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妖窟魔影    P 6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6 / 0
類別:推理懸疑

 

妖窟魔影

作者:西村壽行
第6,共0。
  山岡的心在痛苦地扭曲著,他臉色越來越陰沉,緊緊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讓自己失去自控力。
入夜,則子依舊帶著平時那種漫不經心的表情,迎接著山岡的到來。
她的表情自然,沒有丁點兒犯罪感的陰影顯現出來。
山岡默默無語,坐到了桌子跟前。


  
則子馬上開始手忙腳亂地張羅起來,她扭動著豐滿的臀部,來回于廚房和餐桌之間,往桌上端來飯菜。
山岡注視著則子那豐腴柔軟、富有彈性的腰肢,再度陷入了深深的絕望感之中,很顯然,則子已經從那個男人身上,得到了她所需要的那種性的發泄和滿足,因此,她才顯得這樣輕快自若。
「哎,你今天怎麼啦?」忽然,則子發現了滿臉陰沉的山岡,她停下了腳步。
「你坐下!」山岡悶聲悶氣地喝了一聲。
則子迷惑不解地坐到了山岡的對面。
「白天那個相好,究竟是誰?!」
「看你說些什麼……」
「住嘴!我再問你一遍,白天和你一道的那個男人,究竟是誰?!」山岡的聲音抑制不住顫抖起來。「你,跟他幹了些什麼?!」
「……」
「快說呀,為什麼不敢說出來呢?」
「我沒什麼不敢說的!不過,你要叫我說什麼呢?」
「哼哼,你們倆到是很會尋歡作樂啊!大白天進了歌舞伎町後面的那家情人旅館!」
「……」
則子的臉上,頓時沒有了血色,她頹然垂頭來,視線落到了自己的膝蓋上。
「他是誰?!那個跟你在一起的男人?」
山岡忍不住發出了一場怒吼,猛地在桌子上狠砸了一拳。


  
桌上的玻璃杯骨骨碌碌地震落到地板上,「嘩啦」一聲摔成了碎片。
「你究竟說不說出他的名字?!」山岡惡狠狠地逼視著則子。
良久,則子抬起了頭,她的臉色變得鐵青。她那雙清澈明亮的眸子里,透射出一股冷冰冰的光芒來。「請你替我們辦好離婚的一切手續。我,就會從這裡搬出去的!」
則子冷靜地說出這番話之後,站起身來,輕輕地向山岡點了點頭。
「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怎麼,想搬到那個男人那兒去?」
「不!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
則子搖了搖頭,她的瞳孔里,像貓一樣地放射出一種神秘的光芒來,這種光芒,充滿對山岡的蔑視。
山岡的腦海裡,像過電影一樣,閃現出一幕幕當時的情景來。
那天夜裡,則子沒有從家裡搬出去,而山岡也沒有輕易地就這樣把她從這裡放走。
當則子站起來,開始準備收拾她的行裝的時候,山岡終於忍耐不住,衝上去一拳將她打倒在地上,開始毆打起來。
則子仍然保持著她高傲冷漠的神情,任隨山岡怎樣毆打她,也一言不發。
山岡像一匹被激怒了的猛獸,撲上去撕開了她的裙子,又扯掉了她的衣服,把則子剝得一絲不掛。
一陣兇猛的烈焰在山岡心中熊熊燃燒。
這是一股充滿了嫉妒和憎惡之情的黑色毒焰。
山岡當場把則子按在地上姦污了。
則子沒有絲毫的反應。
這場性交,就好像是一場單人相撲,只有山岡一個人氣喘吁吁,霍然大動,而對手卻自始至終一動也不動。
當山岡終於完事後,則子支起身子,冷冷地告訴他,她不想跟那個男人分手。
她還對山岡說,我遲早也要跟你離婚的,我早已有了這個打算。
既然今天你知道了一切,那就請你答應我的要求吧!
山岡已經很清楚,則子跟這個男人肯定早已發生過肉體關係了,他還是忍不住問了一聲:「你跟那男人睡覺的事兒,不是從今天才開始的吧?」
山岡的內心並不願意就這樣跟則子分手,在稍稍冷靜一些之後,山岡暫時擺脫那種恥辱感,認真地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前景。
「是的」則子十分爽快地回答他。
他感到深深的恥辱,也感到深深自嘲。
雖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除了離婚之外,好像也找不出什麼其它的方法來擺脫困境了,但是,這一點首先由則子提出來,給了他無比沉重的打擊。
他原來曾經設相,假如自己首先提出離婚的話,則子說不定會是驚詫,繼之以痛哭流涕的。然而,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則子竟然會如此冷靜。不,簡直可以稱之為冷酷地首先提出這個要求來。
當時,則子的瞳孔里所透視出來的那股冷蔑的目光,令他至今腦子裡記憶猶新。
你是個無能之輩!那眼神里,分明流露出這樣的意思。
山岡是在五陵商事這家公司的社史編纂室裡供職。五陵商事作為商事會社的一員,是日本五大會社的其中之一。山岡跟則子結婚的時候,正值他剛剛結束在加拿大的海外住勤,返回日本不久。
則子當時是跟一個才華橫溢,前途無量的大公司職員幸福地結合在一起。
結婚大概半年之後,山岡被派遣到會社的社史編纂室裡工作,這份差事可稱得上閑職中的閑職,只有那些被認為是庸庸無為的職員,才被髮配到這裡來混口飯吃。
而會社暗地裡,卻在邀請這些人儘快退職,另謀生路。
則子的美夢象肥皂泡一樣,無情地破滅了。
山岡已經毫無前途可言。
他之所以被髮配到社史編纂室來的原因,從表面上說起來,是由於他業務談判上的失敗。
然而,這僅僅是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罷了。這當中,還有另外一個決定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