紈笑道: 「逐句評去都還一氣,只是寶玉又落了第了。」寶玉笑道:「我原不會聯句,只好擔待我罷。」李紈笑道:「也沒有社社擔待你的。又說韻險了,又整誤了,又不會聯句了,今日必罰你。我才看見櫳翠庵的紅梅有趣,我要折一枝來插瓶。可厭妙玉為人,我不理他。如今罰你去取一枝來。」眾人都道這罰的又雅又有趣。寶玉也樂為,答應着就要走。 湘雲黛玉一齊說道:「外頭冷得很,你且吃杯熱酒再去。」湘雲早執起壺來,黛玉遞了一個大杯,滿斟了一杯。湘雲笑道:「你吃了我們的酒,你要取不來,加倍罰你。」寶玉忙吃了一杯,冒雪而去。李紈命人好好跟着。黛玉忙攔說:「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李紈點頭說:「是。」一面命丫鬟將一個美女聳肩瓶拿來,貯了水準備插梅,因又笑道: 「回來該詠紅梅了。」湘雲忙道:「我先作一首。」寶釵忙道:「今日斷乎不容你再作了。你都搶了去, 別人都閒着,也沒趣。回來還罰寶玉,他說不會聯句,如今就叫他自己作去。 」黛玉笑道:「這話很是。我還有個主意,方纔聯句不夠,莫若揀着聯的少的人作紅梅。 」寶釵笑道:「這話是極。方纔邢李三位屈才,且又是客。琴兒和顰兒雲兒三個人也搶了許多, 我們一概都別作,只讓他三個作才是。」李紈因說:「綺兒也不大會作,還是讓琴妹妹作罷。 」寶釵只得依允,又道:「就用`紅梅花‘三個字作韻,每人一首七律。邢大妹妹作` 紅‘字,你們李大妹妹作`梅‘字,琴兒作`花‘字。」李紈道:「饒過寶玉去,我不服。」湘雲忙道:「有個好題目命他作。」眾人問何題目?湘雲道:「命他就作`訪妙玉乞紅梅‘,豈不有趣?」眾人聽了,都說有趣。
一語未了,只見寶玉笑だだい了一枝紅梅進來,眾丫鬟忙已接過,插入瓶內。眾人都笑稱謝。 寶玉笑道:「你們如今賞罷,也不知費了我多少精神呢。」說著,探春早又遞過一鐘暖酒來, 眾丫鬟走上來接了蓑笠撣雪。各人房中丫鬟都添送衣服來,襲人也遣人送了半舊的狐腋褂來。李紈命人將那蒸的大芋頭盛了一盤,又將朱橘`黃橙`橄欖等盛了兩盤,命人帶與襲人去。湘雲且告訴寶玉方纔的詩題,又催寶玉快作。寶玉道:「姐姐妹妹們,讓我自己用韻罷,別限韻了。」眾人都說:「隨你作去罷。」
一面說一面大家看梅花。 原來這枝梅花只有二尺來高,旁有一橫枝縱橫而出,約有五六尺長,其間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筆,或密聚如林,花吐胭脂, 香欺蘭蕙,各各稱賞。誰知邢岫煙`李紋`薛寶琴三人都已吟成,各自寫了出來。眾人便依「紅梅花」三字之序看去,寫道是:
詠紅梅花得「紅」字邢岫煙
桃未芳菲杏未紅,沖寒先已笑東風。
魂飛庾嶺春難辨,霞隔羅浮夢未通。
綠萼添妝融寶炬,縞仙扶醉跨殘虹。
看來豈是尋常色,濃淡由他冰雪中。
詠紅梅花得「梅」字李紋
白梅懶賦賦紅梅,逞艷先迎醉眼開。
凍臉有痕皆是血,醉心無恨亦成灰。
誤吞丹藥移真骨,偷下瑤池脫舊胎。
江北江南春燦爛,寄言蜂蝶漫疑猜。
詠紅梅花得「花」字薛寶琴
疏是枝條艷是花,春妝兒女競奢華。
閒庭曲檻無餘雪,流水空山有落霞。
幽夢冷隨紅袖笛,遊仙香泛絳河槎。
前身定是瑤台種,無復相疑色相差。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