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原始密林的魔境    P 7


作者:村壽行
頁數:7 / 0
類別:推理懸疑

 

原始密林的魔境

作者:村壽行
第7,共0。
  片刻以後,跡邊打起盹兒來。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他聽到了男女爭吵似的聲音。那聲音很低。跡邊驅走睡魔,睜開了眼睛。只見角落裡躺著一對摟抱這的男女。在—片微明之中,神林道子那赤裸裸的下身看上去有些發白。川原正壓在她的身上。他的下半身也是一絲不掛。在他們的對面,倉田淑子也與秋元……。
洞口處射進一個人影,原來是明石站在那裡。他爬進洞穴,默默無言地注視著兩對陷入癡情中的男女。
目睹此景的明石,側臉上的肌肉可怕地抖動起來。他也走向神林道子身邊。
「討厭!你這號人!」神林道子穿上了工裝褲。


  
「我們不是夥伴嗎?能讓他來,為什麼我就不行?」
「這可不是讓誰都行的事!」
「是嗎?」明石老老實實地走向一邊。「小心你那死在車裡的丈夫的鬼魂來找你算帳啊!這位小姐怎麼樣?也不想和我……」
「討厭!」倉田淑子搖了搖頭。
「那就算了。我還以為你們能夠給我這最後的快樂呢。」說罷,明石便在跡邊身旁坐了下去。
「我們並不想亂來。」川原說。「這是必然的……」
「少廢話!傻小子。」明石尖刻地喝道。
跡邊知道,明石的心靈深處即將發生某種變化。可以看出,他已經撕去了偽裝。他本來就是一個玩弄並殺害過婦女的前科犯嘛。身材雖小,卻肌肉發達,行動機敏。出現意外時他最有用處。也正因為如此,在男女都失去了控制能力的此時此刻,明石的存在又令人感到恐懼。眼下,內部分裂的危機似乎要先於野狗的侵襲。
明石默默地靠在了洞壁上。雖然問過他剛才的去向,可他閉口不答。


  

第五章


5



當天,野狗沒有露面。
漫長的黑夜又來臨了。
「明石君。」跡邊在黑暗中跟明石搭起話來。「就這樣靠下去情況將會越來越糟。你有沒有什麼好辦法?」
「先生,首先是要搞到吃的。不管怎麼說,首先必須增加體力。」明石發出了喝口水似的聲音。
「可是這幾天我們只是弄到了一些野草莓。要搞到能夠增強六個人體力的食物那是不可能的呀。」
「先生,我可是在考慮怎樣才能增強自己的體力。」
「可是,那……」
「您就不能少說兩句嗎?」說罷,明石便緘口不語了。
跡邊也不再開口了。叫女人給卷了面子,明石對此已耿耿於懷。他本是一個自私的冷血男兒。跡邊覺得惡果似乎恰恰會由此而引起。
兩對男女相依而眠。跡邊在想像他們的心境——他們忘記了似乎是伴隨著痛感的飢餓,滿不在乎地在別人眼前作愛。這是一種因絕望而產生的自暴自棄的行為嗎?疲勞過度有時反而會激起性慾。據說病榻上行將就木的老人有時還要抓住護士的手苦苦哀求。假如說性慾是爲了繁衍後代,那麼絕望則完全可以被看作是使人燃燒起最後的慾望之火的導火索。
神林道子甚至忘記了失去丈夫的悲痛,她那豐腴的腰部的抖動已經深深刻入跡邊的腦海之中。
黑暗包圍了洞穴。遠處的林子里傳來了野狗悽絕的狂吠聲。
長夜已明。
跡邊爬出了洞穴。從樹枝間射入的光線互相勾聯,佈滿林間。
跡邊和明石並排向樹林走去。他們必須搞到食物。跡邊想尋找一些肉蓯容。那是富士林海中特有的強身壯體的植物。它們生長在松樹或樺樹的根部。從古至今人們就一直用它來製作壯陽劑。既為壯陽劑,自然可以驅除疲憊,強身壯體了。
跡邊一面走一面注意著周圍的動靜,以防遭到野狗的襲擊。如果與之相遇,他便打算爬到粗大的樹上去避難。逃到樹上並不是說就有了安全保障,可越來越糟的狀況卻必須設法加以改變。跡邊的眼前出現了留在洞穴里看護兩個女性的秋元和川原那彷彿被拋棄了似的、因充滿疑團而顫抖得已經變了形的臉。儘管自己不是明石,可是為那四個人而到處奔波可也著實有些糊塗,跡邊已開始意識到了這一點。難道神林道子就不應該答應明石的請求嗎?面對著死亡已經顧不得廉恥的兩隻母獸拒絕了明石。然而……。
跡邊晃了晃腦袋。他意識到:自己在無形中已經產生了一種險惡的念頭。
倆人轉了一個來小時,到處都找不到肉蓯容。可以食用的樹籽,草籽也絕難見到。眼前的植物已經有限,地面上蓋滿了厚厚的苔蘚。映入眼簾的,只是一些革齒草和少許低伏在地上的荊棘。
明石一聲不吭地走著。跡邊不久就注意到事情有點兒怪。明似乎對尋找食物不抱希望。從眼神和舉止可以看出,他現在心不在焉。走起路來恰似漫步一般,可他的腳步卻很有力。明石會不會已經在哪兒發現了食物呢?跡邊想起明石今天早上的反常之舉。
他自己一個人吃飽了肚子……想到這,跡邊停住了腳步。與此同時,明石也站住了。
「來了,先生。」明石低聲說道,接著便靠著一顆樹幹舉起了棒子。跡邊只覺得渾身一顫。雖然沒發現什麼異常情況,可也還是和明石站在一起舉起了手中的木棒。
爬到樹上去不好嗎?他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前方突然響起了嚎叫聲,幾條野狗從對面那茂密的灌木叢中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