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明史 上    P 3

作者:張廷玉等
頁數:3 / 192
類別:歷史

 

二十四年春正月丙寅朔,李善長等率群臣勸進,不允。固請,乃即吳王位。建百官。以善長為右相國,徐達為左相國 ,常遇春、俞通海為平章政事,諭之曰:「立國之初,當先正紀綱。元氏闇弱,威福下移,馴至于亂,今宜鑒之。」立子標為世子。二月乙未,復自將征武昌,陳理降,漢、沔、荊、岳皆下。三月乙丑,還應天。丁卯,置起居注。庚午,罷諸翼元帥府,置十七衛親軍指揮使司,命中書省闢文武人材。夏四月,建祠,祀死事丁普郎等於康郎山,趙德勝等於南昌。秋七月丁丑,徐達克盧州。戊寅,常遇春徇江西。八月戊戌,復吉安,遂圍贛州。達徇荊、湘諸路。九月甲申,下江陵,夷陵、潭、歸皆降。冬十二月庚寅,達克辰州,遣別將下衡州。
二十五年春正月己巳,徐達下寶慶,湖湘平。常遇春克贛州,熊天瑞降。遂趨南安,招諭嶺南諸路 ,下韶州、南雄。甲申,如南昌,執大都督硃文正以歸,數其罪,安置桐城。二月己丑,福建行省平章陳友定侵處州,參軍胡深擊敗之,遂下浦城。丙午,士誠將李伯升攻諸全之新城,李文忠大敗之。夏四月庚寅,常遇春徇襄、漢諸路。五月乙亥,克安陸。己卯,下襄陽。六月壬子,硃亮祖、胡深攻建寧,戰于城下,深被執,死之。秋七月,令從渡江士卒被創廢疾者養之,死者贍其妻子。九月丙辰,建國子學。冬十月戊戌,下令討張士誠。是時,士誠所據,南至紹興,北有通、泰、高郵、淮安、濠、泗,又北至于濟寧。乃命徐達、常遇春等先規取淮東。閏月,圍泰州,克之。十一月,張士誠寇宜興,徐達擊敗之,遂自宜興還攻高郵。

