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李清照詞集校注 第 22 頁


①曹元謙、念奴:癸巳類稿誤作「曹元念謙」。 ②膺:癸巳類稿誤作「鷹」。 ③歌:癸巳類稿作「通」,此句下註:謂本可通側,不拘上去入,若本側則上去入不可相通。 賀人孿生啟 無午未二時之分,有伯仲兩楷之似①。旣系臂而系足,實難弟而 ...
作者:李清照 / 頁數:(22 / 22)

①曹元謙、念奴:癸巳類稿誤作「曹元念謙」。
②膺:癸巳類稿誤作「鷹」。

③歌:癸巳類稿作「通」,此句下註:謂本可通側,不拘上去入,若本側則上去入不可相通。
賀人孿生啟
無午未二時之分,有伯仲兩楷之似①。旣系臂而系足,實難弟而難兄。玉刻雙璋,錦挑對褓。
《詩詞雜俎》本《漱玉詞》云:「《漱玉集》不載,此啟見《文粹拾遺》。」
按:《文粹拾遺》世無此書,毛晉亦未必曾見《漱玉集》,所云殆亦本《琅繯「繯」字換「女」字偏旁記》。
又按:沈雄《古今詞話詞品》卷下誤引「玉刻雙璋,錦挑對褓。」二句,以為李易安詞。
①似:原作「侶」。古今詞統作「異」,從宋稗類抄、宋詩紀事、癸巳類稿改。「似」或作「佀」,因字形相近而誤作「佀」。
補遺2
琴銘
□山之桐,斫zhuó其形兮。冰雪之絲,宣其聲兮。□□□□,和性情兮。廣寒之秋,萬古流兮。
此銘據龔一《藏琴與傳琴》一文錄入,文載《文匯報》一九九二年四月三十日第五版筆會,曰:「張正吟傳給我的一張無名琴,先生在贈送時及後來發表的文章 中,都曾提及『相傳是李清照的遺物』。」
龔一後又有《正吟琴的鑒賞》一文,載上海今虞琴社編、上海音樂學院音樂研究所協編之《今虞琴刊續》,謂「龍池右側為『□□之桐,……萬古流兮。』」
《文匯報》脫一「流」字。
此銘或琴上固有,或為清照自撰,姑存疑。
以上據徐培均《李清照集箋注》補。
《打馬圖經》例論
1、《李清照全集評註》,徐北文,濟南出版社,20052月二版

《打馬圖經》例論
《〈打馬圖經〉例論》系李清照為「依馬經」所寫的打馬「命辭」。「取其賞罰互度,每事作數語,隨事附見」上俱引自《打馬圖經序》,是對打馬條例規則的闡釋和論述,也是對有關經驗教訓的總結。「論皆駢語,頗工雅。」清胡玉縉《許庾學林‧〈打馬圖經〉跋》
例論凡十三則,雜于《打馬圖經》各項條例之中。所論雖為打馬,實則表現了李清照主戰抗敵、收復失地的愛國主義思想,是研究李清照生平思想的重要材料之一。
《打馬圖經》明代周履靖《夷門廣牘》本題作《馬戲圖譜》。
一 、「鋪盆例」論
既先設席,豈憚攫金。便請着鞭,謹令編埒。罪而必罰,已從約法之三章;賞必有功,勿效繞床之大叫。
二、「本采例」論
公車射策之初,記其甲乙;神武掛冠之日,定彼去留。汝其有始有終,我則無偏無黨。
三、「下馬例」論
夫勞多者,賞必厚;施重者,報必深。或再見而取十官,或一門而列三戟。又昔人君每有賜,臣下必先乘馬焉。秦穆公悔赦孟明,解左驂而贈之是也。
豐功重錫,爾自取之,予何厚薄焉?
四、「行馬例」論之一
九陽數也,故數九而立窩;窩險涂也,故入窩而必賞。既能據險,以一當千;便可成功,寡能敵眾。請回後騎,以避先登。
五、「行馬例」論之二
行百里者半九十,汝其知乎?方茲萬勒爭先,千覊競輳。得其中道,止於半涂。如能疊騎先馳,方許後來繼進。既施薄效,須稍旌甄。
六、「行馬例」論之三
萬馬無聲,恐是銜枚之後;千蹄不動,疑乎立仗之時。如能翠幕張油,黃扉啟印;雁歸沙漠,花發武陵。歌筵之小板初齊,天發之流星暫聚。或受彼罰,或旌己勞。
或當謝事之時,復過出身之數。語曰:鄰之薄,家之厚也。以此始者,以此終乎。皆得成功,俱無後悔。
七、「打馬例」論之一
眾寡不敵,其誰可當;成敗有時,夫復何恨。若往而旋返,有同虞國之留;或去亦無傷,有類塞翁之失。欲刷孟明五敗之恥,好求曹劌一旦之功。其勉後圖,我不棄汝。
八、「打馬例」論之二
趙幟皆張,楚歌盡起。取功定霸,一舉而成。方西鄰責言,豈可蟻封共處;既南風不競,固難金埒同居。便請回鞭,不須戀廄。
九、「打馬例」論之三
虧于一簣,敗此垂成。久伏鹽車,方登峻阪;豈期一蹶,遂失長涂。恨群馬之皆空,忿前功之盡棄。素蒙剪拂,不棄駑駘;願守門闌,再從驅策。
溯風驤首,已傷今日之障泥:戀主銜恩,更待明年之春草。
十、「倒行例」論
唯敵是求,唯險是據。後騎欲來,前馬反顧。既將有為,退亦何害?語不雲乎:日暮途遠,故倒行而逆施之也。
十一、「入夾例」論
昔晉襄公以二陵而勝者,李亞子以夾寨而興者,禍福依伏,其何可知。汝其勉之,當取大捷。
十二、「落塹例」論
凜凜臨危,正欲騰驤而去;駸駸遇伏,忽驚阱塹之投。項羽之騅,方悲不逝;玄德之騎,已出如飛。既勝以奇,當旌其異,請同凡例,亦倒全盆。
十三、「倒盆例」論
瑤池宴罷,騏驥皆歸。大宛凱旋,龍媒併入。已窮長路,安用揮鞭?未賜弊帷,尤宜報主。驥雖伏櫪,萬里之志常存;國正求賢,千金之骨不棄。
定收老馬,欲取奇駒。既以解驂,請拜三年之賜;如圖再戰,願成他日之功。
李清照集校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