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癌病船    P 12


作者:西村壽行
頁數:12 / 0
類別:推理懸疑

 

癌病船

作者:西村壽行
第12,共0。
  在這槍林彈雨之中,白鳥只有一條出路,就是在奪取電訊室,發出呼救警報以後,立即撤走——直升飛機。他突然想起直升飛機。
直升飛機在 B層尾部,從那裡可以起飛,絕不能讓匪徒們把直升飛機搞到手。
「喂,把它搬走!」白鳥手指頂著門的桌子對電訊員說。
三個特工人員鉆進一個房間——麻醉科主任的房間。


  
「有沒有麻醉氣體?」關根問麻醉科主任道。
「麻醉氣體?你們要幹什麼?」
「快說有沒有!現在情況緊急,沒時間和你囉嗦!」
「你們到底要幹什麼?!」
「那伙匪徒正在搶劫,還要把病人搶走,我們要從送氣孔把麻醉氣壓進去……」
「等一下!」
「不能等!你快說有沒有?」
「要多大的量?」
「零點五的比例。十秒鐘內必須讓他們昏過去!」
「有夠三個樓層用的量嗎?」
「有,但這很危險。」他擔心患者經受不住麻醉氣毒而死去。 A層有一名患者, B層有三名,都不能進行全身麻醉。麻醉氣體壓進去,這四個人必定死去。
麻醉科主任臉色鐵青地望著這三個人。這不單單是個抵抗匪徒的手段,也涉及患者的生命安全,就是船長下命令,他也不會輕易地執行。
「我拒絕這樣幹!」
「是嗎?!」
關根抓起話筒,撥動船長辦公室的號碼。
巴林松沒有被捆,正在船長室裡。他接了電話。
「船長現在怎樣了?」
「你是誰?」
「我是關根。那裡情況怎樣?」
「弄不清。 B層和 C層仍舊是一片槍聲,好像還在搶劫。」


  
「我準備往 C層施放麻醉氣,請和各科主任聯繫,要醫生和護士作好準備,打退匪徒后,立刻搶救患者!」
「等一等!」
「不能等了!」關根撂下話筒,抓住麻醉科主任的手腕。
「只向 C層放,可以吧?你不幹也得干!」
他把麻醉科主任拉了過去。
開始向 C層放麻醉氣了。關根、倉田和鳥居三人迅速鉆進 C層,只要把那些昏過去的匪徒們手中的槍奪過來,一切便都好辦了。
空氣調節室在 M層,原子爐的旁邊。從那裡有通向各層的空氣管道。
遠處又傳來槍聲。
石根和夕雨子最初是在 C層聽到槍聲的。
當時他和夕雨子在一起。
那天夜裡很晚的時候,夕雨子到石根房間來,沒說什麼事,只說睡不著覺。當時石根笑著給她倒了茶說:「睡不著就不睡嘛。」他們邊喝茶邊聊天。石根想,哪怕談到天亮也行,只要夕雨子高興。
夕雨子和一個非洲來的小女孩很好,那個小女孩叫依萊奈。雖然他們之間語言不通,但依萊奈很會畫畫,常常用圖畫來表達自己的意思。
依萊奈患的也是白血病。
有了朋友是件好事,石根讚揚了夕雨子……
夕雨子很想給家裡掛個電話,但石根閉口不談幫她打電話的事,她也不好開口。
聊了一會兒,夕雨子說要回去,石根便送她回去。走到 C層時,突然響起了槍聲,是衝鋒鎗的聲音,肯定出了什麼事情。石根趕忙把夕雨子抱起來。
這時,聽到了船長的廣播聲。
石根敲了敲身邊的門。
一片雜亂的腳步聲傳過來。
門開了,門縫裡露出一張西方老太婆的臉,石根和夕雨子趕忙擠了進去。
老太婆大叫大嚷,說是因為讓馬拉德上船才招引來了這場搶劫。她的寶石被搶走了,應當由白鳥船長賠償。
突然槍聲更激烈起來,老太婆的叫嚷也便停止了——她一句話也不敢再說了。
石根把夕雨子摟得緊緊的。
老婦人瞪大兩眼望著石根。
這時,石根忽然聞到一股甜絲絲的氣味,幾乎是同時,老婦人一下子用雙手抱住頭,她想站起來,但已經沒有了力氣。
石根明白了,這是麻醉氣,同時想到了死。他是經不起全身麻醉的。像拔牙施用的區域性麻醉還受得住,但是全身麻醉是不行的,正因為如此,他的癌癥無法作手術。
他意識到這是爲了打退匪徒而施放的麻醉氣。
老婦人已經倒下去了。
石根感到兩腿無力,可仍舊握著夕雨子的手,他不想對夕雨子說句什麼,但呼吸困難,接著便慢慢地倒了下去。
雨子隨著也倒在石根的身上。
關根、倉田、鳥居三個人乘電梯來到 C層,三個人都戴著防毒面具。電梯里擠著七、八個護士。
「趕快下去,這裡有麻醉氣!」
他們檢視了各個房間,患者都昏睡過去了,匪徒們也倒化地上,他們拿過匪徒手中的衝鋒鎗。
「直升飛機!」侖田和鳥居幾乎同時叫了起來。
關根順著舷梯嘹望下去……
子彈按二連三地射到電訊室門上,發出陣陣刺耳的響聲。
白鳥站在屋裡,頂門的桌子已經搬掉了,他等著子彈把門打開。不一會兒,門開了,白鳥一轉身站到屋子中央,看見三個傢伙正朝這裡走來。走廊裡很亮,電訊室卻黑沉沉的。這反倒救了白鳥的命。那三個人沒石見白鳥,逕直走了過去。
白鳥趁機趕緊逃了。
B層的尾部是直升飛機。
「北斗號」有兩架直升機。
關根首先幹掉了在直升飛機跟前放哨的兩個匪徒。
叛匪塔巴其率領一些匪徒剛剛登上一架飛機要起飛,關根馬上用衝鋒鎗一陣掃射,飛機發出一聲爆炸聲,掉落在甲板上。
「塔巴其,該結束了吧!」關根用槍逼向滿臉流血的塔巴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