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李清照資料彙編    P 22


作者:李清照
頁數:22 / 53
類別:古典詞曲

 

作者:李清照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李清照資料彙編

[《一剪梅》「紅藕得殘玉簟秋」]俞仲茅小詞云:「輪到相思沒處辭,眉間露一絲。」視易安「才下眉頭卻上心頭」可謂此兒善盜。然易安亦從范希文「都來此事,眉間心頭,無計相迴避」語脫胎,李特工耳。同上
按:「俞仲茅小詞」,指其《長相思》。「都來此事」句,見范仲庵《禦街行》。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前輩謂史梅溪之句法,吳夢窗之字面,固是確論,尤須雕組而不失天然。如「綠肥紅瘦」、「寵柳嬌花」,人工天巧,可稱絶唱。若「柳腴花瘦」,「蝶淒蜂慘」,即工,亦「巧匠斫山骨」矣。同上
按:「柳腴」句,見湯恢《八聲甘州》。「蝶淒」句,見楊纘《八六子》。
宋南渡後,梅溪、白石、竹屋、夢窗諸子極妍盡態,反有秦、李未到者,雖神韻天然處或減,要自令人有觀止之嘆,正如唐絶句至晚唐。劉賓客、杜京兆,妙處反進青蓮、龍標一塵。同上
按:《詞苑叢談》卷四亦引此則,不另錄。
張南湖論詞派有二:一曰婉約,一曰豪放。仆謂婉約以易安為宗,豪放惟幼安稱首,皆吾濟南人,難乎為繼矣。同上
[宣和打馬圖]前馬奔馳後馬逐,萬馬奔騰隘川陸。初看逐隊來玉門,又見爭先度函谷。虎胸慧尾骨權奇,千里追風競齊足。傳聞天馬是星精,豈與凡材同碌碌。
扼窩據險一敵萬,倒行逆施欻馳突。漫言稱德不稱力,徑籋浮雲何太速。得意橫行彼一時,距少鹽車太行麓。洧函晡秣朝飛龍,咫尺君門上天青。
哪知高步易顛蹶,夾塹一朝遭困辱。莫誇棗脯與文綉,世事由來有翻覆。直須十丈的盧飛,待向黃池更歕玉。《漁洋山人精華錄》


  
宋閨秀李清照,號易安居士,吾郡人,詞家大宗。其集名《漱玉》,而詩不概見。兄西樵昔撰《然脂集》,採摭最博,止得其詩二句云:「少陵也是可憐人,更待明年試春草。」此外了不可得。
陳士業《寒夜錄》乃載其《和張文潛浯溪碑》歌詩二篇,未言出於何書。予撰《浯溪考》,因錄入之。……二詩未為佳作,然出婦人手亦不易,矧易安之逸篇乎?故著之。《香祖筆記》卷五
宋李易安,名清照,濟南李格非文叔之女,詞中大家。其母,王狀元拱辰女,亦工文章。同上卷九


  
按:《宋史·李格非傳》雲清照母為「王拱辰孫女」,漁洋誤。另,宋莊綽《鷄肋編》雲,李格非為漢國公王準孫婿。如依其說,清照母當為王準孫女。
《閒中今古錄》論李易安晚節改適云:翁則清獻,為時名臣。又引瞿佑《詩話》「清獻名家厄運乖,羞將晚景對非才」云云。以挺之為抃,謬矣。蓋以閲覽室道謚清獻,而挺之謚清憲,故致此舛誤耳。
同上
按:黃溥《閒中今古錄》所引,乃瞿佑《香台集》見前,並非《詩話》。
[《蝶變花》和漱玉詞]涼夜沈沈花漏凍,欹枕無眠,漸聽荒鷄動。此際閒愁郎不共,月移窗罅春寒重。憶共錦裯無半縫,妾似桐花鳳。往事迢迢徒入夢,銀箏斷絶連珠弄。
《十五家詞》卷二十八《衍波詞》下
[《一剪梅》和漱玉詞]雁語金塘水漸秋,遙聽菱歌,不見菱舟。望君何處最銷魂,舊日青山,恰對朱樓。九曲長江天際流,似寫相思,難寄新愁。夢魂幾夜可曾閒,鶴子山頭,燕子磯頭。
同上
[《鳳凰台上憶吹簫》和漱玉詞]鏡影圓冰,釵痕卻月,日光又上樓頭。正羅幃夢覺,紅褪緗鈎。睡眼初瞤未起,夢裡事、尋憶難休。人不見,便須含淚,強對殘秋。
悠悠。斷鴻南去,便瀟湘千里,好為儂留。又斜陽聲遠,過盡西樓。顛倒相思難寫,空望斷、南浦雙眸。
傷心處,青山紅樹,萬點新愁。同上
[《漁字傲》本意和漱玉詞]南湖西塞花如霧,我歌銅鬥樵青舞。醉後放舟忘處所,鳧鷗語,覺來已是煙深處。浦葉藕花相映暮,援琴更喜瀟湘句,曲罷月明風葉舉。誰同住,琴高約我蓬瀛去。
同上
[《聲聲慢》和漱玉詞]蛛迷楚館,雁去秦樓,情懷不禁慘戚。帶雨寒蛩,窗外似聞嘆息。錦衾鬥帳人遠,枉怨它、西風寒急。更漏盡,夢難成,畢竟自情誰識。
畫尺寶奩塵積,冷落盡,枝上殘紅如摘。倦枕鬟松,空似鴉翎剪黑。裴回那成好夢,但鮫人、只有淚滴。恁打算,那人去、怎是少得。
同上
[《念奴嬌》和漱玉詞]疏風嫩雨,正撩人時節、屠蘇深閉。幾日園林春漸老,偏是鶯聲花氣。紅友樽殘,青奴夢醒,寂寞渾無味。關山萬里、飄搖尺素誰寄。
香閣曲曲回欄,殘朱零落,都為傷春倚。厭說鴛鴦還待闕,綉被朝朝孤起。額淺鴉黃,眉銷螺碧,
盡相思意。春來情思,小姑將次知未。同上
凡為詩文,貴有節制,即詞曲亦然。正調至秦少游、李易安為極致,若柳耆卿則靡矣。變調至東坡為極致,辛稼軒豪于東坡而不免稍過。若劉改之則惡道矣。
學者不可以不辨。《分甘余話》卷二
余作《浯溪考》成,又得唐蔡京、鄭谷、宋釋惠洪數詩,錄為補遺。適見《清波雜誌》一條,姑錄于此云:「浯溪《中興頌碑》,自唐至今,題詠實繁。零陵近雖刊行,止薈萃已入石者,未暇廣搜博訪也。趙明誠待制妻易安李氏嘗和張文潛二長句,以婦人而廁眾作,非深有思致者能之乎?」李易安詩二篇,曩從陳士業宏緒《寒夜錄》鈔出,已入集中,忘其出處本週輝也。
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