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果戈里短篇小說集    P 3

作者:果戈里
頁數:3 / 101
類別:文學

 

「勞駕,閣下,咱們就認個親吧!」胖子接著說道。「我也是加佳奇縣的一個地主,是您的近鄰。就住在離您的田莊維特列賓基不到五俄裡遠的霍爾狄希村,我叫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斯托爾欽柯。閣下,您一定,一定要來霍爾狄希村作客,要不然我就不認您啦。我眼下有件急事要辦....這是怎麼回事?」他用一種柔和的聲調對進來的僕人說道,那是一個穿著肘部打了補丁的哥薩克長袍子的僮僕,帶著困惑不解的神色把一些包袱和箱子放在桌上。「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搞的嘛?」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的聲音陡然變得越來越嚴厲了。「難道我吩咐你放在這兒的嗎,親愛的,難道我要你放在這兒的嗎,下流胚?難道我預先沒有告訴你要把這只鷄熱一熱嗎,痞子?滾開!」他一跺腳,大聲嚷開了。「等一等,醜鬼!那個裝有酒瓶的食品箱在哪兒?伊凡·費多羅維奇!」他把浸酒倒在杯子裡說道,「恭請您乾一杯藥用浸酒吧!」
「真的,我不能再....我已經喝過....」伊凡·費多羅維奇有點結巴地說。

「我不想聽這話,閣下!」地主提高了嗓門說,“我不想聽!
您不喝這杯酒,我就不走啦....”
伊凡·費多羅維奇看推辭不了,也就痛痛快快地一飲而盡。
「這是一隻母鷄,閣下,」胖子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繼續說道,一邊用刀子在木箱子裡把鷄切成塊。「我得對您說,我家的女廚娘雅芙多哈平時喜歡喝兩杯,所以常常把東西烤得太焦。喂,混小子!」這時他轉過臉對著那個身穿哥薩克長袍的僮僕說,這時他抱來了羽毛褥子和枕頭。「給我把床鋪在屋子中間的地板上!你用心點兒,把枕頭底下的乾草墊高點兒!到老娘們那兒扯一團麻絨來,我得塞上耳朵過夜。我得對您說,閣下,有一回我在俄羅斯佬開的小旅店裡住下了,一隻蟑螂竟鑽進了我的左耳裡,自從出了這麼一件倒霉事之後,我就有了塞着耳朵過夜的習慣。我後來才知道,那些該死的俄羅斯佬還喝飄着蟑螂的菜湯呢。真是沒法形容我那難受的勁兒:耳朵裡一直癢癢的,癢癢的....唉,簡直要癢得發狂了!倒是我們那地方的一個村婆子給我治好了。您猜用什麼法子治好的?她就念了幾句咒語。閣下,您對醫生怎麼看的?依我看哪,他們不過是哄弄人,把人當猴耍罷了。有的老婆子還比這些醫生強二十倍呢。」
「的確,您老說得一點不錯。可不,有的老婆子....」說到這裡,他打住了話頭,似乎沒有找到合適的字眼。

這裡我不妨說明一下,伊凡·費多羅維奇平時就不擅辭令。這也許是因為他天性膽怯,也許是想要說得更為動聽的緣故。
「好好抖一抖,好好地把乾草抖乾淨!」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對僕人說。「這兒的乾草糟透了,說不定還會夾有小樹枝呢。閣下,請允許我向您道晚安吧。明天咱們就不能再碰面了:我得趕早上路。您僱的猶太人要過安息日,因為明兒是禮拜六,所以您用不着早早起來。可別忘了我請您的事兒:如果您不來霍爾狄希村作客,那我就不認您啦。」
這時,侍仆已從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身上脫下了常禮服和長統靴子,換上睡袍,接着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一頭倒在床鋪上,恰似一床大褥子壓到另一床褥子上。
「喂,混小子!你到哪兒去了,下流胚?到這兒來呀,給我把被子掖掖!喂,混小子,給我枕頭下面再墊些乾草!還有,給馬飲水沒有?再墊點幹草!這兒,往這邊!把被子掖好,下流胚!就這樣,再掖掖!噢!....」
隨後,格里戈利·格里戈利耶維奇還嘆息了兩聲,發出一陣怕人的鼻嘯聲,滿屋子都聽見了,時而又鼾聲如雷,弄得那睡在暖炕上的老太婆忽然驚醒過來,睜着大眼四面張望,看看沒事兒,才又安下心來,沉沉睡去。
第二天伊凡·費多里維奇醒來時,那位胖地主已經早出門走了。這就是旅途上發生的唯一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此後的第三天,他就快要抵達自己的田莊了。
當那座風磨抖動着翼片映入眼帘的時候,當猶太人把瘦馬趕上山坡而悠然見到谷底那一行柳樹的時候,他感到自己的心開始怦怦地跳動起來。在柳樹的掩映中,池塘閃爍着耀眼的光點,散髮着習習涼意。想當年他曾在這裡游過水;在這口池塘裡,他曾同小伙伴們一起下到齊脖子深的水裡抓過蝦。馬車走上了堤埂,伊凡·費多羅維奇一眼看見了那座蓋着蘆葦的老式房子,也看見了他當年偷偷爬過的蘋果樹和櫻桃樹。馬車剛剛駛進院子,各式各樣的狗——褐色的、黑色的、灰色的、花斑的——便從四面八方躥了過來。好幾隻狗汪汪直叫着躥到馬的腿下,另外幾隻狗就追在車後在奔跑着,因為嗅出了車軸上涂的脂油味兒;一隻狗站在廚房旁邊,用一隻爪子撲在一根骨頭上,扯着嗓門狂吠着;還有一隻狗從遠處直叫着,跑前跑後,搖着尾巴,彷彿在嘮叨說:「基督徒們,你們來瞧瞧,我多麼年輕和漂亮啊!」衣着骯髒的男孩子們跑過來看熱閙。一頭母豬帶著十六隻豬崽在院子裡走來走去,這時端着一副審視的樣子,抬起拱嘴,嗷嗷地叫得比平時更歡。院子的地上擺着許多粗麻布片兒,上面晾曬着小麥、穀子和大麥。屋頂上也晾曬着各種各樣的藥草:有菊萵苣、車前草等等。
伊凡·費多羅維奇專心致志地察看著這一切,直到一隻花斑狗把從馭手台上爬下來的猶太車伕的小腿肚子咬了一口,才豁然回過神來。一群僕人,其中有女廚娘、一個婆子和兩個穿著毛紡襯裙的姑娘跑了過來,一迭連聲地喊道:「少爺回來了」!她們說,姨媽帶著女仆帕拉什卡和兼做園丁和守夜人的馬車伕奧麥利卡正在園子裡栽種玉蜀黍。不過,姨媽遠遠望見蓋着粗蓆的輕便馬車駛來,早就跑過來了。姨媽几乎一下子便把他抱了起來,伊凡·費多羅維奇不由地感到驚訝,並且覺得難以置信的是,這就是一再寫信給他訴說自己已經年邁和多病的姨媽。
三 姨 媽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