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癌病船    P 11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11 / 0
類別:推理懸疑

 

癌病船

作者:西村壽行
第11,共0。
  當持機關鎗的兩個人,來到拘留所時,發現三個特工人員不在了,便對馬拉德說:「馬拉德,我們迎接你來了!」
「你不是我國政府的人,是誰派你們來的?!」馬拉德緊貼著墻,渾身的肌肉都繃緊了。
「我們是雇來的。只要把你活捉住,我們就可以得到五百萬美元賞錢。怎麼樣,夠多的吧?!」
其中一人給馬拉德扣上了手銬。


  
這時不知從什麼地方傳來機關鎗的射擊聲。
這些人的行動非常迅速。他們先從 A層開始,命令所有的人都把錢財交出來,誰要是關門抗拒就開槍射擊;因此,船上一片槍聲。接著又到 B層。船上的銀行設在 B層。所以僅僅對 A、 B兩層的搶劫就用了將近一個小時。塔巴其命令每個銀行工作人員都把錢財交出來,並且送到直升飛機上。塔巴其本人卻不願意上飛機。
當搶劫全部結束時,一艘船飛速地駛過來。塔巴其命令斯臺路其手和阿其拉搗毀電臺和輪機,然後撤走。
塔巴其是「馬非亞」——美國的一個犯罪組織的成員。他混進了癌病船。「馬非亞」有強大的情報機構。馬拉德上船的事,被他所屬國家的政府得知了,但他們無法襲擊癌病船,便出賞五百萬美元勾結「馬非亞」,結果發生了這樣一場鬧劇。
塔巴其走時裹脅了三十多名女護士,準備自己玩弄之後,把她們賣到香港去。
癌病船就這樣被搶劫一空。
所有責任都在白鳥船長身上。如果不讓馬拉德上船,這件事就不會發生了。
現在說什麼也不管用,總得想個辦法才行。
三個特工人員如果有槍,一個人就可以頂住千軍萬馬。可是現在,三個人連隻手槍都沒有。要是能奪過來一挺機槍就什麼都好辦了。
白鳥偷偷地磨著綁著手的繩子。手破了,他依舊磨著。他知道磨斷了繩子,也許馬上被發現而遭槍殺。可那樣總算是堂堂正正為鬥爭而死的。
竹波看到了白鳥的動作。他知道白鳥準備一死。
竹波突然破口大罵起來,用的是英語。他大聲說。「沒有槍什麼也幹不了,有了槍,女人也會管用的!」


  
一個持槍的強盜奔過來,用槍托狠狠地揍他。
白鳥藉機磨斷了繩子,乘那個傢伙只顧揍竹波的當兒,一躍而起,舉起椅子向強盜劈頭砸去。隨著他奪過機槍,把強盜打死,然後立刻衝了出去,衝著強盜們掃射起來。一個強盜頭領受傷倒下了,白鳥立即撲上去,用盡全身力量卡住那傢伙的咽喉,把他活活卡死。
接著白鳥又端起機槍,大喊著說。「再見,諸位!」飛速衝了過去。
白鳥衝上甲板,跑到樓梯口,順著樓梯一直跑下去。
「不少護士被劫走啦!」一位白人護士見了船長趕忙報告。
槍聲在 C層的中部又響了起來。
白鳥躊躇了一下,順著樓梯跑下去了。
F層走廊裡,站著一個人,另一人倒在旁邊。白鳥顧不上這些,他不停地跑著,拚命地跑著。背後響起槍聲,他閃身躲到一根柱子後邊。周圍是高級病房,盡頭是電訊室,距離有五十米,在槍彈呼嘯中跑過這五十米,無論如何是危險的。
突然傳來了塔巴其的喊叫。
「小子們,放老實點兒!放下武器!你們看看這個!」白鳥望了過去,十幾名護士被押著走了過來,塔巴其端著衝鋒鎗,走在最後。
「放下武器,小子們!」塔巴其得意地狂叫著。
女護士們走了過來。
白鳥只好孤注一擲了。他只有讓護士們走過之後才能向前衝去。現在離女護士們走過去只有幾秒鐘了,幾秒鐘后將是決定成敗的關鍵時刻。
白鳥向著電訊室拚命跑去,他覺得自己的全身似乎已被子彈穿了無數窟窿。他的肥胖的身體像一把大刀似地破風疾馳。
子彈再度飛來時,白鳥的身體剛好撞到電訊室的門上。
躲在電訊室的兩個人——斯臺路其和阿其拉趕忙把門打開,子彈一個勁兒地飛了進來,斯臺路共和阿共拉頓時應聲倒下了。
「把門關死!」白鳥對另外的電訊員命令道。
「向美國第七艦隊呼救!向所有船隻,所有沿岸國港口發出警報!使用五百千周!告訴他們癌病船『北斗號』正在同搶劫組織奮戰!」白鳥一邊大聲說話,一邊拉過一張桌子把門頂上。
「我是癌病船,有緊急情況!有緊急情況!請美軍第七艦隊回答,請美國第七艦隊回答!……」
電訊員呼喊著,使用了緊急訊號,這是通向全世界的緊急訊號。
白鳥站在一旁,腳下躺著斯臺路其和阿其拉。
「我是美國第七艦隊,收到緊急訊號,請告癌病船位置!」
終於收到了第七艦隊的回答。
白鳥注視著門。事態究竟怎樣往下發展,還無從知道。
無線電陸續傳送來沿岸各國港口警備隊和海、空軍的回答。癌病船會得救的,那些入侵者將陷入包圍……但是目前還不能說就是勝利。
馬拉德肯定被帶走了,這不能不說是白鳥的失敗。對方肯定會把馬拉德當作人質來衝破包圍。如果進攻他們的話,他們便會殺死馬拉德。不管馬拉德是什麼人,他畢竟是患者。患者被劫走了,甚至被殺害了,就等於向全世界宣佈:癌病船是無能的,擁有當今世界上最先進裝置的癌病船,輕易讓人把患者搶走,這就預示癌病船的前途暗淡無光。
但是,除了進攻,別無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