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地下室手記    P 5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5 / 43
類別:世界名著

 

地下室手記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5,共43。
首先,這呻吟表現出您這牙疼疼得毫無道理,使我們的意識感到屈辱;同時它也表現出整個自然規律,你們對這當然不屑一顧,但是你們對它卻無可奈何,該疼還是得疼,而它卻無所謂。同時這呻吟又表現出一種意識:你們找不到敵人,有的只是疼痛;同時你們也意識到,你們,連同所有的瓦根海姆在內,【瓦根海姆系牙醫名。據《聖彼得堡地名大全》載:18世紀60年代中葉,彼得堡姓瓦根海姆的牙醫共有八名。】完全是你們牙齒的奴隷;只要某人願意,你們的牙齒就會停止疼痛;假如不願意,你們就會一直疼下去,連疼三個月;直到最後,假如你們仍舊不同意,仍舊不買賬,那,為了求得自我安慰,你們就只好把自己狠揍一頓,或者用拳頭猛擊你們家的牆壁,除此以外你們就毫無辦法了。
於是,由於這類痛徹心肺的侮辱,由於這類不知來自何方的嘲弄,你們終於開始感到某種樂趣,有時這種樂趣還會發展成一種高度的快感。我奉勸諸位,你們不妨抽空去聽聽十九世紀有教養的、患有牙疼的人的呻吟,不過要在他閙牙疼的第二天或者第三天,當他已經不像頭一天那樣呻吟,也就是說不單純因為牙疼而呻吟,已經開始另一種呻吟法的時候;也就是說,他呻吟起來已經不再像個粗鄙的下人,而是像個頗有文化修養和受過歐洲文明感染的人,像個正如現在人們常說那樣“脫離了根基和人民的方式」【陀思妥耶夫斯基兄弟曾于18世紀60年代先後創辦《時代》與《世紀》兩雜誌,提出了「根基論」這一政治主張,這是兩家雜誌常見的典型提法。】的人那樣呻吟。他那呻吟逐漸變成一種可憎的,既下流而又惡毒的呻吟,而且整天整夜哼哼個沒完。
他自己也知道,他這樣哼哼絶不可能給他帶來任何好處;他比所有的人都知道得清楚,他這樣做是徒勞的,只會刺激自己和刺激別人,使自己痛苦也使別人痛苦;他也知道,甚至他竭力對之裝腔作勢的聽眾以及他全家,聽到他沒完沒了地哼哼,已經感到極端厭惡,已經絲毫也不相信他,他們心裡都明白,他完全可以換一種方式來哼哼,簡單點,不要怪腔怪調,不要矯揉造作,他這樣做無非是出於惡意,由於心懷歹毒而任意妄為。正是在所有這些意識和恥辱中,他感到一種極大的快感。說什麼「我使你們不得安生了,我傷了你們的心,而且不讓家裡所有的人睡覺了。那你們就不睡覺好了,我要你們每分鐘都感到我的牙疼。
對於你們,我現在已經不是我過去想扮演的那樣是個英雄了,我不過是個可惡而又討嫌的人,是個無賴。那就隨他去好啦!你們終於看透我是怎樣的人了,我很高興。你們聽到我的下流的呻吟聲感到難受了嗎?那就難受去吧;我還偏要怪腔怪調地讓你們更難受……」諸位,你們現在還不明白嗎?不,看來要弄清這種快感的所有微妙曲折,你們還要下一番苦功夫,大大地提高修養,大大地提高認識!你們在笑?非常高興,您哪。諸位,我這笑話當然很粗鄙,東一鎯頭西一棒槌,自相矛盾,語無倫次,自己都不相信自己。

但是,要知道,這是因為我自己都不尊重我自己。難道一個洞察一切的人能夠多多少少地尊重他自己嗎?

5
一個人甚至都敢在自己受屈辱的感情中尋找樂趣,難道這人能夠,難道這人能夠哪怕或多或少地尊重他自己嗎?現在我說這話並不是出於一種令人作嘔的懺悔。再說,一般說,我也最討嫌說什麼:「饒恕我,神父,我以後再不了」——倒不是因為我不會說,而是相反,也許正因為我太擅長這樣說和這樣做了,而且還是此中高手!常常,我甚至毫無過錯,卻偏偏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會落進這一怪圈。這就讓人太噁心了。在這種情況下,我而且會深受感動,追悔莫及,痛哭流涕,當然,我這是在欺騙自己,雖然我根本不是假裝。
這時不由得讓人噁心……這時甚至都不能怪罪自然規律,雖然這自然規律經常欺負我,欺負了我一輩子,更甚至于其他事物。想到這一切都讓人噁心,再說回想這事本身就夠噁心的了。要知道才過了區區一分鐘,我已經在惡狠狠地想這是常事,這一切都是假的,假的,令人噁心的虛情假意,也就是說所有這些懺悔呀,所有這些感動呀,所有這些發誓和立志悔改呀,等等,都是假的。你們可能會問,我這樣裝模作樣地糟蹋自己,折磨自己究竟是為了什麼呢?回答:為的是無所事事地坐著太無聊了;於是我就矯揉造作一番。
沒錯,正是這樣。諸位,最好你們留意一下自己的所作所為,那時候你們就會明白真是這樣。我自己給自己編造了一套奇異的經歷,自己給自己編造了一套身世,以便優哉游哉,聊以卒歲。我曾經多次發生過這樣的事——比如說吧,擺出一副受委屈的樣子,並不是因為出了什麼事,而是存心要這樣;因為,你自己也知道,常常,這氣生得毫無道理,可是卻故意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以致後來把自己弄得,真的,還當真生氣了。
我這輩子不知道為什麼還就愛玩這套把戲,以致到後來我自己都管不住自己了。有一回我還自作多情地愛上了一個人,甚至發生了兩次。諸位,告訴你們吧,我當時很痛苦。我在心靈深處也不相信我會感到痛苦,我暗自嘲笑自己,可是我畢竟很痛苦,而且還是真正名副其實地痛苦;我嫉妒,我怒不可遏……而一切都是因為無聊,諸位,一切都是因為無聊;有一種惰性壓迫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