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明代散文 第 1 頁


《程原邇稿》序.明張鼐南京峰下,松梢亂雲。竹影蔽日。刳竹引泉[1],其聲潺潺,出於澗底。鳴鳥上下,與行人唱和。境過清,非韻士不能耦而居,非胸中夙有煙霞者不能暢其文章之靈氣 ...
作者:歸有光等 / 頁數:(1 / 257)

《程原邇稿》序.張鼐
南京峰下,松梢亂雲。竹影蔽日。刳竹引泉[1],其聲潺潺,出於澗底。鳴鳥上下,與行人唱和。

境過清,非韻士不能耦而居,非胸中夙有煙霞者不能暢其文章之靈氣。
吾友程原邇從新安來,同王象鬥讀書於此。余偶過其室,瀹茗焚香[2],出文章數篇讀之,曠遠卓絶,澗水松風,宛在筆底。吾嘗嘆人生於世,凡濃艷之物,可爭掬取者[3],以吾澹然當之,其味立盡。惟天下名山水,高人韻事,與奇文章相逼而來,領此趣者覺神魂飛動,手足鼓舞。
蓋游不奇不曠,交不奇不王也[4].
文章之借靈于湖山,如草色之借潤于酥雨[5]。其于朋友之助,如鳥溯風而魚沫水也。挾冊婦咿唔、仰面看屋樑索解句者[6],惡足以語此?原邇之文,饒于韻而遠于趣,入于正而出於奇。倘非湖山之助,安能筆筆生動?今而往原邇益勉之矣。
吾歸山中,晨起見遠煙一抹,起玳瑁湖上,九峰隱隱在西樓可數者[7],不覺曠然遠覽,有南峰之懷焉。原邇其時寄我新篇,令我數浮大白[8],為原邇展山水之清音也。
註釋:
[1]刳:剖開,挖空。[2]瀹yuè茗:烹茶。[3]掬:雙手捧取。[4]王wàng:通「旺」,盛。
[5]酥:酪類。酥雨:出自韓愈《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6]咿唔:象聲詞。[7]可:約。
[8]浮大白:滿飲酒。

本文選自《晚明二十家小品》第十二卷。這是作者為朋友程原邇的文章 所寫的序文,文章先寫程原邇讀書的環境清幽,「非胸中夙有煙霞者不能暢其文章之靈氣」;繼而寫程原邇的文章「曠遠卓絶,澗水松風,宛在筆底」,至此一筆點睛:文章要借靈于湖山、借助于朋友。從而形象地發揮了中國古代文論中有關文學「得江山之助」觀點,並強調「游不奇不曠,交不奇不王」,即游賞名山大川、接觸高人雅士,對文學創作有重要作用。結尾仍以山水之景為引,說明讀朋友的文章也要「借靈于湖山」,才能寫出「展山水之清音」的序文,全文結構謹嚴,因景論理,文筆飛動。
《韓文公文鈔》引.茅坤
魏晉以後,宋齊梁陳迄于隋唐之際,孔子六藝之遺不絶如帶矣[1]。昌黎韓退之崛起德、憲之間[2],泝孟軻、荀卿、賈誼、晁錯、董仲舒、司馬遷、劉向、揚雄及班掾父子之旨而揣摩之[3]。於是時,譽者半,毀者半,獨柳宗元、李翱、皇甫湜、孟郊二三輩相與游從[4],深知而篤好之耳。何則?于舉世聾聵中而欲獨以黃鐘、大呂鏗鍧其間[5],甚矣其難也!
又三百年而歐陽公修、蘇公軾輩相繼出,始表章之[6],而天下之文復趨于古。嗟乎!隋唐之文,其患在靡而弱,而退之之出而振之。固已難矣。乃若近代之文,其患在剿而贋,有志者苟欲出而振之,而其為力也不尤戛戛乎其難矣哉[7]?要之,必本乎道而按古六藝者之遺,斯之謂古作者之旨云爾。
予故于漢西京而下[8],八代之衰[9],不及一人也。首揭昌黎韓文公愈[10],錄其表、狀九首,書、啟、狀四十六首,序三十三首,記、傳十二首,原、論、議十首,辯、解、說、頌、雜著二十二首,碑及墓誌、碣銘五十二首,哀辭、祭文、行狀八首,厘為十六卷[11]。昌黎之奇,于碑、志尤為巉削[12]。予竊疑其于太史遷之旨或屬一間[13],以其盛氣搯抉[14],幅尺峻而韻折少也[15]。
書、記、序、辯、解及他雜著,公所獨倡門戶,譬則達磨西來[16],獨開禪宗矣。
註釋:
[1]六藝:指《詩》、《書》、《禮》、《樂》、《易》、《春秋》。[2]昌黎韓退之:即唐代文學家韓愈。德、憲 :指唐德宗和唐憲宗。[3]泝:也作「溯」,向上推求。
班掾父子:指班彪和班固父子。掾,古代佐貳官的通稱。[4]李翱:字習之,隴西成紀今甘肅秦安人。貞元進士,官至山南東道節度使。
其文章及思想均追隨韓愈。皇甫湜:字持正,睦州新安今浙江淳安人。元和進士,官至工部郎中。從韓愈學古文,與李翱、張籍齊名。
孟郊:字東野,湖州武康今浙江德清人。貞元進士,曾任溧陽縣尉、河南水陸轉運判官。早年隱居嵩山時,與韓愈結為至交。[5]聾聵kuì:耳聾,失去聽覺。
聵,生而耳聾。黃鐘、大呂:古樂十二律中的第一、第二律。這裡指合乎樂律的音樂。鏗鍧kēng hōng:鐘鼓相雜之聲。
[6]表章:即「表彰」。[7]戛戛jiá:形容困難而費力。[8]漢西京:指西漢。西漢建都長安,以長安在西,稱西京。
[9]八代:指西漢以後的東漢、魏、晉、宋、齊、梁、陳、隋。[10]揭:舉。[11]厘:整理。[12]巉削:高峻。
[13]或屬一間:或者還相隔一層,喻尚有差距。[14]搯抉tāo jué:抽出,掏出。[15]幅尺:寬度。[16]達磨西來:達磨也作「摩」從西方來。
達摩是南天竺高僧,梁武帝時泛海至廣州,後住嵩山少林寺,為中國佛教禪宗的第一代祖師。
茅坤15121601,字順甫,號鹿門,歸安今浙江湖州市人。嘉靖十七年1538進士,歷知青陽、丹徒二縣。遷禮部主事,移吏部稽勛司,累遷廣西兵備僉事,大名兵備副使。茅坤好談兵,善古文,最心折唐順之。
他與唐順之、王慎中、歸有光被稱為唐宋派。著有《茅鹿門先生文集》。其所選《唐宋八大家文鈔》,盛行海內。本文選自《唐宋八大家文鈔.韓文》卷首。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