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明史 中    P 11

作者:張廷玉等
頁數:11 / 196
類別:歷史

 

凡文武官公聚,各依品級序坐。若資品同者,照衙門次第。若王府官與朝官坐立,各照品級,俱在朝官之次。成化十四年定,在外總兵、巡撫官位次,左右都督與左右都御史並,都督同知與副都御史並,都督僉事與僉都御史並,俱文東武西。伯以上則坐于左。十五年重定,都御史系總督及提督軍務者,不分左右副僉,俱坐于左。總兵官雖伯,亦坐于右。
凡官員相遇迴避,洪武三十年定,駙馬遇公侯,分路而行。一品、二品遇公、侯、駙馬,引馬側立,須其過。二品見一品,趨右讓道而行。三品遇公、侯、駙馬,引馬迴避,遇一品引馬側立,遇二品趨右讓道而行。四品遇一品以上官,引馬迴避,遇二品引馬側立,遇三品趨右讓道而行。五品至九品,皆視此遞差。其後盡遵行。文職雖一命以上,不避公、侯、勛戚大臣;而其相迴避者,亦論官不論品秩矣。

凡屬官見上司,洪武二十年定,屬官序立於堂階之上,總行一揖,上司拱手,首領官答揖。其公幹節序見上司官,皆行兩拜禮,長官拱手,首領官答禮。
凡官員公座,洪武二十年定,大小衙門官員,每日公座行肅揖禮。佐貳官揖長官,長官答禮。首領官揖長官、佐貳官,長官、佐貳官拱手。
○庶人相見禮
洪武五年令,凡鄉黨序齒,民間士農工商人等平居相見及歲時宴會謁拜之禮,幼者先施。坐次之列,長者居上。十二年令,內外官致仕居鄉,惟于宗族及外祖妻家序尊卑,如家人禮。若筵宴,則設別席,不許坐於無官者之下。與同致仕官會,則序爵;爵同,序齒。其與異姓無官者相見,不須答禮。庶民則以官禮謁見。凌侮者論如律。二十六年定,凡民間子孫弟侄甥婿見尊長,生徒見其師,奴婢見家長,久別行四拜禮,近別行揖禮。其餘親戚長幼悉依等第,久別行兩拜禮,近別行揖禮。平交同。   
志第三十三 禮十一(軍禮)
親征 遣將 禡祭 受降 奏凱獻俘 論功行賞 大閲 大射 救日伐鼓

