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死屋手記    P 28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頁數:28 / 118
類別:世界名著

 

死屋手記

作者:杜思妥也夫斯基
第28,共118。
只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正如我感覺到並揣測到的那樣,他是西羅特金那一類型的人,他之所以屬於那一類型,唯一的原因就是他唯命是從,受欺壓而又不敢反抗。囚犯們有時也嘲笑他,主要是因為他在發配到西伯利亞來的路上曾冒名頂替過別人,他獲得的代價只是一件紅襯衫和一個銀盧布。正因為他以微不足道的代價把自己給出賣了,囚犯們才嘲笑他。所謂冒名頂替——也就是和某人調換姓名,因而雙方的命運也就隨名字而異了。
這件事儘管有點古怪,但畢竟確有其事,就在我服苦役的那些年頭,這種事在被押往西伯利亞的犯人們中間還很流行,當時還被人們奉為傳統,而且還要履行正式手續。起初,我無論如何也不能相信,後來我也只好相信那些明顯的事實了。
事情是這樣進行的。比方說,有一批犯人被押解到西伯利亞去。其中有各種各樣的人:有的去服苦役,有的去囚犯工廠,有的去流放地,他們都被一塊兒押送着。途中走到某地,比方說,彼爾姆省吧,流放犯中間有一個人想讓另一個人頂替自己。
比方說,有這麼一個姓米哈伊洛夫的犯人,是個殺人兇手或者犯了別的什麼嚴重罪行,他發現去服很多年的苦役對於自己不利。再比方說吧,這個人詭譎狡詐,飽經世故,且又熟諳法律;於是他便想在這批犯人中間物色一個頭腦比較簡單的人,這個人受了欺壓卻又不敢反抗,比較聽話,判的刑也較輕:或是去囚犯工廠幹不多幾年活,或者去流放地,甚至也許是去服苦役,但刑期較短。最後他找到了蘇希洛夫。蘇希洛夫原先是地主的家仆,只被判處流放。

他已走了一千五百俄裡,不用說他是囊無分文的,因為蘇希洛夫從來就不會有一個戈比,——他走路已走得精疲力竭了,他只吃公家發的口糧,香甜的東西連一口也沒有嘗着,衣帽也是公家發的,他只能靠侍候別人賺幾個可憐的銅板。米哈伊洛夫同蘇希洛夫一談,就談得十分投機,甚至交了朋友,最後來到一個停宿站上請他喝酒。酒後問他是否願意頂替?他說:我姓米哈伊洛夫,我被押解去服苦役,也不是服苦役,而是到「特別部」去。這雖然也是服苦役,但它是一個特別的地方,所以要好得多。

關於特別部,當時就連長官們都不完全知道它究竟是一個什麼地方,就是在彼得堡也是如此。這是西伯利亞一個偏僻角落中的一個特殊角落,這裡的囚犯人數不多(在我蹲監獄時也不過七十來人),很難搞清楚它在哪兒。後來,我遇到一些曾在西伯利亞供職而又瞭解內情的人,他們也是聽我說後才知道有這樣一個「特別部」的。在法典裡關於這個特別部的條文只有六行字:「應在某某監獄設一特別部,以便監押最重要之罪犯,直至在西伯利亞創辦最艱苦之苦役營為止。
」就連被關在特別部裡的囚犯本人也不知道,他們的刑期是無期的,還是有期的?沒有一定的限期,只說要等到創辦最艱苦之苦役營為止;因此,也許就是「無期徒刑」。這批犯人中無論是蘇希洛夫還是別人,當然都不知道這一點,其中也包括米哈伊洛夫本人,他只能根據自己所犯的十分嚴重的罪行和已挨過三、四千棍的刑罰來判斷特別部究竟是一個什麼地方。因此,他斷定是不會把他發配到什麼好地方去的,而蘇希洛夫只是被押解到流放地去,還能有比這更好的嗎?「你願不願意頂替?」蘇希洛夫是個心地純樸的人,對米哈伊洛夫這樣的親熱態度,他已經感恩不盡了,兼之他又有點醉意,因而便不好拒絶。況且,他在這批人中間也曾聽說可以頂替,別人也有頂替的,因而這算不得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情。
他們倆都同意了。這個無恥的米哈伊洛夫利用蘇希洛夫十分天真的性格,只用一件紅襯衫和一個銀盧布便將他的姓名買去了,並在證人面前當場把東西交給了他。第二天,蘇希洛夫醉意已消,可是這時又有人用酒灌他,要想拒絶也不行了:他得到的一個盧布已經喝光,那件紅襯衫過一會兒也喝光了。要是不願頂替,就得退錢。
可是蘇希洛夫到哪兒去弄一個盧布的銀幣呢?要是不退錢,他們那一夥就會逼着他退:他們在這種事情上是十分嚴厲的。此外,既然答應了就得恪守諾言——那幫人也會堅持要他這樣做的。否則,他們就會吞吃了他。他們會揍他,或者乾脆把他打死,起碼也要這樣威嚇他。
事實上也是這樣,那幫人對於這種事情只要寬容一次,冒名頂替的習俗也就完蛋了。如果把錢拿到手,可以拒不履行諾言,可以破壞做成的交易,那以後誰還會去遵守呢?一言以蔽之,此事關係重大,關係到他們那個幫,因而那幫犯人對待此事也就非常嚴格。最後,蘇希洛夫看出來央求也無濟於事了,只好橫下一條心表示完全同意。接着,這件事便向所有的犯人公開宣佈;至于別的人,該請酒的請酒,該送禮的送禮。
當然啦,對於他們來說,反正都是一樣:米哈伊洛夫也好,蘇希洛夫也好,不管誰下地獄都是一樣,反正酒是喝進肚子裡了,客也請了,所以他們也就不作聲了。到了下一個停宿站,比方說要點名,當叫到米哈伊洛夫時,蘇希洛夫便回答:「到!」當叫到蘇希洛夫時,米哈伊洛夫便喊道:「到!」——這樣一站一站往前走。關於這件事,誰也不再提了。到了托波爾斯克,對流放犯進行分類:「米哈伊洛夫」被送往流放地,而「蘇希洛夫」則由加強警衛隊押送到特別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