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藏書 勵志 商業 經濟 行銷 文學 趨勢 哲學 歷史 傳記 文化 國學 名著 古典 自傳 親子 哲學 散文 成功 人格 價值 文學史 中國史 詞曲 中國哲學 古詩 寓言 翻譯詩 感情 其他小說 健康 西洋史 古文 政治 戲劇 生活 疾病 企管 科學 武俠 心理 其他 白話文 商業 文學理論 醫學 風土人文 佛教 學齡前 經濟學 社會紀錄 史學論述 文學評論 社會學 休閒娛樂 政治事件 手記隨筆 推理懸疑 企業家 中國現代史 哲學家 小傳

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與創作廣場
    帳號  

幽夢影 第 1 頁


按讚收藏   

《幽夢影》 張潮 《幽夢續影》 [清] 朱錫綬幽夢影  張潮幽夢影序(一)‧‧余窮經讀史之餘,好覽稗官小說,自唐以來不下數百種。不但可以備考遺志,亦可以增長意識。如游名山大川者,必探斷崖絶壑;玩喬松古柏者,必采秀草幽花。使耳 ...
作者:張潮 / 頁數:(1 / 8)

《幽夢影》 張潮 《幽夢續影》 [清] 朱錫綬
幽夢影  張潮

幽夢影序(一)
余窮經讀史之餘,好覽稗官小說,自唐以來不下數百種。不但可以備考遺志,亦可以增長意識。如游名山大川者,必探斷崖絶壑;玩喬松古柏者,必采秀草幽花。使耳目一新,襟情怡宕。
此非頭巾能戴、章句腐儒之所知也。
故余于詠詩譔文之暇,筆錄古軼事、今新聞,自少至老,雜着數十種。如《說史》、《說詩》、《黨鑒》、《盈鑒》、《東山談苑》、《汗青余語》、《硯林不妄語》、《述茶史補》、《四蓮花齋雜錄》、《曼翁漫錄》、《禪林漫錄》、《讀史浮白集》、《古今書字辨訛》、《秋雪叢談》、《金陵野抄》之類,雖未雕版問世,而友人借抄,幾遍東南諸郡,直可傲子云而睨君山矣!
天都張仲子心齋,家積縹緗,胸羅星宿,筆花繚繞,墨沉淋漓。其所著述,與余旗鼓相當,爭奇鬥富,如孫伯符與太史子義相遇于神亭;又如石崇、王愷擊碎珊瑚時也。
其《幽夢影》一書,尤多格言妙論。言人之所不能言,道人之所未經道。展味低徊,似餐帝漿沆瀣,聽鈞天之廣樂,不知此身在下方塵世矣。至如:
律己宜帶秋氣, 處世宜帶春氣。

婢可以當奴, 奴不可以當婢。

無損于世謂之善人,有害于世謂之惡人。
尋樂境乃學仙, 避苦境乃學佛。
超超玄着,絶勝支許清談。
人當鏤心銘肺,豈止佩韋書紳而已哉!
曼持老人余懷廣霞制
幽夢影序(二)
心齋所著書滿家,皆含經咀史,自出機杼,卓然可傳。是編是其一臠片羽,然三纔之理,萬物之情,古今人事之變,皆在是矣。

