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清史稿 上 第 1 頁


清 史 稿 本紀一  太祖本紀 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安弘文定業高皇帝,姓愛新覺羅氏,諱努爾哈齊。其先蓋金遺部。始祖布庫裡雍順,母曰佛庫倫,相感測硃果而孕。稍長,定三姓之亂,眾奉為貝勒,居長白山東俄漠惠之野 ...
作者:趙爾巽等 / 頁數:(1 / 663)

清 史 稿
本紀一  太祖本紀

太祖承天廣運聖德神功肇紀立極仁孝睿武端毅欽安弘文定業高皇帝,姓愛新覺羅氏,諱努爾哈齊。其先蓋金遺部。始祖布庫裡雍順,母曰佛庫倫,相感測硃果而孕。稍長,定三姓之亂,眾奉為貝勒,居長白山東俄漠惠之野俄朵裡城,號其部族曰滿洲。滿洲自此始。元於其地置軍民萬戶府,明初置建州衛。
越數世,布庫裡雍順之族不善撫其眾,眾叛,族被戕,幼子範察走免。又數世,至都督孟特穆,是為肇祖原皇帝,有智略,謀恢復,殲其仇,且責地焉。於是肇祖移居蘇克蘇滸河赫圖阿喇。有子二:長充善,次褚宴。充善子三:長妥羅,次妥義謨,次錫寶齊篇古。
錫寶齊篇古子一:都督福滿,是為興祖直皇帝。興祖有子六:長德世庫,次劉闡,次索長阿,次覺昌安,是為景祖翼皇帝,次包朗阿,次寶實。
景祖承祖業,居赫圖阿喇。諸兄弟各築城,近者五里,遠者二十里,環衛而居,通稱寧古塔貝勒,是為六祖。景祖有子五:長禮敦,次額爾袞,次界堪,次塔克世,是為顯祖宣皇帝,次塔察篇古。時有碩色納、加虎二族為暴於諸部,景祖率禮敦及諸貝勒攻破之,盡收五嶺東蘇克蘇滸河西二百里諸部,由此遂盛。
顯祖有子五,太祖其長也。母喜塔喇氏,是為宣皇後。孕十三月而生。是歲己未,明嘉靖三十八年也。
太祖儀表雄偉,志意闊大,沈幾內藴,發聲若鐘,睹記不忘,延攬大度。鄰部古勒城主阿太為明總兵李成梁所攻,阿太,王杲之子,禮敦之女夫也。景祖挈子若孫往視。有尼堪外蘭者,誘阿太開城,明兵入殲之,二祖皆及於難。太祖及弟舒爾哈齊沒於兵間,成梁妻奇其貌,陰縱之歸。途遇額亦都,以其徒九人從。
太祖既歸,有甲十三。五城族人龍敦等忌之,以畏明為辭,屢謀侵害,遣人中夜狙擊,侍衛帕海死焉。額亦都、安費揚古備禦甚謹,嘗夜獲一人,太祖曰:「縱之,毋植怨也。」使人愬於明曰:「我先人何罪而殲於兵?」明人歸其喪。又曰:「尼堪外蘭,吾仇也,原得而執之。」明人不許。會薩爾虎城主諾米納、嘉木瑚城主噶哈善哈思虎、沾河城主常書率其屬來歸,太祖與之盟,並妻以女,於是有用兵之志焉。是歲癸未,明萬曆十一年也,太祖年二十五。
癸未夏五月,太祖起兵討尼堪外蘭,諾米納兵不至,尼堪外蘭遁之甲版。太祖兵克圖倫城,尼堪外蘭遁之河口台。兵逐之,近明邊,明兵出,尼堪外蘭遁之鵝爾渾。兵出無功,由於諾米納之背約,且泄師期也。殺諾米納及其弟奈喀達。五城族人康嘉、李岱等糾哈達兵來劫瑚濟寨,太祖使安費揚古、巴遜率十二人追之,盡奪所掠而返。
甲申春正月,攻兆佳城,報瑚濟寨之役也。途遇大雪,眾請還。太祖曰:「城主李岱,我同姓兄弟,乃為哈達導,豈可恕耶!」進之,卒下其城。先是龍敦唆諾米納背約,又使人殺噶哈善哈思虎,太祖收其骨歸葬。六月,討薩木占,為噶哈善哈思虎復仇也。又攻其黨訥申於馬兒墩寨,攻四日殲之。九月,伐董鄂部,大雪,師還,城中師出,以十二騎敗之。王甲部乞師攻翁克洛城,中道赴之,焚其外郭。太祖乘屋而射,敵兵鄂爾果尼射太祖,貫冑中首,拔箭反射,殪其一人。羅科射太祖,穿甲中項,拔箭鏃卷,血肉迸落,拄弓徐下,飲水數鬥,創甚,馳歸。既愈,復往攻,克之。求得鄂爾果尼、羅科。太祖曰:「壯士也。」授之佐領,戶三百。

