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卓別林 第 14 頁


集體創作、細密式分工、製片人決定一切,啟斯東製片廠這種拍片方式,即後來聞名世界的傳送帶式的製片廠制度的雛形。但1913年塞納特還沒完成這全部。卓別林首先看到的拍片場面是,3套喜劇班子分別在 3片帶景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14 / 71)

集體創作、細密式分工、製片人決定一切,啟斯東製片廠這種拍片方式,即後來聞名世界的傳送帶式的製片廠制度的雛形。但1913年塞納特還沒完成這全部。卓別林首先看到的拍片場面是,3套喜劇班子分別在 3片帶景的場地上,各拍各的鏡頭。一個場地上在打打閙閙,一個場地上在哭哭笑笑,另一個場地上在乒乒乓乓;瑪蓓爾小姐在敲門:「讓我進來呀!」於是攝影機到此停下,「OK」一場戲拍完了。
他沒有想到電影就是如此零打碎敲地拍成的。

塞納特對卓別林解釋:「我們現在沒劇本,想到了什麼笑料,就隨着想到的故事自然發展演下去,最後形成一個追趕打閙的場面,這就是我們笑劇的主要結構。」卓別林看了半天,看到幾個場地上的演員都在模仿福特林。
他有點煩惱,他的風格與福特林相反,他不喜歡一味地打閙追趕。他認為這樣演法會埋沒演員的個性,而沒有任何東西比個性更重要了。
他在廠裡觀察了9天,對即將開始的工作有了不少看法。他想馬上工作,並與塞納特談起上述問題,但塞納特說彆著急以後再談。福特林則常常在下班後帶他到閙市區,與幾個朋友交往,其中一個所謂的文學家,還很不客氣地問:「這個英國佬開始拍片了嗎?」這使卓別林心中很不舒服,他想一旦他開始工作就一定要比別人幹得好。
這一天有了機會,因為塞納特、瑪蓓爾等全都出去拍外景了。塞納特的副手、導演亨利準備拍一個新片,要卓別林演一個騙子。
卓別林第一次拍電影就有不順心的事情發生,那個導演亨利不喜歡他。

因為他看到要開拍了,亨利還在想笑料,這個熱心人就跟導演提了幾條主意。
實拍時,卓別林一身笑料,演得很好。但奇怪的是片子製成時,面目全非,有「笑」果的鏡頭都不見了。第二部仍由亨利導演,卓別林又提出不少建議。
但導演當面笑着聽取,背後卻一條也不採納。即使卓別林執行了啟斯東影片的拍攝原則,但只要偶爾插進自己有個性的表演,亨利仍在剪輯時把那些鏡頭故意剪掉,因為他認為卓別林剛進來就懂得這麼多,怕他超過自己。亨利走後,另一個導演同樣如此,不讓卓別林做細膩的動作。卓別林忍不住發火:「我是為了要拍出一些好影片,而不單單是被你們追來趕去,最後從電車上摔下來,我不能就這個樣子每週拿150美元。”
那導演氣壞了:「你他媽的懂什麼!這行我幹了十多年了。」卓別林試圖說服其他工作人員,但別人都不同意他的看法,連塞納特也不聽他的解釋:“大夥都說沒辦法同你合作,你只要照我們的話去做就行了。」
卓別林思考着、對抗着,只要一有機會就去洗印間、剪接室,留心觀察剪輯師如何剪接片子,導演如何處理拍好的鏡頭,從中摸索製片技術。他飛快地掌握了剪片方法,知道出場、進場的鏡頭不好剪掉,便把招笑的動作、幽默的表演安排在這幾處。所以,儘管導演、剪輯師無情地刪剪他的表演,但卓別林仍然在他最初的5部片子裡,設法保留下卓氏風格的鏡頭。
在試映《瑪蓓爾奇遇記》時,卓別林緊張不安地躋身觀眾中,觀察他們的反映。剛開始觀眾們都不怎麼笑,影片繼續放映下去,有人小聲地笑,然後是大聲地笑,最後是哄堂大笑。他有把握了,向塞納特提出要自編、自導自己的笑片。但塞納特不聽他深思熟慮的計劃與設想,反而叫他服從剛開始做導演的瑪蓓爾的導演。
第一天,卓別林就與瑪蓓爾小姐爆發了矛盾。當時在公路拍外景,其中一個鏡頭,瑪蓓爾要卓別林拿着皮水管在公路上澆水;一輛由壞人駕駛的汽車被警察追着,開到這裡在路面上滑了過去。卓別林想了想建議這樣拍,他先站在水管的皮帶上,水龍頭不出水;他再俯身向龍頭口看時,腳無意離開了皮帶,水就突然衝到他臉上;這個鏡頭後來被很多導演、影片借鑒。但當時他話沒說完,瑪蓓爾小姐打斷了他:「現在沒時間了,照我的話做吧。」
卓別林感到自尊心受到了傷害,論年齡瑪蓓爾小姐比他還小幾歲呢。儘管瑪蓓爾是啟斯東影片公司的當家花旦,大家的寵兒,儘管她漂亮動人,甚至使卓別林心生愛慕之意。但這會兒,他罷工了:「對不起,瑪蓓爾小姐,我不能照你的話做,我不相信你能指導我。」他說完,走到一邊坐下。
攝影場地上風雲突變,瑪蓓爾從來沒遇到過這種頂撞,不知怎麼辦才好。全體演員和工作人員馬上圍攏在她身邊,一起商量怎麼收場。有兩個演員當時就擼起袖子準備好好教訓卓別林一頓。但是瑪蓓爾攔住了他們,派副導演去問卓別林是否拍下去?
於是卓別林走到這位漂亮小姐面前表示歉意:「對不起。我根本看不出你的安排是好笑的還是有趣的,但如果你允許我的建議的話……」瑪蓓爾又打斷了他:「好吧,你既然不願照我的話做,我們就回去吧。」
回到製片廠後,塞納特聽說後震怒,他與瑪蓓爾正在戀愛,儼如家人,這回再也不能容忍卓別林了。他馬上衝進卓別林的化妝室:「你他媽的,是怎麼回事?」卓別林試圖解釋,惱怒的塞納特堅持他確立的那一套:「叫你怎麼樣演你就怎麼樣演,不演你就給我請出去!」卓別林也決心已定:「塞納特先生,我到哪兒干都是為了吃飯,如果你要辭退我就請便。但要講清楚,我是認真工作的,和你同樣着急,想拍出一部好片子。」塞納特摔門而出,製片廠「烽煙」驟起。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