顧題之以夢且影雲者,吾聞海外有國焉。夜長而晝短,以晝之所為為幻,以夢之所遇為真;又聞人有惡其影而欲逃之者。然則夢也者,乃其所以為覺;影也者,乃其所以為形也耶
廣叟辭之隱語,言無罪而聞足戒,是則心齋所為盡心焉者也。讀是編也,其可以聞破夢之鐘,而就陰以息影也夫!
江東同學弟孫致彌題
幽夢影序(三)
張心齋先生,家自黃山,纔奔陸海。丹榴賦就,錦月投懷;芍藥辭成,敏花作饌。蘇子瞻『十三樓外』,景物猶然;杜枚之『廿四橋頭』,流風仍在。靜能見性,洵哉人我不間而喜瞋不形!弱僅勝衣,或者清虛日來而滓穢日去。
憐才惜玉,心是靈犀;綉腹錦胸,身同丹鳳。花間選句,盡來珠玉之音;月下題詞,已滿珊瑚之笥。豈如蘭台作賦,僅別東西;漆園著書,徒分內外而已
哉!
然而繁文艷語,止才子余能;而卓識奇思,誠詞人本色。若夫舒性情而為著述,緣閲歷以作篇章,清如夢室之鐘,令人猛省;響若尼山之鐸,別有深思。則《幽夢影》一書 誠不能已于手舞足蹈、心曠神怡也!
其雲『益人謂善,害物謂惡』感彷彿乎外王內聖之言;又謂『律己宜秋,處世宜春』,亦陶溶乎誠意正心之旨。他如片花寸草,均有會心;遙水近山,不遺玄想。息機物外,古人之糟粕不論;信手拈時,造化之精微入悟。湖山乘興,盡可投囊;風月維潭,兼供揮麈。
金繩覺路,宏開入夢之毫;寶筏迷津,直渡文長之舌。以風流為道學,寓教化于詼諧。
為色為空,知猶有這個在;如夢如影,且應做如是觀。
曼持老人余懷廣霞制
幽夢影序(四)
記曰:『和順積于中,英華髮于外。』
凡文人之立言,皆英華之發於外者也。無不本乎中之積,而適與其人肖焉。是故其人賢者,其言雅;其人哲者,其言快;其人高者,其言爽;其人達者,其言曠;其人奇者,其言創;其人韻者,其言多情思。張子所云:
對淵博友如讀異書,對風雅友如讀名人詩文,對謹飭友如讀聖賢經傳,對滑稽友如閲傳奇小說。
正此意也。
彼在昔立言之人,到今傳者,豈徒傳其言哉!傳其人而已矣。今舉集中之言,有快若并州之剪,有爽若哀家之梨,有雅若鈞天之奏,有曠若空谷之音;創者則如新錦出機,多情則如游絲裊樹。
以為賢人可也,以為達人、奇人可也,以為哲人可也。譬之瀛洲之木,日中視之,一葉百形。
張子以一人而兼眾妙,其殆瀛木之影歟
然則閲乎此一編,不啻與張子晤對,罄彼我之懷!又奚俟夢中相尋,以致迷不知路,中道而返哉!
同學弟松溪王 拜題
幽夢影
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
經傳宜獨坐讀,史鑒宜與友共讀。
無善無惡是聖人,善多惡少是賢者,善少惡多是庸人,有惡無善是小人,有善無惡是仙佛。
天下有一人知己,可以不恨。不獨人也,物亦有之。如:菊以淵明為知己,梅以和靖為知己,竹以子猷為知己,蓮以濂溪為知己,桃以避秦人為知己,杏以董奉為知己,石以米顛為知己,荔枝以太真為知己,茶以盧仝、陸羽為知己,香草以靈均為知己,□上草下專鱸以季鷹為知己,蕉以懷素為知己,瓜以邵平為知己,鷄以處宗為知己,鵝以右軍為知己,鼓以禰衡為知己,琵琶以明妃為知己。一與之訂,千秋不移。
若松之於秦始,鶴之於衛懿,正所謂不可與作緣者也。
為月憂雲,為書憂蠹,為花憂風雨,為才子佳人憂命薄,真是菩薩心腸。
花不可以無蝶,山不可以無泉,石不可以無苔,水不可以無藻,喬木不可以無藤蘿,人不可以無癖。
春聽鳥聲,夏聽蟬聲,秋聽蟲聲,冬聽雪聲;白晝聽棋聲,月下聽簫聲;山中聽松聲,水際聽欸乃聲,方不虛生此耳。若惡少斥辱,悍妻詬誶,真不若耳聾也。
上元須酌豪友,端午須酌麗友,七夕須酌韻友,中秋須酌淡友,重九須酌逸友。
鱗蟲中金魚,羽蟲中紫燕,可雲物類神仙。正如東方曼倩避世,金馬門人不得而害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