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白話散文集粹 第 205 頁


此地建築雖極不堪,然洞外風景尚好。有小溪,淺水急流,錚淙可聽;溪名貫道溪,上有石橋,即使道橋,楷朱子起的名字。橋上望見洞後諸松中一鬆有紫藤花,直上到樹杪,藤花正盛開,艷麗可喜。白鹿洞本無洞,正德中,南康守王溱開後山作洞,知府何 鑿石鹿置 ...
作者:作者群 / 頁數:(205 / 319)

此地建築雖極不堪,然洞外風景尚好。有小溪,淺水急流,錚淙可聽;溪名貫道溪,上有石橋,即使道橋,楷朱子起的名字。橋上望見洞後諸松中一鬆有紫藤花,直上到樹杪,藤花正盛開,艷麗可喜。
白鹿洞本無洞,正德中,南康守王溱開後山作洞,知府何 鑿石鹿置洞中。這兩人真是大笨伯!

白鹿洞在歷史上占一個特殊地位,有兩個原因。第一,因為白鹿洞書院是最早一個書院。南唐升元中937-942建為廬山國學,置田聚徒,以李善道為洞主。宋初因置為書院,與睢陽石鼓岳麓三書院落並稱為「四大書院」,為書院的四個祖宗。
第二,因為朱子重建白鹿洞書院,明定學遠規,遂成後世幾百年「講學式」的書院的規模。宋末以至清初的書院皆屬於這一種。到乾隆以後,樸學之風氣已成,方纔有一種新式的書院起來;阮元所創的詁經精舍、學海堂,可算是這種新式書院的代表。南宋的書院祀北宋周邵和諸先生;元明的書院祀和朱;晚明的書院多祀陽明;王學衰後,書院多祀和朱。
乾嘉以後的書院乃不祀理學家而改祀許慎鄭玄等。所祀的不同便是這兩大派書院的根本不同。祀許慎鄭玄等。所祀的不同便是這兩大派書院的根本不同。
朱子立白鹿洞書院在淳熙己亥1178,他極看重此事,曾札上丞相說:
願得比祠官例,為白鹿洞主,假之稍廩,使得終與諸生講習其中,猶愈于崇奉異教香火,無事而食也。《廬山志》八,頁二,引《洞志》。
他明明指斥宋代為道教宮觀設祀官的制度,想從白鹿洞開一個儒門創例來抵制道教。他後來奏對孝宗,申說請賜書院額,並賜書的事,說:
今老佛之宮佈滿天下,大都逾百,小邑亦不下數十,而公私增益勢猶未已。至于學校,則一郡一邑僅置一區,附廓之縣叉不復有。盛衰多寡相懸如此!同上,頁三。這都可見他當日的用心。
他定的《白鹿洞規》,簡要明白,遂成為後世七百年的教育宗旨。
廬山有三處史蹟代表三大趨勢:慧遠的東林,代表中國「沸教化」與佛教「中國化」的大趨勢。白鹿洞,代表中國近世七百年的宋學大趨勢。牯嶺,代表西方文化侵入中國的趨勢。

從白鹿洞到萬杉寺。古為慶去庵,為「律」居,宋景德中有大超和尚手種杉樹萬株,天聖中賜名萬杉。後禪學盛行,遂成「禪寺」。南宋張孝祥有詩云:
老乾參天一萬株,廬山佳處浮着圖。
只因買斷山中景,破費神龍百斛珠。
《志》五,頁六十四,引《1史》·
今所見杉樹,粗又如瘦碗,皆近兩年年種的。有幾株大樟樹,其一為「五爪樟」,大概有三四百年的生命了;《指南》編者按指《廬山指南》說「皆宋時物」,似無據。
從萬杉寺西地約二三里,到秀峰寺。吳氏舊《志》無秀峰寺,只有開光寺。毛德琦《廬山新起》(康熙五十九年成書。我在海會寺買得一部,有同治十年,宣統二年,民國四年補版。
我的日記內注的卷頁數,皆指此書。)說:
康熙丁亥1707寺僧超淵往淮迎駕,禦書秀峰寺賜額,改今名。明光寺起於南唐中主李璟。李主年少好文學,讀書於廬山;後來先主代楊氏而建國,李璟為世子,遂嗣位。他想念廬山書堂,遂於其地立寺,因有開國之祥,故名開先寺,以紹宗和尚主之。
宋初賜名開先華藏;後有善暹,為禪門大師,有眾數百人。至行瑛 ,有治事才,黃山谷稱「其材器能立事,任人役物如轉石于千仞之溪,無不如意。」行瑛發願重新此寺。
開先之屋無慮四百楹,成於瑛世者十之六,窮壯極麗,迄九年乃即功。黃庭堅《開先禪院修造記》,《志》五,頁十六至十八。
此是開先極盛時。康熙間改名時,皇帝賜額,賜禦書《心經》,其時「世之人無不知有秀峰」郎廷極《秀峰寺記》,《志》五,頁六至七。其時也可稱是盛世。到了今日,當時所謂「窮壯極麗」的規模只剩敗屋十幾間,其餘只是頽垣廢址了。
讀書檯上有康熙帝臨米芾書碑,尚完好;其下有石刻黃山谷書《七佛偈》,及王陽明正德庚辰1520三月《紀功題名碑》,皆略有損壞。
寺中雖頽廢令人感嘆,然寺外風景則絶佳。為山南諸處的最好風景。寺址在鶴鳴峰下,其西為龜背峰,又西為黃石岩,又西為又劍峰,又西南為香爐峰,都1奇可喜。鶴鳴與龜背之間有馬尾泉瀑布,雙劍之左有瀑布水;兩個瀑泉遙遙相對,乎行齊下,下流入壑,匯合為一水,迸出山峽中,遂成最着蛐青玉峽奇景。
水流出峽,入于龍潭。崑山與祖望先到青玉峽,徘徊不肯去,叫人來催我們去看。我同夢旦到了赤邊,也徘徊不肯離去。峽上石刻甚多,有米帝書「第一山」大字,今鈎摹作寺門題榜。
徐凝詩「今古長如白練飛,一條界破青山色」,即是詠瀑布的。李白《瀑布泉》詩也是指此瀑。舊《志》載瀑布水的詩甚多,但總沒有能使人滿意的。
由秀峰往西約十二里,到歸宗寺。我們在此午餐,時已下午三點多鐘,餓的不得了。歸宗寺為廬山大寺,也很衰落了。我向寺中惜得《歸宗寺志》四卷,是民國甲寅先勤本坤重修的,用活字排印,錯誤不少,然可供我的參考。
我們吃了飯,往游溫泉。溫泉在柴桑橋附近,離歸宗寺約五六里,在一田溝裡。雨後溝水渾濁,微見有兩處起水泡,即是溫泉。我們下手去試探,一處頗熱,一處稍減。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