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大清三傑    P 11


作者:徐哲身
頁數:11 / 0
類別:古典小說

 

大清三傑

作者:徐哲身
第11,共0。
  這天直到晚飯已后,方見進宮去的那個管家,匆匆的持了一大包東西回來,呈與主人之後,穆彰阿疾忙打開一瞧,臉上立刻現出極滿意的笑容。就把那包東西,遞給國藩道:「魁老監他真不愧為一位辦事的能手,所以皇上如此歡喜他。他雖然收了俺的三千兩銀子,可是這一大包東西也虧他去細細的抄下來的呢。」
國藩一邊在聽他的老師說話,一邊已經看見包內全是抄成的白折。不但件件物名,抄得有來有歷,就是畫上的字跡花卉,也都抄得清清楚楚。
正擬仔仔細細,一本本看去的當口,已見他的老師指著一本白折,鄭重其事的對他說道:「這是那間屋裡掛的幾張屏條,上面全是俺們乾隆老佛爺在日,六巡江南的事蹟。皇上常常和俺說起,也想仿照祖上的辦法,一巡江南為樂,誰知總沒得到機會。皇上既是不能了此心願,只好把那乾隆老佛爺六次南巡的事蹟,讀得爛熟,也算過癮。俺料定明天召見,必定問及此事。你快快回去,連夜讀熟,牢記胸中,不可一字遺忘,要緊要緊。」說著又撚鬚一笑道:「賢契將來的扶搖直上,簡在帝心,就在這一包東西之中的了。」
國藩謝了老師,匆匆回寓,百事不做,關上房門,連夜讀那白折之上的東西。第二天,仍是五更三點進宮,沒有多久,即蒙召見,皇上所問,果然不出穆彰阿所料,國藩既已有了準備,自然奏對如流。


  
皇上不禁微失一驚道:「朕嘗聽人說過,爾能遇事留心,朕還以為爾于古人之學,能夠留心罷了。殊不知爾于聖祖南巡之事,竟能記得如此清楚,誠屬可嘉。」國藩趕忙免冠碰頭,謙遜幾句。
退下之後,又去見他老師,尚未開口,穆彰阿已含笑的先說道:「今兒召見之事,俺已盡知,你且回去休歇休歇,靜候好音就是。」正是:
直士不如邪士智
才人合受美人憐
不知國藩召見之後,究竟有無好處,且閱下文。

第四回 風塵俠妓巨眼識才人 草澤英雄傾心結奇士





  
這天國藩迴轉寓中,尚未脫去衣帽,只見他那老家人曾貴,拿進一大疊片子,笑嘻嘻的說道:「剛才老爺還沒回家來的時候,各部堂官,以及九卿各道,陸陸續續的都來拜會。內中還有幾個老實說出,老爺召見稱旨,日內必有喜信等話。」國藩聽說就在曾貴手上隨便看了一看片子,以備分別親往謝步。
歐陽夫人在旁笑著道:「現在這班人,真的有些勢利,前一向並沒一個鬼來上門,今天又彷彿前來道歉似的。在我說來,就是唱戲,也沒這般改扮得快的呀。」
國藩微微搖首道:「這就叫作做此官行此禮,世風澆薄,人心不古,夫人何必視為奇事。只是天恩高厚,穆師栽培有進無已,怎樣報答才是」。
歐陽夫人和曾貴兩個一同介面道:「老爺不記人家之短,只記人家之長,這也只有克勤克慎,舍家為國罷了。」
國藩連點其頭道:「我正為此,所以至今未告終養。」曾貴又說上一派舊話,方才退出。
沒有幾天,國藩便奉軍機處傳旨,派赴盛京,①查辦一件要案。等得查明辦妥回京,已是道光二十九年的正月,即奉明詔,授為禮部右侍郎之職。國藩因見越了四級飛昇,反而有些慄慄危懼起來。在他意思,還想奏請收回成命,又是穆彰阿以及肅順、倭仁等人,都來相阻,國藩始行謝恩到部辦事。到了八月,又奉旨兼署兵部右侍郎,兼充宗室舉人複試閱卷大臣。九月里又充順天試複試閱卷大臣。十月里又充順天武鄉試校射大臣。
國藩方在黽勉從公,上報國恩的時候,那知就在這年冬天,突接他那祖父星岡封翁在籍逝世的訃音,自然十分哀悼。遵制在寓成服開弔,並請假二月在家讀禮。
一天忽然想著一件喪制,自己有些疑感不決,急命曾貴去請胡林翼前來商酌。曾貴去了回來,說是胡大人胡林翼早於頭一年捐升道員去到貴州候補去了。
國藩聽說大驚道:「他竟出京去了。怎麼我一點點都不知道此事呢?」
歐陽夫人岔嘴道:「這樁事情,怪我忘記不好。去年老爺奉旨去到盛京查辦案子的時候,胡大人確曾來過我家辭行的。」
國藩聽說道:「這末他去了一年多了,為何並沒一封信給我,莫非怪我失禮不成?」說著又連連嘆氣道:「處世真難,稍有一疏忽,便要得罪朋友。」
歐陽夫人道:「老爺不必多疑,像老爺處事這般周到,我說世上已是少有的了。胡大人就是沒有信來,安知不為別樣事情耽擱,不好一定說他在怪我家。」國藩聽得他的夫人如此解說,方才沒話。
這末那位胡林翼編修,究為何事,在京年餘,不給國藩一封書信的呢?原來卻有他的道理。
他本是一位名探花之子,自己少年科第,初入詞林的當口,還以為有他那般才筆,那般經濟,指日就可像擲升官圖一般,只要連擲幾個紅色,便能直到協辦。不期事實和理想,竟是大相逕庭。
浮沉了京華多年,眼看曾國藩一人只是扶搖直上,朝廷並沒一點好處及他。他正有些牢蚤,自嘆懷才不遇之際,忽遇他那名叫盛康字旭人的一個門生,以道員進京引見,前去拜他。師生相見之下,林翼首述不得意的近狀。
盛康便安慰林翼道:「可惜先生是要由大考陞官的。倘若不耐守候,門生此次進京引見,帶有一筆餘錢,先生何妨也捐一個道員出去混混。只要隨便一轉,陳皋開藩,直到督撫,也非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