乙酉春二月,太祖略界凡,將還,界凡、薩爾滸、東佳、把爾達四城合兵四百人來追,至太蘭岡,城主訥申、巴穆尼策馬併進,垂及,太祖返騎迎敵,訥申刃斷太祖鞭,太祖揮刀斫其背墜馬,回射巴穆尼,皆殪之。敵不敢逼,徐行而去。夏四月,征哲陳部,大水,令諸軍還,以八十騎前進。至渾河,遙見敵軍八百憑河而陣。包朗阿之孫紮親桑古裡懼,解甲與人。太祖斥之曰:「爾平日雄族黨間,今乃畏葸如是耶!」去之。獨與弟穆爾哈齊、近侍顏布祿、武陵噶直前衝擊,殺二十餘人,敵爭遁,追至吉林岡而還。太祖曰:「今日之戰,以四人敗八百,乃天祐也。」秋九月,攻安土瓜爾佳城,克之,斬其城主諾一莫渾。
丙戌夏五月,征渾河部播一混寨,下之。秋七月,征服哲陳部托漠河城。聞尼堪外蘭在鵝爾渾,疾進兵,攻下其城,求之弗獲。登城遙望,一人氈笠青棉甲,以為尼堪外蘭也,單騎逐之,為土人所圍,被創力戰,射殺八人,斬一人,乃出。既知尼堪外蘭入明邊,使人向邊吏求之,使齋薩就斬之。以罪人斯得,始與明通貢焉。明歲犒銀幣有差。
丁亥春正月,城虎闌哈達南岡,始建宮室,布教令於部中,禁暴亂,戢盜竊,立法制。六月,攻哲陳部,克山寨,殺寨主阿爾太。命額亦都帥師取把爾達城。太祖攻洞城,城主紮海降。
戊子夏四月,哈達貝勒扈爾幹以女來歸,蘇完部索爾果率其子費英東等、雅爾古寨扈拉虎率子扈爾漢、董鄂部何和禮俱率所部來歸,皆厚撫之。秋九月,取完顏部王甲城。葉赫貝勒納林布祿以女弟那拉氏來歸,宴饗成禮,是為孝慈高皇後。
己醜春正月,取兆佳城,斬其城主寧古親。冬十月,明以太祖為建州衛都督僉事。
辛卯春正月,遣師略長白山諸路,盡收其眾。葉赫求地,弗與。葉赫以兵劫我東界洞寨。
壬辰冬十月二十五日,第八子皇太極生,高皇後出也,是為太宗。
癸巳夏六月,葉赫、哈達、輝發、烏拉四部合兵侵戶布察,遣兵擊敗之。秋九月,葉赫以不得志於我也,乃糾約扈倫三部烏拉、哈達、輝發,蒙古三部科爾沁、錫伯、卦爾察,長白二部訥殷、硃舍裡,凡九部之兵三萬來犯。太祖使武裡堪偵敵,至渾河,將以夜渡河,逾嶺馳以告。太祖曰:「葉赫兵果至耶?其語諸將以旦日戰。」及旦,引兵出,諭於眾曰:「解爾蔽手,去爾護項,毋自拘縶,不便於奮擊。」又申令曰:「烏合之眾,其志不一,敗其前軍,軍必反走,我師乘之,靡弗勝矣。」眾皆奮。太祖令額亦都以百人挑戰。葉赫貝勒布齋策馬拒戰,馬觸木而踣,我兵吳談斬之。科爾沁貝勒明安馬陷淖中,易驏馬而遁。敵大潰,我軍逐北,俘獲無算,擒烏拉貝勒之弟布占泰以歸。冬十月,遣兵征硃舍里路,執其路長舒楞格,遣額亦都等攻訥殷路,斬其路長搜穩塞克什,以二路之助敵也。
甲午春正月,蒙古科爾沁貝勒明安、喀爾喀貝勒老薩遣使來通好,自是蒙古通使不絶。
乙未夏六月,征輝發,取多壁城,斬其城主。
丙申春二月,明使至,從朝鮮官二人,待之如禮。秋七月,遣布占泰歸烏拉,會其貝勒為部人所殺,遂立布占泰為貝勒。
丁酉春正月,葉赫四部請修好,許之,與盟。九月,使弟舒爾哈齊貢於明。
戊戌春正月,命弟巴雅拉、長子褚英率師伐安褚拉庫,以其貳於葉赫也。冬十月,太祖入貢於明。十一月,布占泰來會,以弟之女妻之。
己亥春正月,東海渥集部虎爾哈路路長王格、張格來歸,獻貂狐皮,歲貢以為常。二月,始制國書。三月,開礦,採金銀,置鐵冶。哈達與葉赫構兵,送質乞援,遣費英東、噶蓋戍之。哈達又私於葉赫,戍將以告。秋九月,太祖伐哈達,攻城克之,以其貝勒孟格布祿歸。孟格布祿有逆謀,噶蓋未以告,並誅之。
辛醜春正月,明以滅哈達來責,乃遣孟格布祿之子吳爾古岱歸主哈達。哈達為葉赫及蒙古所侵,使訴於明,明不應;又使哈達以饑告於明,亦不應。太祖乃以吳爾古岱歸,收其部眾,哈達亡。十二月,太祖復入貢於明。是歲定兵制,令民間養蠶。
癸卯春正月,遷於赫圖阿喇,肇祖以來舊所居也。九月,妃那拉氏卒,即孝慈高皇後也。始妃有病,求見其母,其兄葉赫貝勒不許來,遂卒。
甲辰春正月,太祖伐葉赫,克二城,取其寨七。明授我龍虎將軍。
乙巳,築外城。蒙古喀爾喀巴約忒部恩格德爾來歸。
丙午冬十二月,恩格德爾會蒙古五部使來朝貢,尊太祖為神武皇帝。是歲,限民田。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