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果戈里短篇小說集    P 13


作者:果戈里
頁數:13 / 101
類別:文學

 

果戈里短篇小說集

作者:果戈里
第13,共101。
老實說吧,我不明白造化為什麼要這樣安排:讓女人總是牽着我們男人的鼻子走,彷彿就像是捏着茶壺柄那樣得心應手?或者女人的手就是這麼生就的,要不然就是我們男人的鼻子派不了別的用場。雖然伊凡·尼基福羅維奇的鼻子有點兒像李子,但是阿加菲婭·費多謝耶芙娜一旦拽住這只鼻子,他就像狗似的跟着她轉。伊凡·尼基福羅維奇因為有了她的緣故,不由自主地改變了平素的生活方式:要是躺下曬太陽呢,時間也不那麼久了;而且不再光着身子,總要穿著襯衫和燈籠褲,雖然阿加菲婭·費多謝耶芙娜根本沒有要求他這麼做。她倒是不喜歡繁文縟節的,當伊凡·尼基福羅維奇害了寒熱病的時候,她便用松節油和醋,親自動手給他從頭到腳擦遍全身。阿加菲婭·費多謝耶芙娜頭戴一頂包發帽,鼻子上有三粒肉疣,身穿一襲帶黃花的咖啡色寬大連衣裙。她的整個身軀活像一個木桶,所以要想找出她的腰肢來就宛如沒有鏡子卻要看見自己的鼻子一樣辦不到。她的一雙腿又矮又短,是按一對枕頭的式樣生就的。她喜歡無事生非,每天早晨要喝熬好的混合菜湯,罵街最有能耐,——在於這些形形色色的事情的時候,她的臉上始終保持着通常只有女人才能表露的那種表情。
她這一來,事情就全亂套了。
“伊凡·尼基福羅維奇,你不要跟他講和,別去賠不是:
他一心要害死你,他就是這號人!你還沒看透他呢。”

