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朱可夫傳 第 9 頁


1918年5月9日,英軍在北部重要港口摩爾曼斯克登陸,接着美軍、法軍也相繼在此登陸。4月5日,日軍在東部的海參威登陸,英、美也隨之派兵在此登陸,不久佔領了遠東地區。在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9 / 50)

191859日,英軍在北部重要港口摩爾曼斯克登陸,接着美軍、法軍也相繼在此登陸。45日,日軍在東部的海參威登陸,英、美也隨之派兵在此登陸,不久佔領了遠東地區。
在帝國主義支持下,蘇俄國內的各種反革命勢力紛紛發動叛亂,災禍殃及西伯利亞、窩瓦河流域和俄國中央地區。到 1918年下半年,在蘇俄領土上共有帝國主義國家軍隊和白匪軍近100萬人。

為了粉碎國內外敵人的進攻,蘇維埃政府採取果斷措施。在軍事方面,19185月,將自願兵役制改為義務兵役制。對紅軍進行整編,加速選拔和培養工農指揮員,吸收舊軍事專家參加軍事工作,建立政治委員制。對不脫產的工人實行義務軍訓,擴大軍事後備力量。
這些新制度的實行,擴大了軍隊的影響。到 19188月,即朱可夫參加紅軍時,紅軍已達50萬人。新生的紅軍正在迅速壯大。
為加強對部隊的統一指揮,191892日,成立了以托洛斯基為主席的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設置了總司令部,下設各個戰線及其司令部。11月,組成了以列寧為主席的國防委員會。
1919年初,紅軍已發展到一百多萬人。
第三章
內戰的洗禮1嚴峻的考驗191811月,德國戰敗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協約國得以調動大批兵力加強對蘇俄的武裝干涉。從 1919年春到 1920年末,協約國集團支持俄國國內反動勢力,連續發動了三次大規模武裝進攻。
1919年,蘇維埃政權的許多敵人向俄國開始了新的進攻。戰線多達6條,其總長度為8000公里。敵人企圖把年輕的蘇維埃共和國扼殺在鐵的包圍圈內。當時,國內戰爭達到了最為激烈的程度。
帝國主義各國政府的目標是推翻蘇維埃政權,它們達成了瓜分俄國的協議,準備奪取俄國的烏克蘭、白俄羅斯、波羅的海沿岸地區、高加索、北方的一部分及其他極為重要的地域。
1919年春,僅僅高爾察克的軍隊就有30萬人,這支軍隊裝備優良,主要由外貝加爾、西伯利亞的富裕農民和反革命哥薩克以及奧倫堡和烏拉爾的哥薩克白匪組成。此外,在高爾察克軍隊的後面,還集中了由美國、英國、日本的軍隊組成的15萬干涉軍。

帝國主義各國政府加緊裝備鄧尼金的軍隊。鄧尼金本人被協約國捧為「最高副統帥」。這一行動表明協約國是怎樣看中鄧尼金軍隊的軍事作用和他本人的作用。
紅軍到 1919年春季也有很大的發展,人數達到了 180萬,其中 40萬裝備不錯的部隊直接在前線作戰。這些部隊在戰鬥中得到了鍛鍊,獲得了武裝鬥爭經驗。紅軍戰士都懂得,他們是為什麼樣的理想而與干涉軍和白匪軍作戰的,他們也清楚地知道,敵人是為什麼而戰,敵人追求的是什麼目的。
191934日,盤踞在西伯利亞的高爾察克叛軍近40萬人,在 2000公里的東方戰線上向蘇維埃政權發動了第一次大規模武裝進攻。
與此同時,北高加索的鄧尼金、波羅的海的萬登尼奇以及英法美外國干涉軍與之配合,從各戰線發起聯合進攻。
在東線,紅軍只有10萬兵力,而且分佈在廣闊的戰線上。在敵人強大的進攻下,紅軍作戰失利,被迫向窩瓦河退卻。
4月初,高爾察克的部隊逼近喀山、辛比爾斯克和薩馬拉。
形勢萬分危急!這時候,蘇俄黨和政府決定集中力量首先消滅最主要的敵人高爾察克。
紅軍總指揮部決定將東線的紅軍分為戰略集團,即北部軍隊集群和南部軍隊集群。其中南部軍隊集群為主力,指揮員是著名的伏龍芝,下轄第1、第4和第5集團軍。
伏龍芝上任伊始就提出,紅軍不能被動地一退再退,應當集中力量儘快奪回戰略主動權,挫敗敵人的鋭氣。
根據當時的戰場形勢,伏龍芝果斷地決定:以一部分兵力拖住正面的高爾察克主力,同時以主力全力打擊高爾察克伸得過長的左翼。
在伏龍芝的指揮下,紅軍逐漸扭轉了被動局面,走向了勝利之路。
2第一次交鋒朱可夫所在的莫斯科騎兵第 1師,隷屬於伏龍芝部隊的南部軍隊集群。年輕的朱可夫也因而有幸在這位傑出的軍事家的麾下衝鋒陷陣。
1919年春,朱可夫所在騎兵團接到命令,要求該團立刻向東線推進。
四年帝國主義戰爭破壞了俄國這個工業落後的農業國。由於缺乏勞動力和原料,許多工廠還在沙皇時代就關了門。絶大多數的鐵礦、煤炭、石油、棉花,大約 3/4的生鐵、鋼、糖及大部分穀物,都正好出產在被干涉軍和白匪佔領的地區。只是由於黨和人民做了最大的努力,才得以組織好紅軍的供應。
在組織供應時,曾用最大努力始終機動使用這有限的物資技術資源,將它們運往決定着國家命運的地方。因為那時最為需要的東西,如金屬、燃料、衣服、穀物,都極為缺乏。
從莫斯科開來的騎兵第 4團的紅軍戰士,一到葉爾紹夫車站,從車廂下來就擁向附近的集市。由於供應不足,戰士們在莫斯科餓得夠嗆,他們買了大圓麵包,狼吞虎嚥地吃起來。這樣,不少人得了病。這是可以理解的,要知道,那時,在莫斯科每人每天只能領到 1/4俄磅質量低劣的麵包,加上點馬肉湯或魚湯。
他們親身體驗到莫斯科、彼得堡和其他城市勞動人民挨餓的情況,以及紅軍供應惡劣的情況,因此,他們對富農、反革命哥薩克和干涉軍充滿了階級仇恨。這種情況更激發了紅軍戰士對敵人的仇恨,使他們堅定地投入決定性的搏鬥中。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