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清照資料彙編    P 13


作者:李清照
頁數:13 / 0
類別:古典詞曲

 

李清照資料彙編

作者:李清照
第13,共0。
[《聲聲慢》「尋尋覓覓」]連用十四疊字,後又四疊字,情景婉絶,真是絶唱。後人效顰,便覺不妥。同上
吳承恩
[《聲聲慢》「尋尋覓覓」]易安此詞首起十四疊字,超然筆墨蹊徑之外。豈特閨幃,士林中不多見也。鈔本《花草新編》卷四,轉引自王學初《李清照集校注》。
歸有光


  
[題《金石錄》後]余少見此書於吳純甫家,至是始從友人周思仁借鈔,復借葉文莊公家藏本校之。觀李易安所稱其一生辛勤之力,頃刻雲散,可以為後人藏書之戒。然余平生無他好,獨好書,以為適吾性焉耳,不能為後日計也。文莊公書無慮萬卷,至今且百年,獨無恙。
翻閲之餘,手跡宛然,為之驚歡。嘉靖三十六年十月既望吳郡歸有光題。仁和朱氏刊本《金石錄》
陳霆
聞之前輩,朱淑真才色冠一時,然所適非偶,故形之篇章,往往多怨恨之句,世因題其稿曰《斷腸集》。大抵佳人命薄,自古而然,斷腸獨斯人哉!古婦人之能詞章者,如李易安、孫夫人輩,皆有集行世。淑真繼其後,所謂代不乏賢。《渚山堂詞話》卷二
李攀龍
[《浣溪沙》「小院閒窗春色深」]眉批分明是閨中愁、宮中怨情景。評語少婦深情,卻被周君淺淺勘破。《草堂詩餘集》卷一
按:《草堂詩餘集》將此《浣溪沙》詞誤為周邦彥作,故有「周君淺淺勘破」語。
[《念奴嬌》「蕭條庭院」]眉批心事有萬千,豈征鴻可寄?「新夢」,不知夢何事?評語心事托之新夢,言有寄而情無方。玩之自有意味。同上
[《鷓鴣天》「枝上流鶯和淚聞」]眉批新痕間舊痕,一字一血。結兩勉勵有言外無限深意。評語形容閨中愁怨,如少婦自吐肝膽語。同上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眉批語新意集,更有丰情。評語寫出婦人聲口,可與朱淑真並擅詞華。同上卷二
[《鳳凰台上憶吹簫》「香冷金猊」]眉批非病酒,不悲秋,都為苦別瘦。又,水無情於人,人卻有情於水。評語寫出一種臨別心神,而新瘦新愁,真如秦女樓頭,聲聲有和鳴之奏。同上


  
[《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眉批未語先淚,此怨莫能載矣。評語景物尚如舊,人情不似初。言之於邑,不覺淚下。同上
[《怨王孫》「夢斷漏悄」]眉批風掃殘紅,何等空寂。一結無限情恨,猶有意味。評語寫情寫意,俱形容春暮時光,詞意俱到。同上
[《怨王孫》「帝裡春晚」]眉批以「多情」接「恨綿綿」,何組織之工!評語此詞可以「王孫不歸兮,春草萋萋兮」參看。同上
按:「王孫」句,見《楚辭·招隱士》。
[《青玉案》「一年春事都來幾」]眉批暮春易過,思情轉 盡情懷。評語春深景物繁華,最能動人情思。歐陽公 足之乎?同上
[《一剪梅》「紅藕香殘玉簟秋」]眉批多情不隨雁字去,空教一種上眉頭。評語惟錦書、雁字,不得將情傳去,所以一種相思,眉頭心頭,在在難消。同上卷五
姜南
宋趙明誠內子李易安居士,有才致,能詩文,晦庵亦稱之。其《祭湖州文》曰:「白日正中,歡龐翁之機捷。堅城自墮,憐杞婦之悲深。」《蓉塘詩話》卷八
董谷
自漢以下女子能詩文者,若唐山夫人、曹大家,立言垂訓,詞古學正,不可尚已。蔡文姬、李易安失節可議。薛濤倚門之流,又無足言。朱淑貞者,傷于悲怨,亦非良婦。
竇滔之婦亦篤於情者耳。此外不多見矣。《碧裡雜存》卷上
張綖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韓偓詩云:「昨夜三更雨,今朝一陣寒。海棠花在否?側臥卷簾看。」此詞蓋用其語點綴,結句尤為委曲精工,含蓄無窮之意焉。可謂女流之藻思者矣。
《草堂詩餘別錄》
[《武陵春》「風住塵香花已盡」]易安名清照,尚書李格非之女,適宰相趙挺之子明誠。嘗集《金石錄》千卷,比諸六一所集,更培之矣。所著有《漱玉集》,朱晦庵亦亟稱之。後改適人,頗不得意。
此詞「物是人非事事休」,正詠其事。水東葉文莊謂:「李公不幸而有此女,趙公不幸而有此婦。」詞固不足錄也。結句稍可誦。
朱淑真「可憐禁載許多愁」祖之。豈女輩相傳心法耶!同上
按:「尚書李格非」,誤,李格非未為尚書。
[《鷓鴣天》「枝上流鶯和淚聞」]後段三句似佳。結語尤曲折婉約有味,若嫌曲細。詞與詩體不同,正欲其精工。故謂秦淮海以詞為詩,嘗有「簾幕千家錦繡垂」之句。
孫莘老見之云:又落小石調矣。同上
按:據《苕溪漁隱叢話》前集卷五十一引《王直方詩話》,孫莘老應是王仲至。
王世貞
《花間》以小語致巧,《世說》靡也;《草堂》以麗字則妍,六朝隃也。即詞號稱詩餘,然而詩人不為也。何者?其婉變而近情也,足以移情而奪嗜;其柔靡而近俗也,詩蟬緩而就之,而不知其下也。之詩而詞,非詞也;之詞而詩,非詩也。
言其業,李氏、晏氏父子、耆卿、子野、美成、少游、易安至也,詞之正宗也。溫、韋艷而促,黃九精而險,長公麗而壯,幼安辨而奇。又其次也,詞之變體也。詞興而樂府亡矣,曲興而詞亡矣。
非樂府與詞之亡,其調亡也。《弇州山人詞評》
按:《詞苑叢談》卷一、《西圃詞說》、《詞林紀事》卷十九、《古今詞統》均引此,不另錄。
孫夫人:「閒把綉絲撏,認得金針又倒拈。」可謂看朱成碧矣。李易安:「此情無計可消除,方下眉頭,又上心頭。」可謂憔悴支離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