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現代散文(風景遊記篇) 第 3 頁


且不特禮拜而已,倫敦有仁心會,禁人虐使牲畜,鞭馬酷則捕役執訊捕役為羅地美亞所轄,猶中國之團練壯丁,工食由各行戶捐給,故以為戒。」查禮拜日,官不治事,民不力作,馬不效駕,牛不負犁,所以節群勞也。 ...
作者:作者群 / 頁數:(3 / 161)

且不特禮拜而已,倫敦有仁心會,禁人虐使牲畜,鞭馬酷則捕役執訊捕役為羅地美亞所轄,猶中國之團練壯丁,工食由各行戶捐給,故以為戒。」查禮拜日,官不治事,民不力作,馬不效駕,牛不負犁,所以節群勞也。屆期前一日其俗謂之禮拜六,過午,遂各游息。閭左之奴僱,店肆之幫伙,莫不探視親屬,以遂其情,逶迤園囿,以暢其志。
張而弛之,七日一周則復張,時氣又一振,力必倍勁,無疲惰偷安之患。

馬格理云:倫敦昔多偷盜,最為巧黠。過路者,囊金腰間,一偎身已被摸去。鑄鐵為室以儲寶,環廬邏守終夕,比曉而寶已亡。故街衢分段置巡捕疏通道路,彈壓喧爭,皆捕役事,近宮數武一火槍兵,皆晝夜更替,堅立其地不遠離。
別有馬隊二十人為一班,頂盔披甲,挾槍周巡,日數輪轉。每竊盜,發一呼呵,而巡捕已至。巡捕一鳴哨,而近街兵捕亦至,防範嚴緊。
倫敦無城,其鞏若城闕者,火車所經之橋樑也。民居稠密,不可以行火車。爰以巨石為飛橋,于萬家煙戶之巔,架以鐵板,墊以沙土,俾往來焉。臥百尺樓,時聞其上雷轟隱隱不斷,則火車過也。
乘車眺望,遙見其下行人如織,街市閭蒼渺若重淵,幾疑其穴地為之,而不知身在橋上也。又或高凌寶塔之尖,俯拾帆檣之頂。初至其地,駭心驚目,無非異觀。聞人言:南至海口,北至蘇葛蘭,鐵路共數十道。
每行百里,人納車價僅一息零,較之未有火車時省費數倍。故商旅之車,有群居之室,有別室,皆漆皮軟幾,玻璃明窗,坐臥殊覺暢適。其貴者所乘,則錦壁、綉簾、文榻、畫案,瓶添淨水,盤供鮮花。雖輪行如飛,風霆貫耳,終不改書齋閒憩之樂。
車後廁器,亦極整潔。其價則百里一金錢,或不可少矣。
馬車式亦不一,有單馬車、雙馬車,以木夾漆布兩重為車屋,可敞可蔽,尋常出遊以之。有四馬車,則富人以之行數十里內者。又有街道車,形如畫舫,而卑其輪,兩馬駕之,上下兩層,可坐數十人。每人附載三里,僅給價一邊士。
其高輪采畫大車亦然。
余嘗問不立城郭之故于英人,據云:前百餘年,固有之。自火炮盛行,城不足自衛。閉關以守,傷人愈多,故毀去。今增固海口炮台,禦敵較可得力。
即不幸被敵闖進,猶可出兵各路以驅逐之。外洋之無城郭,正不獨英。 ·104·   湖心泛月記林紓
林紓18521924,福建閩侯人,作家、翻譯家。著有小說集《京華碧血》,詩集《畏廬詩存》,筆記《畏廬瑣記》,譯作《凱撒遺事》、《茶花女遺事》等。

杭人佞佛,以六月十九日為佛誕。先一日,闔城士女皆夜出,進香于三竺諸寺。有司不能禁,留湧金門待之。
余食既,同陳氏二生,霞軒、詒孫亦出城盪舟,為湖游。霞軒能洞簫,遂以簫從。
月上吳山,霧靄溟,截然劃湖之半。幽火明滅相間,約丈許者六七處,畫船也。洞簫于中流發聲,聲微細,受風若咽,而淒悄哀怨,湖山觸之,彷彿若中秋氣。霧消,月中湖水純碧,舟沿白堤止焉。
余登錦帶橋,霞軒乃吹簫背月而行。入柳陰中,堤柳蓊鬱為黑影,柳斷處乃見月。霞軒著白襝衫,立月中。涼蟬觸簫,警而群噪。
夜景澄澈,畫船經堤下者,咸止而聽,有歌而和者。詒孫顧余此赤壁之續也。
余讀東坡夜泛西湖五絶句,景物淒黯,憶南宋以前,湖面尚蕭寥,恨赤壁之簫,弗集於此。然則今夜之遊,余固未襲東坡耳。夫以湖山遭幽人蹤跡,往往而類。安知百餘年後,不有襲我者,寧能責之襲東坡也。
天明入城,二生趣余急為之記。 ·105·   記九溪十八澗林紓
林紓18521924,福建閩侯人,作家、翻譯家。著有小說集《京華碧血》,詩集《畏廬詩存》,筆記《畏廬瑣記》,譯作《凱撒遺事》、《茶花女遺事》等。
過龍井山數里,溪色澄然迎面,九溪之北流也。溪發源於楊梅塢。余之溯溪,則自龍井始。
溪流道萬山中,山不峭而塹,踵趾錯互,蒼碧莫辨途徑。沿溪取道,東瞥西匿,前若有阻而旋得路。
水之未入溪號皆曰澗。澗以十八,數倍于九也。余遇澗即止。過澗之水,必有大石亙其流。
水石衝激,蒲藻交舞。溪身廣四五尺,淺者沮洳,由草中行;其稍深者,雖蓄猶見沙石。
其山多茶樹,多楓葉,多松。過小石橋,向安理寺路,石尤詭異。春籜始解,攢動岩頂,如老人晞發。怪石摺疊,隱起山腹,若櫥,若幾,若函書狀。
即林表望之,然帶雲氣。杜鵑作花,點綴山路;岩日翳吐。出山已亭午矣。
時光緒己亥三月六日。同遊者達縣吳小村,長樂高鳳岐,錢塘邵伯。 ·106·   雪賦易順鼎
易順鼎18581920,字實甫,一字中碩,又署纖綺齋,自號眉伽、哭庵、一丁居士等,湖南漢壽縣人。著有《丁戊之間行卷》、《四魂集》等。
月不夜,花非春。下無地,中有人。於是乃置紅泥之爐,添碧油之幕。禦相如之裘,斟太白鸕鷀之杓。
一頃姜畦,三層竹閣。夢似雲而不飛,吟與雪而兼作。
客曰:子之緣物以達情者多矣,今日之雪,能抽管以言其略歟?
曰:若乃天低北陸,水縮南條。西日道窮,東風訊遙。悼綠艷之隨化,憂朱陽之坐凋。寫蓬心于秋剩,懷柳發於春迢。
蓉淒遍‧,蕙嘆彌皋。心將碧斷,意與紅銷。素紈美人之曲,黃竹帝子之謡。若霧四積,乾風百號。
沉暉竟岫,縱響為濤。納萬景于蕭,飛一愁于寥。
然而老屋三間,危樓一角。裡接長干,橋通短。人蹤漸稀,酒夢初覺。古陰,今賞落落。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