這該死的婆娘嘰嘰喳喳,嘰嘰喳喳,終於說得伊凡·尼基福羅維奇再也不願聽到有人提起伊凡·伊凡諾維奇來了。

事情全都成了另一種樣子:如果鄰居家的狗鑽到院子裡來了,那就立刻一頓亂打;小孩爬過圍牆來了,回去總是嚎啕大哭,小襯衫兒向上翻起,背脊上有樹條兒抽打的傷痕。就連那老婆子,當伊凡·伊凡諾維奇想要問她什麼事情的時候,也做出下流無恥的樣子,連伊凡·伊凡諾維奇這樣溫文爾雅的人,也禁不住啐一口唾沫,說一句:「這臭娘們!比她的主子更壞!」
最後,除了這些有意羞辱的做法之外,這個滿懷敵意的鄰居又在對門對戶的籬笆豁口處建了一個鵝棚,好像特意要再羞辱他一頓才解恨似的。這個令伊凡·伊凡諾維奇十分痛恨的鵝棚居然以神出鬼沒的速度——只一天工夫便蓋成了。
這樣一來,伊凡·伊凡諾維奇就更加無名火起,一心要報仇雪恨。然而,他一點也沒有露出生氣的樣子,雖然那鵝棚還占了他家的一部分地盤;可是,他的心卻怦怦地跳個不停,簡直難以保持外表的平靜。
就這樣挨過了一天。夜幕降臨了....啊,假如我是一個畫家,我會精心地描繪這夜色的全部迷人之處!我會描繪整個密爾格拉德酣然入睡的情景;繁星點點,一動不動地凝視着大地;靜謐的寰宇時而傳來或遠或近的狗吠聲;一個熱戀中的聖堂工友飛跑着躲開看家狗,像騎士般無畏地翻越籬笆;房屋的白牆在月光的照耀下顯得愈加潔白,濃蔭如蓋的樹木則越發幽暗,樹蔭匝地,一片昏黑,花木和靜默的青草更加芬芳誘人,蟋蟀——這不知疲倦的夜的騎士,從各處角落裡齊聲發出唧唧的鳴叫。我會描繪在一間低矮的土屋裡,一個眉毛濃黑、乳房豐滿的姑娘躺在單人床上不安地輾轉着身子,正夢見驃騎兵的鬍子和馬刺,而月光卻在她的臉頰上歡跳着。我會描繪蝙蝠在房屋的煙囪上飛起又落下,它的黑影在白色的大道上頻頻閃過....可是,我未必能把這天夜裡手持鋸子出門的伊凡·伊凡諾維奇的神色描繪出來。他臉上流露出多麼複雜的表情啊!他悄悄地、悄悄地走了過去,爬到鵝棚底下。伊凡·尼基福羅維奇家的狗還一點也不知道他們已經吵翻了的事,所以一看是老朋友,便讓他走近那四根橡木柱子支着的鵝棚。他爬到最近的一根柱子旁邊,放好鋸子,動手鋸了起來。鋸子發出吱啦吱啦的聲響,他不得不時刻停下來四面張望,但一想到遭受的侮辱,就又來了勁頭。頭一根柱子鋸斷了;伊凡·伊凡諾維奇又開始鋸第二根。他兩眼冒火,由於心虛膽怯,什麼也看不清。忽然,伊凡·伊凡諾維奇尖叫一聲,嚇獃了:他眼前出現了一個死人;不過,他很快便鎮靜下來,因為他看清楚了:那是一隻鵝把脖子伸了過來。伊凡·伊凡諾維奇氣得啐了一口,又繼續幹下去。第二根柱子也鋸斷了:搭的棚子搖晃了一下。當伊凡·伊凡諾維奇着手鋸第三根柱子的時候,他的心開始劇烈地跳動起來,不得不幾次停下手裡的活;那柱子已經鋸了一大半了,忽然搖搖晃晃的棚子咔嚓一聲歪斜了....伊凡·伊凡諾維奇剛剛跳開身子,那棚子便嘩啦啦地倒塌了。他一把抓起鋸子,驚恐萬狀地跑回家裡,一下子撲在床上,再沒有勇氣朝窗外望一眼棚子塌落的怕人情景。他彷彿覺得,伊凡·尼基福羅維奇家整個院子的人都集合起來了:老婆子、伊凡·尼基福羅維奇、穿著又肥又大的常禮服的小廝——人人拿着棍棒,由阿迦菲婭·費多謝耶芙娜领頭,前來搗毀和拆掉他的房子。
第二天一整天,伊凡·伊凡諾維奇都是在惶恐不安之中度過的。他一直覺得,那個勢不兩立的鄰居為了報仇雪恨至少會來燒燬他的房子。所以,他吩咐加普卡要時刻巡查各處,看看什麼地方是否有暗中堆放的引火的麥秸。最後,為了先下手為強,伊凡·伊凡諾維奇決定搶先一步,向密爾格拉德縣法院告了伊凡·尼基福羅維奇一狀。狀子上寫了些什麼,只好看下文了。
第四章 在密爾格拉德縣法院對簿公堂
密爾格拉德是一個美妙的城市!各式房屋應有盡有!有麥秸的、蘆葦的、甚至是木板的屋頂;左右各有一條街,四處都有編織好看的籬笆;籬笆上面攀緣着葎草,倒掛着青豌豆;嚮日葵從籬笆後面露出那太陽般的圓盤頭來,罌粟紅着臉兒,圓滾滾的南瓜隱約可見....真是美不勝收啊!籬笆上面總是裝飾着各種東西,顯得更加絢爛多彩:或者是張開的花布裙子,或者是襯衫,要不然就是燈籠褲。密爾格拉德縣既沒有偷扒搶竊,也沒有坑蒙拐騙,所以每個人盡可以隨心所欲地把東西掛出來晾曬。你若走近廣場,那麼你準會要駐足片刻,欣賞一下那裡的景色:廣場上有一片水窪,令人驚異的水窪!那是你能見到的舉世無雙的水窪。整個的廣場几乎成了一汪水。真是十分好看的水窪!一幢幢大小的房屋,遠遠望去,恍如一個個乾草垛,環立於這片水窪的周圍,正詫異於它的美麗的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