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殺機四伏    P 10


作者:大藪春彥
頁數:10 / 0
類別:推理懸疑

 

殺機四伏

作者:大藪春彥
第10,共0。
  大妻警部默不作聲,只好笑納了這把意味深長的檀香扇。這樣,初步調查算告一段落。
大妻推論:被槍殺的山名三郎,在去新加坡途中,尚未在香港,曼谷使用假美鈔。或許他因香港,曼谷難以兜售偽鈔,就去了新加坡。如此推理,山名三郎從日本帶出的僅是五百張假美鈔,並且可以假設山名在搞黑市交易的糾葛中,被人槍殺!
「今後,如果香港出現100元假美鈔,請務必同東京警視廳刑偵互助科聯繫。」
羅亞局長爽朗地應諾了大妻的請求,用那輛羅爾羅斯轎車,把大妻送到了飯店。


  

第一章 漂浮在馬六甲海峽的男屍(5)


5



10點,香港啟德機場、乘坐美國西北航空公司班機的大妻警部,抵達東京已是14點30分。
3年未見面的阿霞已出落得美麗動人,身穿的黑色皮大衣裁剪得體,一副女職員模樣。
「三月初,還這麼冷呀。」
「是呀!大概由於從南國熱帶兜了一圈吧?巴黎冷嗎?」
「比東京的冬天冷。收到你的信,你說在出版社工作?」
「是的,在女性之家出版社。我感到非常苦惱,學校所學的知識幾乎用不上。」
「在哪都一樣。我在大學學的英國法律也差不多忘了。生活還好吧?」
「還好還可以。日本經濟,百業蕭條,唯獨出版界免遭逆境厄運。當然,迄今只領過一次薪金……不過,眼前生活不再麻煩哥哥您也能維持下去了。」
大妻警官在國際刑警組織中任職期間,曾請上級把自己一部分薪俸轉交給妹妹使用。
「聽說從香港飛到這裡,要用4個小時,我1點半就來接你了。可飛機……」
「這是因為時差關係,空中所需時間相同,但在鐘錶上卻變成去香港時為3個半小時,而返日時卻成為4個半小時。」
「理論上我知道,可是真正時差,我反應慢,可心急啊!那麼,現在怎麼安排呢?」
「今天星期幾?」
如同阿霞惑於時差,大妻由歐洲,東南亞馬不停蹄地飛來飛去,剛返回日本竟不知今天星期幾了。
「星期四。」


  
「太好了,星期六,星期天警視廳里沒有人的啊!」
「那麼去警視嗎?」
「對,小野寺科長可能正等著我,你拿著行李先回去吧。」
由機場乘出租汽車約1小時,就到了警視廳,現在的警視廳不在原址,雖說沒有捕出霞產,可臨時辦公樓是一座銀白色方形的大樓。
眺望櫻田門前方,古樸的警視廳之塔已蕩然無存,那裡,不久就要矗立一座現代化的與東京相適應的警視廳大廈。不過,對大妻警部來說,卻更懷念古色古香的黃褐色警視廳大樓。
原來的警視廳,他閉著眼睛也能來去自如,可現在,卻那麼陌生。他向收發室女警官報了身份,詢部刑偵互助科。
「6樓3室是互助科科長辦公室。」
阿霞仍然坐在大門外的出租汽車內,注視著他。大妻向妹妹揮手告別后,乘電梯來到6樓,敲開3號室的房門。
「哎呀,終於回來啦!」
他剛踏進房間,只見小野寺科長張開雙臂,熱情地迎接他歸來。
「從機場直接來的,國家警視廳還沒有去呢……」
「沒關係,你是警視廳刑偵互助科的國際互助助長,當然應該先來這裡。警視廳方面由我聯繫,新加坡的事辦得怎樣?」
「回國途中,我去了曼谷、香港,調査了一下當地情況……」
大妻警部說明了香港,泰國尚無假美鈔流通跡象的情況。
「此乃不幸中之萬幸呀!」
聽得小野寺科長口出此言,大妻警部目光炯炯地注目著科長。
「這麼說,您認為,假美鈔是在日本印製偽造的嗎?」
「在東京幾家都市銀行,發現了假美鈔,紙幣號碼是 M02785050 B。」
「和新加坡發現的百元假美鈔的號碼相同。」
「但是,也不能僅憑這一情況,就斷定在日本偽造印製的呀,不也可以假設:在美國偽造,而後帶入日本境內的嗎?」
「然而,根據紫外線『 X』線詳細分析的結果,紙質印刷用油墨均與日本的1萬元、1000日元的紙幣非常相似。」
「紙漿的材料里含有黃瑞香嗎?」
「對,含有25%左右。」
大妻警部不由長嘆一聲,他從手提箱取出新加坡方面的假美鈔分析報告的複印件,遞給小野寺科長。
科長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報告的複印件。
「很正確,和我方所測定的結果完全一致。」
「新加坡刑偵部門根據黃瑞香的含量,和光譜分析儀的分析檢測結論斷定,這是日本紙和日本產油墨印製的。」
「這是無法迴避的事實。現在應該調查清楚的是紙張和油墨的生產廠家和出廠時期。」
「假如找到那家造紙廠,並瞭解到了該廠產品從未出口,那麼怎麼樣呢?」
「你是想讓我講我不願承認的事實?」
「那麼,我乾脆講給您聽吧:這些100元假美鈔是在日本、用日本生產的紙張,油墨偽造的。」
「雖然非常遺憾……但也只好承認。」
小野寺科長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從抽屜里取出裝訂成冊的檔案。
「這是在新加坡被槍殺的山名三郎的身份與近期行動的調査報告。」
「聽說他是右冀黑龍黨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