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朱可夫傳 第 12 頁


關於圖哈切夫斯基,朱可夫他們曾聽到過許多讚揚他的話,特別是讚揚他的戰役戰略才能。戰士們都非常高興,有這樣一位有才幹的統帥來領導他們。朱可夫第一次見到圖哈切夫斯基是他到他們獨立騎兵第14旅來的時候,在坦波夫希納的熱爾達夫卡車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12 / 50)

關於圖哈切夫斯基,朱可夫他們曾聽到過許多讚揚他的話,特別是讚揚他的戰役戰略才能。戰士們都非常高興,有這樣一位有才幹的統帥來領導他們。
朱可夫第一次見到圖哈切夫斯基是他到他們獨立騎兵第14旅來的時候,在坦波夫希納的熱爾達夫卡車站上。當他與旅長談話時,朱可夫在場。從他的談話中可以看出他具有指揮大規模戰役的豐富知識和經驗。

在討論了他們旅當前的行動後,圖哈切夫斯基又和戰士、指揮員談話。他對於誰在哪兒打過仗,部隊和居民的情緒如何,他們在當地居民中做過哪些有益的工作等,都很關心。
圖哈切夫斯基在離開部隊前,他對大家說:「列寧認為,必須儘快肅清富農的叛亂和他們的叛匪武裝。你們肩負重大的任務。應當盡一切可能,儘量快、儘量好地完成任務」當時朱可夫哪能想到,幾年以後他會在國防人民委員部裡討論蘇軍戰術理論原則時又見到圖哈切夫斯基!……
自從任命圖哈切夫斯基為部隊總指揮後,與匪徒的鬥爭就有了周密的計劃。19213月,最後殲滅安東諾夫匪幫的戰鬥打響了。朱可夫的連隊參加了在維亞佐瓦亞·波奇塔村的戰鬥。這一仗打得異常艱苦,朱可夫對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35日清晨,偵察兵在距村子10公里外的地方發現了大約3000名敵騎兵。騎兵第 14旅立刻出動,朱可夫所在第 1團被部署在旅縱隊的左側,向前開進。走了不到5公里,朱可夫連就同二百多名安東諾夫騎兵相遇。短暫的交火之後,雙方展開了激烈的白刃戰。
在戰鬥中,一名匪徒從未可夫後側射倒了他的戰馬。馬摔倒時,把朱可夫壓在下面。那名匪徒惡狠狠地衝上前,舉刀待砍。就在這危急時刻,連指導員諾切夫卡及時趕到,一刀劈死了這個匪徒,把朱可夫從刀口下救了出來。
戰鬥正在進行中,朱可夫他們發現又一夥匪軍騎兵正在向他們側後迂迴。面對敵優我劣的不利形勢,第 1團決定撤回村子裡,將敵人誘至對其不利的地形再行殲滅。朱可夫連擔任了掩護全團撤退的任務。
面對敵人的猖狂進攻,朱可夫打得沉着冷靜。他且戰且退,很好地完成了掩護全團撤退的任務。最後,自己也撤回村子裡。
匪徒也逼了過來。在戰鬥中,朱可夫為了從匪徒手中奪回一挺機槍,縱馬衝進一夥敵軍中間。激戰中,朱可夫的馬又被子彈射中,朱可夫只好下馬徒步戰鬥。

敵軍紛紛湧上前來,準備活捉朱可夫。這時,又是指導員諾切夫卡領着幾名戰士衝過來,把朱可夫救了出去。
匪徒們最終被消滅了,朱可夫的連隊也損失慘重。由於在這次戰鬥中的突出表現,朱可夫獲得了他在紅軍中第一個重要榮譽——一枚紅星勛章
1922831日,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183號命令這樣寫道:192135日,在坦波夫省維亞佐瓦亞·波奇塔村附近的戰鬥中,獨立騎兵旅騎兵第1團第2連連長不顧敵人15002000名騎兵的衝擊,率領全連進行了 7小時的戰鬥,阻止了敵人的進攻。最後,他轉入反衝擊,經6次白刃格鬥,擊潰了匪徒。為此,授予他紅星勛章
1921年夏末,安東諾夫匪幫被最後殲滅。至此,新生的蘇維埃政權取得了國內戰爭的最後勝利。朱可夫也在這場殘酷的國內戰爭中經受了洗禮,成長為一名出色的紅軍指揮員。
第四章
軍中新星1零點起步國內戰爭結束後,蘇聯紅軍進入了大規模建設的新階段。為了重振已處于癱瘓狀態的國內經濟,蘇共中央決定減少軍費開支,裁減軍隊員額。這樣,到 1924年,整個武裝力量由國內戰爭時的550萬人驟減至56萬人。
在大規模裁軍的過程中,朱可夫被最後留了下來。
朱可夫自參加紅軍之日起,從一個普通士兵晉陞為排連長,他始終信守一條準則,那就是以身作則與士兵同甘共苦,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從零點起步,向更高的目標攀登。19226月至19233月,朱可夫先被調往騎兵第38團當連長,後來又被提升為薩馬拉騎兵第 7師第 40團副團長。在此期間,他堅守自己的人生準則,克服種種困難,以飽滿的熱情投入到他所獻身的軍隊建設事業中去。
當時在紅軍大多數部隊中,還不具備軍人正常生活所必需的設備良好的兵營、首長住房、食堂、俱樂部和其他設施。他們分散在村子裡,住的是農民的小屋,做飯是行軍灶,馬匹拴在院子裡。那時他們都認為,這樣的生活條件是正常的,因為國家正經受着巨大的困難。
部隊的領導幹部大多是年輕力壯、精力充沛、意志堅強的人。再者,他們大多數是單身漢,除了工作以外,沒有什麼牽掛。他們興高采烈地工作,每晝夜工作1516小時,但要把各種各樣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仍感到時間不夠。
1923年春天,朱可夫接到師司令部的電話通知,要他去見師長。原因不明,應當承認,當時他多少有點緊張,是不是出了什麼錯?
師長卡希林熱情地接待了他,請他喝茶,長時間地詢問他們團戰鬥和戰術訓練的情況。後來,他又突然問朱可夫道:“你看,我們對騎兵的訓練是否符合未來戰爭的需要?
對未來戰爭你是怎麼看的?”
這個問題在朱可夫看來很複雜。他臉紅了,一下子回答不上來。很明顯,師長看出了他有些慌張,耐心地等他鎮靜下來。
朱可夫回答說:「為了按現代要求來訓練部隊,我們指揮員還很缺乏必要的知識和技能。我們現在是按着在舊軍隊所學的來教部屬的。為了能很好地訓練部隊,必須用現代軍事知識武裝領導幹部。」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