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現代散文(風景遊記篇) 第 11 頁


我們所游,其實只是十五洞之一!我們在洞裡,固是迷不知西東,出了岩洞,還是杳不知南北。看徐霞客連日攀登,遍游諸洞,又綜合記敘,條理井然,我們真不能不慚愧了!七星山的對面就是龍隱岩,在月牙山的背後,洞的外口臨江,水打沙進洞,堆積頗高,故岩上 ...
作者:作者群 / 頁數:(11 / 161)

我們所游,其實只是十五洞之一!我們在洞裡,固是迷不知西東,出了岩洞,還是杳不知南北。看徐霞客連日攀登,遍游諸洞,又綜合記敘,條理井然,我們真不能不慚愧了!
七星山的對面就是龍隱岩,在月牙山的背後,洞的外口臨江,水打沙進洞,堆積頗高,故岩上石刻題名有許多已被沙埋沒了。龍隱岩很通敞,風景很美。岩外摩崖石刻甚多,有狄肯等「平蠻三將題名」碑,字跡完好。

龍隱岩往西,不甚遠,有小屋,我們敲門進去,有道士住在裡面,此屋無後牆,靠山崖架屋,屋上石刻題記甚多,那最有名的「元枯黨籍碑」即在此屋後。我久想見此碑,今日始償此願”。元枯黨籍于徽宗崇寧元年1102,最初只有九十八人,那是真正元枯10861093反新法的領袖人物。徽宗皇帝親寫黨籍,刻於端禮門:後來又令御史台抄錄元枯黨籍姓名「下外路州軍,于監司門吏廳,立石刊記」。
到崇寧三年1104六月,又把元符末1100和建中靖國1101年間的「奸黨」和「上書詆譏」,諸人一齊「通入元枯籍,更不分三分」。三等是原分「邪上尤甚」,「邪上」,「邪中」各等。這個新合併的黨籍,共有三百九十人,刻石朝堂,此碑到崇寧五年正月,因彗星出現,徽宗下詔毀碑,「如外處有奸黨石刻,亦令除毀」。除毀之後,各地即無有此碑石刻,現今只有廣西有兩處摩崖刻本,一本在融縣的真仙岩,刻於嘉定辛未1211:一本即是桂林龍隱岩附近的摩崖,刻於慶元戊午1198:這兩本都是南宋翻刻的。
桂林此本乃是用蔡京寫刻拓翻刻的,故字跡秀挺可愛。兩本都是三百九十人,已不是真正元枯黨籍了,其中如章、曾布、陸佃等人,都是王安石新法時代的領袖人物,後來時勢翻覆,也都列名奸黨籍內,和司馬光呂公著諸人做了同榜!
廣西的岩洞內外,有唐宋元明的名人石刻甚多。石灰岩堅固耐久,歷千百年尚多保存很完整的。如舜山的摩崖「舜廟碑」,進唐建中元年780韓雲卿所立,距今已一千一百五十五年了。又如我們從樓霞洞下山,路旁崖上有范成大題名,又有張孝祥題名,這都是南宋大文人,現在都在路旁茅草裡,沒有人注意,此類古代名人題記,往往可供歷史考據,其手書石刻更可供考證字畫題跋者的參考比較。

廣西現有博物館,設在南寧:我們盼望館中諸公能作系統的搜訪,將各地的古石刻都榻印編纂,將來可以編成一部「廣西石刻文字」,其中也有不少歷史的材料。
舜山有洞,名韶音洞,雖不甚深,而風景清幽,洞中有張南軒的「韶音洞記」石刻,字小,已不能全讀了。洞前有廟,我們登樓小坐,前有清流,遠望桂林諸山,在晚照中氣象很雄偉。
城中人士常游的為象鼻山,伏波山,獨秀峰,風洞山。其中以風洞山的風景為最勝。風洞山有北洞,雖曲折而多開敝之處,空氣流通,多涼風,故名風涼,有小亭閣,下瞰江水,夏日多遊人在此吃茶乘涼。
廣西人說:「桂林山水甲天下,陽朔山水甲桂林」。我們游了桂林,決定坐船去游陽朔。一路上飽看灕水撫河的山水,但是因為我要趕香港船期,所以到了陽朔,只有幾個鐘頭可以遊覽了。在小雨裡,我們坐汽車到青厄渡,過渡後,下車泛覽陽朔諸峰,僅僅能看一個大概。
陽朔諸山也都是石山,重重疊疊,有作牛角支尖的,有似絶大石砫上半截被打斷了的,有似大禮拜寺的,有似大石龜昂頭向天的。遠望去,重峰列岫,行列凌亂,在輕煙籠罩中,氣象確是很奇偉。桂林諸山稍稍分散,陽朔諸山緊湊在江上;桂林諸山都無樹木,此間頗有幾處山上有大樹木,故比較更秀麗。
但我們實在有點辜負了陽朔的山水,我們把時間用在船上了,到了這裡只能坐汽車看山,未免使山水笑人。大概我們誤會了「陽朔山水必須用船去游」的意思。我後來看徐霞客的遊記。始知陽朔諸山都可以用船去細細遊覽。
我們若再來,可以坐汽車到陽朔,然後僱船去從容遊山。陽朔諸山也多岩洞,徐霞客所記龍洞岩、珠明洞、來仙洞,都令人神往;其中珠明洞凡有八門,岩奇偉。我們沒有攀登一處的岩洞,頗失望。
但我們這回坐船游陽朔,也有很好的收穫。徐霞客遊記裡沒有提到「光岩」,我們卻有半夜遊光岩的豪舉。光岩是劉毅夫先生前年發現的,所以他力勸我們坐船游陽朔,一半也是為了要游光岩。船到光岩時,已半夜了,我們都睡了。
毅夫先生上岸去,先僱用竹筏進去探看,出來時他把竹筏火把都準備好了,然後把我們都從睡夢裡轟起來,跟他去游洞,光岩口洞臨江,洞甚空敝,洞裡石乳甚多而奇,有明朝遊人石刻甚多。毅夫前年曾探此洞,偶見洞後水面上還有小洞,洞口很低,離水面不過兩三尺,毅夫想出法子來,用竹排子撐進去探險,須全身彎倒始能進去,進去後,他發現裡面還有很奇的岩洞,為向來遊人所未曾到過。所以他很高興,在第一洞石壁上題字指示遊人深入探奇。今夜他帶領我們進洞口,石壁上他的墨筆題記還如新的。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