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杜甫全集    P 6


作者:杜甫
頁數:6 / 0
類別:古典詩

 

杜甫全集

作者:杜甫
第6,共0。
自寄一封書,今已十月後。反畏消息來,寸心亦何有。
漢運初中興,生平老耽酒。沉思歡會處,恐作窮獨叟。
217_7「送長孫九侍禦赴武威判官」--杜甫
驄馬新鑿蹄,銀鞍被來好。綉衣黃白郎,騎向交河道。


  
問君適萬里,取別何草草。天子憂涼州,嚴程到須早。
去秋群胡反,不得無電掃。此行收遺甿,風俗方再造。
族父領元戎,名聲國中老。奪我同官良,飄搖按城堡。
使我不能餐,令我惡懷抱。若人才思闊,溟漲浸絶島。
尊前失詩流,塞上得國寶。皇天悲送遠,雲雨白浩浩。
東郊尚烽火,朝野色枯槁。西極柱亦傾,如何正穹昊。
217_8「送樊二十三侍禦赴漢中判官」--杜甫
威弧不能弦,自爾無寧歲。川谷血橫流,豺狼沸相噬。
天子從北來,長驅振凋敝。頓兵岐樑下,卻跨沙漠裔。
二京陷未收,四極我得制。蕭索漢水清,緬通淮湖稅。
使者紛星散,王綱尚旒綴。南伯從事賢,君行立談際。
生知七曜歷,手畫三軍勢。冰雪淨聰明,雷霆走精鋭。
幕府輟諫官,朝廷無此例。至尊方旰食,仗爾布嘉惠。
補闕暮徵入,柱史晨征憩。正當艱難時,實藉長久計。
迴風吹獨樹,白日照執袂。慟哭蒼煙根,山門萬重閉。
居人莽牢落,遊子方迢遞。裴回悲生離,侷促老一世。
陶唐歌遺民,後漢更列帝。恨無匡複姿,聊欲從此逝。
217_9「送從弟亞赴安西判官」--杜甫
南風作秋聲,殺氣薄炎熾。盛夏鷹隼擊,時危異人至。
令弟草中來,蒼然請論事。詔書引上殿,奮舌動天意。
兵法五十家,爾腹為篋笥。應對如轉丸,疏通略文字。
經綸皆新語,足以正神器。宗廟尚為灰,君臣俱下淚。
崆峒地無軸,青海天軒輊。西極最瘡痍,連山暗烽燧。
帝曰大布衣,藉卿佐元帥。坐看清流沙,所以子奉使。
歸當再前席,適遠非歷試。須存武威郡,為畫長久利。
孤峰石戴驛,快馬金纏轡。黃羊飫不膻,蘆酒多還醉。


  
踴躍常人情,慘澹苦士志。安邊敵何有,反正計始遂。
吾聞駕鼓車,不合用騏驥。龍吟回其頭,夾輔待所致。
217_10「送韋十六評事充同谷郡防禦判官」--杜甫
昔沒賊中時,潛與子同遊。今歸行在所,王事有去留。
逼側兵馬間,主憂急良籌。子雖軀幹小,老氣橫九州。
挺身艱難際,張目視寇讎。朝廷壯其節,奉詔令參謀。
鑾輿駐鳳翔,同谷為咽喉。西扼弱水道,南鎮枹罕陬。
此邦承平日,剽劫吏所羞。況乃胡未滅,控帶莽悠悠。
府中韋使君,道足示懷柔。令侄才俊茂,二美又何求。
受詞太白腳,走馬仇池頭。古色沙土裂,積陰雪雲稠。
羌父豪豬靴,羌兒青兕裘。吹角向月窟,蒼山旌旆愁。
鳥驚出死樹,龍怒拔老湫。古來無人境,今代橫戈矛。
傷哉文儒士,憤激馳林丘。中原正格鬥,後會何緣由。
百年賦命定,豈料沉與浮。且復戀良友,握手步道周。
論兵遠壑淨,亦可縱冥搜。題詩得秀句,札翰時相投。
217_11「塞蘆子蘆子關屬夏州,北去塞門鎮一十八里」--杜甫
五城何迢迢,迢迢隔河水。邊兵盡東征,城內空荊杞。
思明割懷衛,秀岩西未已。回略大荒來,崤涵蓋虛爾。
延州秦北戶,關防猶可倚。焉得一萬人,疾驅塞蘆子。
岐有薛大夫,旁制山賊起。近聞昆戎徒,為退三百里。
蘆關扼兩寇,深意實在此。誰能叫帝閽,胡行速如鬼。
217_12「彭衙行郃陽縣西北有彭衙城」--杜甫
憶昔避賊初,北走經險艱。夜深彭衙道,月照白水山。
盡室久徒步,逢人多厚顏。參差谷鳥吟,不見遊子還。
痴女饑咬我,啼畏虎狼聞。懷中掩其口,反側聲愈嗔。
小兒強解事,故索苦李餐。一旬半雷雨,泥濘相牽攀。
既無禦雨備,徑滑衣又寒。有時經契闊,竟日數里間。
野果充餱糧,卑枝成屋椽。早行石上水,暮宿天邊煙。
少留周家窪,欲出蘆子關。故人有孫宰,高義薄曾雲。
延客已曛黑,張燈啟重門。暖湯濯我足,翦紙招我魂。
從此出妻孥,相視涕闌干。眾雛爛熳睡,喚起沾盤餐。
誓將與夫子,永結為弟昆。遂空所坐堂,安居奉我歡。
誰肯艱難際,豁達露心肝。別來歲月周,胡羯仍構患。
何當有翅翎,飛去墮爾前。
217_13「北征」--杜甫
皇帝二載秋,閏八月初吉。杜子將北征,蒼茫問家室。
維時遭艱虞,朝野少暇日。顧慚恩私被,詔許歸蓬蓽。
拜辭詣闕下,怵惕久未出。雖乏諫諍姿,恐君有遺失。
君誠中興主,經緯固密勿。東胡反未已,臣甫憤所切。
揮涕戀行在,道途猶恍惚。乾坤含瘡痍,憂虞何時畢。
靡靡逾阡陌,人煙眇蕭瑟。所遇多被傷,呻吟更流血。
迴首鳳翔縣,旌旗晚明滅。前登寒山重,屢得飲馬窟。
邠郊入地底,涇水中蕩潏。猛虎立我前,蒼崖吼時裂。
菊垂今秋花,石戴古車轍。青雲動高興,幽事亦可悅。
山果多瑣細,羅生雜橡慄。或紅如丹砂,或黑如點漆。
雨露之所濡,甘苦齊結實。緬思桃源內,益嘆身世拙。
坡陀望鄜畤,岩谷互出沒。我行已水濱,我仆猶木末。
鴟鳥鳴黃桑,野鼠拱亂穴。夜深經戰場,寒月照白骨。
潼關百萬師,往者散何卒。遂令半秦民,殘害為異物。
況我墮胡塵,及歸盡華髮。經年至茅屋,妻子衣百結。
慟哭松聲回,悲泉共幽咽。平生所嬌兒,顏色白勝雪。
見耶背面啼,垢膩腳不襪。床前兩小女,補綻才過膝。
海圖坼波濤,舊綉移曲折。天吳及紫鳳,顛倒在裋褐。
老夫情懷惡,嘔泄臥數日。那無囊中帛,救汝寒凜慄。
粉黛亦解苞,衾裯稍羅列。瘦妻面復光,痴女頭自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