四曰軍禮。親征為首,遣將次之。方出師,有禡祭之禮。及還,有受降、奏凱獻俘、論功行賞之禮。平居有閲武、大射之禮。而救日伐鼓之制,亦以類附焉。
○親征
洪武元年閏七月,詔定軍禮。中書省臣會儒臣言:古者天子親征,所以順天應人,除殘去暴,以安天下。自黃帝習用干戈以征不享,此其始也。周制,天子親征,則類于上帝,宜于大社,造於祖廟,禡于所征之地,及祭所過山川。師還,則奏凱獻俘于廟社。後魏有宣露布之制。唐仍舊典,宋亦間行焉。於是歷考舊章,定為親征禮奏之。前期,擇日祭告天地神祠行禡祭禮。凡所過山川岳鎮海瀆用太牢,其次少牢,又次特牲。若行速,止用酒脯,祭器籩豆各一。前期,齋一日。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省牲視滌。祭之日,服武弁,行一獻禮。凱旋,告祭宗社,禮與出師同。獻俘廟社,以露布詔天下,然後論功行賞。永樂、宣德、正統間,率遵用之。
正德十四年,帝親征宸濠,禮部上祭告儀注如舊。帝令祭祀俱遣官代。及疏請遣官,有旨勿遣。其頒詔,亦如舊制。明年十一月將凱旋,禮臣言:「宸濠悖逆,皇上親統六師,往正其罪,與宣德間親征漢庶人高煦故事相同。但一切禮儀無從稽考。請于師還之日,聖駕從正陽門入,遣官告謝天地廟社。駕詣奉先殿、幾筵殿,謁見畢,朝見皇太后。次日早,禦午門樓,百官朝見,行獻俘禮。擇日詔告天下。」十二月,帝還京,百官迎于正陽門外,帝戎服乘馬入。
○遣將
洪武元年,中書省臣會官議奏,王者遣將,所以討有罪,除民害也。《書》稱大禹徂征,《詩》美南仲薄伐。《史記》引《兵書》曰:「古王者之遣將,跪而推轂。」漢高命韓信為將,設壇具禮。北齊親授斧鉞。唐則告于廟社,又告太公廟。宋則授旌節于朝堂,次告廟社,又禡祭黃帝。今定遣將禮,皇帝武弁服,禦奉天殿。大將軍入就丹墀,四拜,由西陛入殿,再拜跪。承製官宣制,以節鉞授大將軍。大將軍受之,以授執事者,俯伏,興,再拜出。降陛,複位,四拜。駕還宮,大將軍出。至午門外勒所部將士,建旗幟,鳴金鼓,正行列,擎節鉞。奏樂前導,百官以次送出。造廟宜社之禮,即命大將軍具牲幣,行一獻禮,與遣官祭告廟社儀同。其告武成王廟儀,前二日,大將省牲。祭日,大將於幕次僉祝版,入就位,再拜。詣神位前上香、奠帛、再拜。進熟酌獻,讀祝,再拜。詣位,再拜。飲福受胙,復再拜。徹豆,望燎。其配位,亦大將行禮。兩廡陪祀,諸將分獻。
○禡祭
親征前期,皇帝及大將陪祭官皆齋一日。前一日,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省牲,詣神廚,視鼎鑊滌溉。執事設軍牙六纛于廟中之北,軍牙東,六纛西,籩豆十二,簠簋各二,鉶登俎各三。設瘞坎位於神位西北,設席于坎前。上置酒碗五,雄鷄五,余陳設如常儀。祭日,建牙旗六纛于神位後。皇帝服武弁,自左南門入。至廟庭南,正中北向立。大將及陪祭官分文武重行班于後。迎神,再拜,奠幣。行初獻禮,先詣軍牙神位前,再詣六纛神位前,俱再拜。亞獻、終獻如之。惟初獻讀祝,詣飲福位,再拜飲福,受胙,又再拜。掌祭官徹豆,贊禮唱送神,復再拜。執事官各以祝幣,掌祭官取饌詣燎所,太常奏請望燎。執事殺鷄,刺血于酒碗中,酹神。燎半,奏禮畢,駕還。若遣將,則于旗纛廟壇行三獻禮。大將初獻,諸將亞獻、終獻。
○受降
洪武四年七月,蜀夏明升降表至京師,太祖命中書集議受降禮。省部請如宋太祖受蜀主孟昶降故事,擬明升朝見日,皇帝禦奉天門,升等於午門外跪進待罪表。侍儀使捧表入,宣表官宣讀訖,承製官出傳制。升等皆俯伏于地,侍儀舍人掖升起,其屬官皆起,跪聽宣制釋罪。升等五拜,三呼萬歲。承製官傳制,賜衣服冠帶。侍儀舍人引升入丹墀中四拜。侍儀使傳旨,升跪聽宣諭,俯伏四拜,三呼萬歲,又四拜出。百官行賀禮。帝以昶專治國政,所為奢縱,升年幼,事由臣下,免其叩頭伏地上表請罪禮,惟命升及其官屬朝見,百官朝賀。
○奏凱獻俘
凡親征,師還,皇帝率諸將陳凱樂俘馘于廟南門外,社北門外。告祭廟社,行三獻禮,同出師儀。祭畢,以俘馘付刑部,協律郎導樂以退。皇帝服通天冠、絳紗袍,升午門樓,以露布詔天下,百官具朝服以聽,儀與開讀詔赦同。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