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癌病船    P 6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6 / 0
類別:推理懸疑

 

癌病船

作者:西村壽行
第6,共0。
  小兒癌癥是更加可怕的,它會不知不覺地奪走了小小的生命。要不是有病,夕雨子這會兒也許正同小朋友們一起玩耍呢。膚色當然也會是白嫩嫩的,頭髮也會是黑油油的。
可現在,病魔卻逼迫她在小小年歲時便孤身出來作這艱難的旅行。望著眼前的少女,石根利秋內心泛起一陣痛苦;他恨不得把少女身上的癌細胞全部吸出來,把個健康活潑的少女還給她的父母。
癌病船計劃直駛新加坡,然後到周圍一些醫療不太發達的國家去。準備年底駛往印度洋。要在斯里蘭卡港口迎接癌病船開航以後的第一個新年。隨後駛向大西洋。
石根利秋不由得想到自己:他的生命還能維持多久呢?也許連大西洋還沒到就完結了。他,六十六歲,孑然一身,無親無故。他常說他死了也不會有人為他流淚的。


  
不過,這也是件好事:什麼時候死都行。
「不要給護士添麻煩了,我送你回去吧。」石根見夕雨子喝完咖啡,便站了起來說。
「北斗號」因為速度快,所以聲音也很大。
船上已經亮燈了。整個船體像一座光茫四射的燈塔矗立在海面上,又像一簇熠熠發光的流星從海上飛過。
石根把夕雨子送到 H層。
走進夕雨子的房間,石根向四周環顧了一眼。他曾想,少女的房內,娃娃之類的玩具或裝飾品,肯定不會少的。可是這房內卻一件也沒有。
「連玩具娃娃也討厭嗎?」
「看著玩具娃娃,不知為什麼我總覺得它也可憐,便收起來了。」夕雨子說著,走到窗戶跟前凝視窗外。


  
「晚安,明天我來看你。」石根朝夕雨子身後說了一句,走出了房間。

第一章 處女航(5-6)




馬拉德害怕得很,他已臨近死期,癌在侵蝕著他的肝臟,肝臟已開始變得像石頭一樣硬了。醫生們告訴他:最多還能活一年。一般情況下,他的肝臟也許只能再維持半年。
儘管這點很明白,但暗殺團還是尾隨他不放,想在他臨死前,把他尋回他的國家由伊斯蘭教法庭處以極刑。他的國家的獨裁者企圖通過揭發馬拉德罪行轉移國民的視線,掩蓋國內政治上的危機,並以此向國民標榜他們的公正。
這是那些缺少才能的政治家們常用的手法。馬拉德沒上船以前,不管去到哪個國家,都有刺客跟蹤他。簡直沒有一個可以叫他放心的國度。因此,他每天都像賊似地躲藏在屋裡。
他終於得到一個好訊息——同意他登上那般巨大的癌病船。他並不期望治好他的癌癥。能住上高級病房,繞世界一週,對他來說也算是福音了。
馬拉德申請了靠最裡邊的一間高級病房。那樣就是刺客上了船,也還可以採取某種措施。他上船前解僱了他的保鏢。儘管平時他四周都是保鏢,但他還是決定上船;像一只田鼠找到了涌穴,馬拉德總算有了個安身之處。他拖著患癌癥的身軀走進了這間病房。
馬拉德上船之後,漸漸安下心來了。他常到餐廳和遊藝場所去,見到許多外國有名的人物,其中有不少是過去在報紙和雜誌上見過的。當然這些名人都是不好接近的,馬拉德也並不想接近他們。
馬拉德很滿意。這是他離開自己的國家后,第一次感到滿意。船上沒有伊斯蘭教的嚴厲教規,有的只是跟疾病鬥爭的信心、良知和希望。這裡的病人都準備在船上迎接自己的死亡。因而這裡也就沒有虛偽,沒有獻媚,是一片光明磊落,心懷坦蕩的天地。
當然,在馬拉德內心深處仍然潛伏著一股無法擺脫的恐懼。他擔心有刺客混進來。儘管船上規定不準帶兇器上船,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
尤其到了夜晚,他更感到惴惴不安,恐懼常常無端地向他襲來。船上規定一般是晚上十點鐘睡覺,當然不睡也可以,船上的圖書館收藏有各國的圖書,如果誰想利用在船上的時間來寫自己的傳記或回憶錄的話,時間倒是很充裕的。醫生們勸患者多出外散散步,多和人接觸接觸,這樣心情就會好些。船上對患者的生活並沒有特殊的規定和限制。
每當夜色深沉,馬拉德關燈睡覺時,總覺得有個黑影在外邊窺視,像是黑夜裡的幽靈,使他感到格外恐慌,根本無法入睡,因而只好靠服用大量安眠藥來幫助睡眠,可那可怕的黑影又常常闖入他的夢境。
這會兒,馬拉德睡著了。
波浪的喧囂,馬達的轟鳴都聽不見了。「北斗號」儘管以每小時三十二海里的速度駛向新加坡,但船里卻一點也不感到搖晃,宛如航行在宇宙中似的。他,馬拉德,真的睡著了。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兩個人,是上船后交的朋友。可不知為什麼那兩人一下變成了刺客。馬拉德拚命呼喊了一聲就驚醒了。
他起身向衛生間走去,突然他停住腳步,僵立在那裡了。門上的鎖頭咔咔地響,彷彿有人在外邊用什麼東西撬門似的。馬拉德急忙回到床邊,按了一下呼喚護士的電鈴,然後兩眼直盯著門。這門是非常堅固的,沒行鑰匙無法進來。門響了一會兒,又無聲了。不一會兒聽見有人走過來,馬拉德從裝在門上的小鏡孔望出去,見是護士,他便開了門。
「剛才刺客撬門你看見了嗎?」他把護士讓進來又趕忙鎖上門后,急切地問護士說。
「沒看見。」護士說。馬拉德頓時瞪大兩眼直直地瞧著她,護士不由得後退了幾步。
「我什麼也沒看見,真的,什麼也沒看見。可能是您搞錯了。好好休息吧。」護士說完想住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