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地下室手記 第 12 頁


但是你們怎麼知道,人不僅可以改造而且必須這樣來改造呢?你們根據什麼得出結論,人的願望務必這樣來糾正呢?一句話,你們憑什麼知道,這樣糾正果真能給人帶來好處呢?乾脆全說了吧,你們為什麼這麼有把握,如果不與真正的、正常的利益 ...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 頁數:(12 / 43)

但是你們怎麼知道,人不僅可以改造而且必須這樣來改造呢?你們根據什麼得出結論,人的願望務必這樣來糾正呢?一句話,你們憑什麼知道,這樣糾正果真能給人帶來好處呢?乾脆全說了吧,你們為什麼這麼有把握,如果不與真正的、正常的利益這利益是有保證的,因為得到了理智和算術的證明背道而馳,真的會對人永遠有利嗎?有沒有一個適用於全人類的普遍規律呢?要知道,這暫時還只是你們的一個假設。就算這是邏輯定律吧,但是也許根本就不是人類的邏輯定律。諸位,你們也許以為我是瘋子?請允許我預先申明。我同意:人是動物,主要是有創造性的動物,注定要自覺地追求目標和從事工程藝術的動物,也就是說,要不斷給自己開闢道路。
不管這道路通向何方。但是他之所以有時候想脫離正道走到斜路上去,正是因為他注定要去開路,大概還因為不動腦子的實幹家不管有多笨,但有時候他還是會想到,原來,路几乎總是要通到什麼地方去的,但是主要的問題不在於它通到哪兒,而在於這路總是要往前走,希望那些品德優良的孩子,儘管他們輕視工程藝術,還不至于沉溺于害人的游手好閒,而游手好閒,大家知道,是萬惡之源。人愛創造也愛開路,這無可爭議。但是他為什麼又非常愛破壞和愛製造混亂呢?這事我倒要請教諸位!不過關於這事我自己倒有兩句話想單獨談談。

他之所以這樣喜歡破壞和製造混亂他有時候還非常喜歡,這無可爭議,因為事實就是如此,說不定,該不是因為他下意識地害怕達到目的,害怕建成他所建造的大廈吧?你們怎麼知道,也許,他之喜歡他所建造的大廈,只是從遠處看著喜歡,而絶不是在近處喜歡;也許,他只是喜歡建造大廈,而不喜歡住在裡面,寧可以後把它讓給aux animaux domestiques住,【法語:家庭動物。】比如螞蟻呀,綿羊呀,等等,等等。但是螞蟻的口味完全不同。它們有一種大致相同的絶妙大廈,永遠毀壞不了的大廈——螞蟻窩。
十分可敬的螞蟻從螞蟻窩開始,大概也以螞蟻窩告終,這給它們的孜孜不倦和吃苦耐勞帶來很大的榮譽。但是人卻是個朝三暮四和很不體面的動物,也許就像下象棋的人似的,只愛達到目的的過程,而不愛目的本身。而且,誰知道呢誰也保證不了,也許人類活在世上追求的整個目的,僅僅在於達到目的的這個不間斷的過程,換句話說——僅僅在於生活本身,而不在於目的本身,而這目的本身,不用說,無非就是二二得四,就是說是個公式,可是,諸位要知道,二二得四已經不是生活,而是死亡的開始了。至少,不知怎的,人永遠害怕這二二得四,而我直到現在還害怕。
我們假定,人成天忙活的就是尋找這二二得四,為了尋找這二二得四,不惜飄洋過海,犧牲生命,可是,說真的,他又有點害怕找到,害怕真的找到它。因為他感到,一旦找到了,他就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找了。工人幹完活以後起碼能拿到錢,起碼能去酒館,然後進警察局——這就是他們一周要做的事,可是人能上哪兒去呢?起碼每次在他達到諸如此類的目的的時候,他臉上總能看到一種尷尬。他喜歡達到目的的過程,但是真要達到了目的,他又不十分喜歡了,這當然非常可笑,總之,人的天性就是滑稽可笑的;在這一切當中顯然也就包含了某種滑稽的閙劇。

但是二二得四——畢竟是個令人非常受不了的東西。二二得四——要知道,在我看來,簡直是個無賴。二二得四,一副自命不凡的樣子,兩手叉腰,當街一站,向你吐唾沫。我同意,二二得四是非常好的東西;但是既然什麼都要歌功頌德,那二二得五——有時候豈不更加妙不可言嗎。
你們為什麼這麼堅定,這麼鄭重其事地相信,只有正常和積極的東西——總之,只有幸福才對人有利呢?對於什麼有利什麼不利,理智不會弄錯嗎?要知道,也許,人喜歡的不僅是幸福呢?也許,他也同樣喜歡苦難呢?也許,受苦與幸福對他同樣有利呢?有時候一個人會非常喜歡苦難,喜歡極了,而且這是事實。這事用不着到世界通史中查證;問你們自己就行了,只要你們是人,而且多少活過一把年紀就成。至于問我個人的意見,那我認為,一個人如果只喜歡幸福,甚至有點不成體統似的。不管這樣做是好是賴,反正有時候毀壞某種東西也會感到很愉快。
要知道,說實在的,我在這裡並非主張苦難,但我也不主張幸福。我主張的是……隨心所欲。而且主張,當我需要隨心所欲時,我隨時都有隨心所欲的保障。比方說,在輕鬆喜劇裡就不允許有苦難,這我知道。
在水晶宮裡,它更是不可思議:苦難,這就是懷疑,這就是否定,如果也可以懷疑水晶宮,還算什麼水晶宮呢?然而我還是深信,一個人絶不會拒絶真正的苦難,即絶不會拒絶破壞和混亂。痛苦——要知道,這是產生意識的惟一原因。起初我雖然說過,在我看來,意識乃是人的最大不幸,但是我也知道,人喜歡意識,絶不會用它來交換任何滿足。比方說,意識比二二得四就高明得多。
在二二得四之後,當然什麼也做不成了,不僅無所作為,甚至也不需要去瞭解什麼了。那時候能夠做的一切,就是堵住自己的五官,沉浸于內省之中。嗯,可是在進行意識活動時,雖然會產生同樣的結果,即也同樣無所作為,但起碼有時候可以把自己揍一頓,這畢竟可以使人活躍些。這雖然是倒行逆施,但畢竟比什麼也不做強。
10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