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地下室手記    P 37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37 / 43
類別:世界名著

 

地下室手記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37,共43。
再看我身上的這身睡衣,簡直衣不蔽體!簡直破破爛爛……而她將會看到這一切;將會看到阿波羅。這畜生說不定會侮辱她。他肯定會對她沒碴找碴,給我難堪。而我呢,不用說,照例會心虛膽怯,開始在她面前踏着碎步,用睡衣的衣襟遮羞,開始一個勁地賠笑,開始撒謊。
噢,太噁心啦。何況,最讓人噁心的還不在這兒。這裡還有某種更主要的東西,更惡劣,更下流的東西!對,更下流!又要,又要戴上這可恥的假面具了!……
想到這裡,我臉上陡地通紅:
「幹嗎可恥?可恥什麼?昨天我說的是真心話。我記得,我心中也曾有過真正的感情。我正是要喚起她心中的高尚的感情……如果她哭了,這很好嘛,這將會起到有益的作用……」

但是我還是怎麼也安靜不下來。
這整個晚上,那時我已經回到了家,已經過了九點,據估計,這時候麗莎是無論如何不會來了,我還是神情恍惚地似乎看到她,主要是總看到她同一個姿態。也就是我昨天印象特別深刻的那個姿態:當時,我剛劃了根火柴,照亮了房間,看到她那蒼白的、扭曲的臉和她那痛苦的目光。這一刻,她臉上的微笑是多麼可憐,多麼牽強,多麼淒苦啊!但當時我還不知道,在隔了十五年之後,每當我想起麗莎,她還是帶著這樣一種可憐而又淒苦的不必要的笑容,就像她在那一刻似的。
第二天,我已經又準備認為這一切不過是我胡思亂想,神經受到刺激,而主要是我大驚小怪的結果,我一向意識到我的這根弦特別弱,有時候甚至很怕它:「我越是大驚小怪,就越會得這毛病。」我每時每刻都在向自己念叨。但是話又說回
來,「話又說回來,也許麗莎當真會來也說不定。」——我當時思前想後,想到後來,就會出現這樣的疊句和副歌。

我怔忡不安,有時都要發狂了。「會來的!肯定會來的!」我在屋裡來回奔跑,大叫,「今天不來,明天肯定會來,肯定會找到我!所有這些純潔心靈的浪漫主義就是這樣可惡!噢,這些『低劣的感傷的靈魂』是多麼討厭,多麼愚蠢,多麼眼光狹小啊!唉,我怎麼會不明白,真是的,我怎麼就不明白呢?……」但是想到這裡我主動停了下來,甚至覺得十分尷尬。
「只需要很少,很少,」我捎帶想道,「只需要很少幾句話,只需要很少幾句田園詩何況這田園詩還是假裝的,書本上抄來的,胡編亂造的,就足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打動一個人的心!這就是少女的純真!這就是天真未鑿的心田!」
有時候我也曾想到乾脆自己去看她,「向她說明一切」,求她不要來看我。但是想到這裡,我心中會突然升起一股無名火,如果她出現在我身旁,真恨不得把這「可恨」的麗莎掐死,侮辱她,唾棄她,趕走她,打她!
然而過去了一天,兩天,三天——她始終沒有來,於是我也就安靜了下來。每逢九點以後我就特別興奮,興奮得睡不着覺,有時候甚至開始幻想,甜甜蜜蜜地幻想:比如說,我要輓救麗莎就要讓她常常來看我,而我則告訴她……我要開導她,教育她。最後我發現她愛我,熱烈地愛我。我假裝不懂不過我也不知道幹嗎要假裝,大概,為了美吧
最後,她非常不好意思而又十分嫵媚地渾身發抖,痛哭着撲到我的腳下,說我是她的救命恩人,她愛我勝過愛世上的一切。我吃了一驚,但是……「麗莎,」我說,“難道你以為我沒有發現你在愛我嗎?我看到了一切,我猜到了,但是我不敢頭一個說出來,佔有你的心,因為我對你有影響,我怕你出於感激故意強迫自己來報答我的愛,自己強迫自己喚起一種也許你本來沒有感情,但是我不願意這樣,因為這是……專制……這不禮貌嗯,總之,這時候我信口開河,模仿某種歐洲的、喬治.桑式的、難以解釋的、高尚而又細膩的風格……。但是現在——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人了,你純潔,美麗,你是我最好的妻子。
要像名正言順的主婦
勇敢而自由地走進我的家!
涅克拉索夫的詩《當我用熱情的規勸》1845的最後兩行。
然後我們就開始安閒度日,出國旅遊,等等,等等。”總之,我自己都感到惡劣,到最後,我吐了吐舌頭,把自己嘲笑了一番。
「不會放她這個『賤貨』出來的!」我想。「要知道,好象不太讓她們出來玩,尤其是晚上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她肯定是晚上來,而且一定是七點鐘。不過,她曾經說過,她在那裡還沒有完全賣身為奴,還享有一點特權;這說明,唔!他媽的,會來的,她肯定會來的!」
還好,這時候阿波羅幹了些混賬事,分了我的心。他簡直使我忍無可忍!他是我身上的癰疽,是上天派來懲罰我的禍害。我和他經常互相挖苦,已經連續好幾年了,我恨透了他。我的上帝,我多麼恨他啊!在我一生中,似乎我還從來沒有像恨他那樣恨過任何人,特別在有些時候。
他是個上了年紀的人,傲慢無禮,過去還當過一陣子裁縫。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竟不把我放在眼裡,甚至做得十分過分,他對我總是十分傲慢,令人忍無可忍。不過,他對所有人都很傲慢。只要看看這個梳得油光溜滑的淺黃色頭髮的腦袋,看看他在腦門上梳得高高的、抹了不少菜油的髮型,看看他那總是掛着副獰笑的大嘴——您就會感到在您面前的是一個從不懷疑自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