二十六年春正月癸未,士誠窺江陰,太祖自將救之,士誠遁,康茂才追敗之於浮子門。太祖還應天。二月 ,明玉珍死,子升自立。三月丙申,令中書嚴選舉。徐達克高郵。夏四月乙卯,襲破士誠將徐義水軍于淮安,義遁,梅思祖以城降。濠、徐、宿三州相繼下,淮東平。甲子,如濠州省墓,置守塚二十家,賜故人汪文、劉英粟帛。置酒召父老飲,極歡,曰:「吾去鄉十有餘年,艱難百戰,乃得歸省墳墓,與父老子弟復相見。今苦不得久留歡聚為樂。父老幸教子弟孝弟力田,毋遠賈,濱淮郡縣尚苦寇掠,父老善自愛。」令有司除租賦,皆頓首謝。辛未,徐達克安豐,分兵敗擴廓于徐州。夏五月壬午,至自濠。庚寅,求遺書。秋八月庚戌,改築應天城,作新宮鐘山之陽。辛亥,命徐達為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軍,帥師二十萬討張士誠。禦戟門誓師曰:「城下之日,毋殺掠,毋毀廬舍,毋發丘壟。士誠母葬平江城外,毋侵毀。」既而召問達、遇春,用兵當何先。遇春欲直搗平江。太祖曰:「湖州張天騏、杭州潘原明為士誠臂指,平江窮蹙,兩人悉力赴援,難以取勝。不若先攻湖州,使疲于奔命。羽翼既披,平江勢孤,立破矣。」甲戌,敗張天騏于湖州,士誠親率兵來援,覆敗之於皁林。九月乙未,李文忠攻杭州。冬十月壬子,遇春敗士誠兵于烏鎮。十一月甲申,張天騏降。辛卯,李文忠下餘杭,潘原明降,旁郡悉下。癸卯,圍平江。十二月,韓林兒卒。以明年為吳元年,建廟社宮室,祭告山川。所司進宮殿圖,命去雕琢奇麗者。是歲,元擴廓帖木兒與李思齊、張良弼構怨,屢相攻擊,朝命不行,中原民益困。
二十七年春正月戊戌,諭中書省曰:「東南久罹兵革,民生凋敝,吾甚憫之。且太平、應天諸郡,吾渡江開創地 ,供億煩勞久矣。今比戶空虛,有司急催科,重困吾民,將何以堪。其賜太平田租二年,應天、鎮江、寧國、廣德各一年。」二月丁未,傅友德敗擴廓將李二于徐州,執之。三月丁丑,始設文武科取士。夏四月,方國珍陰遣人通擴廓及陳友定,移書責之。五月己亥,初置翰林院。是月,以旱減膳素食,復徐、宿、濠、泗、壽、邳、東海、安東、襄陽、安陸及新附地田租三年。六月戊辰,大雨,群臣請復膳。太祖曰:「雖雨,傷禾已多,其賜民今年田租。」癸酉,命朝賀罷女樂。秋七月丙子,給府州縣官之任費,賜綺帛,及其父母妻長子有差,著為令。己丑,雷震宮門獸吻,赦罪囚。庚寅,遣使責方國珍貢糧。八月癸丑,圜丘、方丘、社稷壇成。九月甲戌,太廟成。硃亮祖帥師討國珍。戊寅,詔曰:「先王之政,罪不及孥。自今除大逆不道,毋連坐。」辛巳,徐達克平江,執士誠,吳地平。戊戌,遣使致書於元主,送其宗室神保大王等北還。辛丑,論平吳功,封李善長宣國公,徐達信國公,常遇春鄂國公,將士賜賚有差。硃亮祖克台州。癸卯,新宮成。

冬十月甲辰,遣起居注吳琳、魏觀以幣求遺賢于四方。丙午,令百官禮儀尚左。改李善長左相國,徐達右相國。辛亥,祀元臣余闕于安慶 ,李黼于江州。壬子,置御史台。癸丑,湯和為征南將軍,吳禎副之,討國珍。甲寅,定律令。戊午,正郊社、太廟雅樂。
庚申,召諸將議北征。太祖曰:「山東則王宣反側,河南則擴廓跋扈,關隴則李思齊、張思道梟張猜忌,元祚將亡 ,中原塗炭。今將北伐,拯生民于水火,何以決勝?」遇春對曰:「以我百戰之師,敵彼久逸之卒,直搗元都,破竹之勢也。」太祖曰:「元建國百年,守備必固,懸軍深入,饋餉不前,援兵四集,危道也。吾欲先取山東,撤彼屏蔽,移兵兩河,破其籓籬,拔潼關而守之,扼其戶檻。天下形勝入我掌握,然後進兵,元都勢孤援絶,不戰自克。鼓行而西,雲中、九原、關隴可席卷也。」諸將皆曰善。
甲子,徐達為征虜大將軍,常遇春為副將軍,帥師二十五萬,由淮入河 ,北取中原。胡廷瑞為征南將軍,何文輝為副將軍,取福建。湖廣行省平章楊璟、左丞周德興、參政張彬取廣西。己巳,硃亮祖克溫州。十一月辛巳,湯和克慶元,方國珍遁入海。壬午,徐達克沂州,斬王宣。己丑,廖永忠為征南副將軍,自海道會和討國珍。乙未,頒《大統歷》。辛丑,徐達克益都。十二月甲辰,頒律令。丁未,方國珍降,浙東平。張興祖下東平,兗東州縣相繼降。己酉,徐達下濟南。胡廷瑞下邵武。癸丑,李善長帥百官勸進,表三上,乃許。甲子,告于上帝。庚午,湯和、廖永忠由海道克福州。   
本紀第二 太祖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