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藝苑卮言    P 7


作者:王世貞
頁數:7 / 19
類別:文學評論

 

藝苑卮言

作者:王世貞
第7,共19。
」「苞有三櫱,莫遂莫達。九有有截,韋顧既代,昆吾夏桀。」「撻彼殷武,奮伐荊楚,★入其阻。」「赫赫厥聲,濯濯厥靈。
壽考且寧,以保我後生。」
詩旨有極含蓄者、隱惻者、緊切者,法有極婉曲者、清暢者、峻潔者、奇詭者、玄妙者。《騷》賦古選樂府歌行,千變萬化,不能出其境界。吾故摘其章語,以見法這所自。其《鹿鳴》、《甫田》、《七月》、《文王》、《大明》、《綿》、《棫樸》、《旱麓》、《思齊》、《皇矣》、《靈台》、《下武》、《文王》、《生民》、《既醉》、《鳧鷖》、《假樂》、《公劉》、《卷阿》、《烝民》、《韓奕》、《江漢》、《常武》、《清廟》、《維天》、《烈文》、《昊天》、《我將》、《時邁》、《執競》、《思文》,無一字不可法,當全讀之,不覆載。
古逸詩箴銘謳謡之類,其語可入《三百篇》者:「翹翹車乘,招我以弓。豈不欲往,畏我友朋。」「君子有酒,小人鼓缶。」「雖有絲麻,無棄菅蒯。

雖有姬姜,無棄蕉萃。」「祈招之愔愔,式昭德音。思我王度,式如玉,式如金。」「俟河之清,人壽幾何?」「馬之剛矣,轡之柔矣。
馬亦不剛,轡亦不柔。志氣麃麃,取予不疑。」「棠棣之華,翩其反而。豈不爾思,室是遠而。」「魚在在藻,厥志在餌。」「九變復貫,知言之選。」「皎皎練絲,在所染之。」——右逸詩
「立我烝民,莫匪爾極。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康衢》「黃之池,其馬★沙。皇人威儀。
黃之澤,其馬★玉。皇人受谷。」「白雲在天,山★自出。」《白雲》
——右謡
「卿雲爛兮,★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卿雲》「南山有烏,北山有張羅。烏自高飛,羅當奈何!」《烏鵲》「日月昭昭兮寢已馳,與子斯兮蘆之漪。」《漁父》
——右歌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之子于歸,遠送於野。」《漪蘭》「隴頭流水,流離四下。念我行役,飄然曠野。」《隴頭》

——右操
「皇皇惟敬口,口生垢,口戕口。」口「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溺於淵,猶可游也。溺於人,灑中救也。」★盤「毋曰胡傷,其禍將長。」楹「一命而僂,再命而傴,三命而俯,循牆而走,亦莫敢余侮。★於是,粥於是,以★余口。」鼎
——右銘
「荷花長耜,耕彼南畝。四海俱有。」舜祠田「皇皇上天,照臨下土。集地之靈,降甘風雨。
庶物群生,各得其所。」用祭天
——右辭
「鳳凰于飛,和鳴鏘鏘。有媯之後,將育於姜。」懿氏
——右繇
「涓涓不塞,將為江河。」黃帝語「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遊一豫,為諸侯度。」「畏首畏尾,身其餘幾。」
——右諺
漢魏人詩語,有極得《三百篇》遺意者,謾記於後:「非惟雨之,又潤澤之。非惟徧之,我汜布濩之。」「般般之獸,樂我君囿。」「總齊群邦,以翼大商。
迭彼大彭,勛績惟光。」「誰謂華高,企其齊而。誰謂德難,厲其其庶而。」「金支秀華,庶眊翠旌。」「王侯秉德,其鄰翼翼,顯明昭式。」「惟德之臧,建侯之常。」「如山如岳,嵩如不傾。如江如河,澹如不盈。」「大海蕩蕩,水所歸。高賢愉愉,民所懷。」「陽春布德澤,萬物生光輝。」此二《雅周頌》和平之流韻也。
「犖犖紫芝,可以療饑。」「月出皎兮,君子之光。君有禮樂,我有衣裳。」「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衣帶日以緩。」「清商隨風發,中曲正徘徊。」「秋蟬鳴樹間,玄鳥逝安適。」「棄我如遺蹟。」「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弦急知柱促。」「去者日以疏,來者日以親。」「愁多知夜長。」「著以長相思,緣以結不解。」「出戶獨徬徨,憂思當告誰。」「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絶。」「不惜年往,憂世不治。」「山不厭高,海不厭深。」「海水知天寒。」「入門各自媚。」「豈伊不虔,思于天衢。豈伊不懷,歸於枌榆。天命不慆,疇敢以渝。」「自惜袖短,內手知寒。」「憂來無方,人莫之知。」「徬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民之多僻,政不由己。」「泳彼長川,言息其滸。
陟彼高岡,言刈其楚。」此《國風》清婉之微旨也。「靈之來,神哉沛。先以雨,般裔裔。」「志俶儻,精權奇。籋浮雲,晻上馳。」「今安匹,龍為友。」「臨高台以軒。」「江有香草目以蘭。」「昌樂肉飛。」「采虹垂天。」「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日月之行,若出其中。」「孤獸走索群,啣草不遑食。」「世無萱草,令我哀嘆。」此秦齊變風奇峭之遺烈也。
秦始皇時,李斯所撰《嶧山碑》,三句始下一韻,是《采{艹巳}》第二章 法。《‧郎芽台銘》,一句一韻,三句一換,是老子「明道若昧」章法。
太公《陰謀》有《筆銘》,云:「毫毛茂茂,葉記月切陷水可脫,陷文不活。」于鱗取之。余謂其言精而辭甚美,然是鄧析以後語也。「毫毛茂茂」,是蒙恬以後事也,必非太公作。
屈氏之《騷》,《騷》之聖也。長卿之賦,賦之聖也。一以風,一以頌,造體極玄,故自作者,毋輕優劣。
《天問》雖屬《離騷》,自是四言之韻,但詞旨散漫,事蹟惝怳,不可存也。
延壽《易林》、伯陽《參同》,雖以數術為書,要之皆四言之懿,《三百》遺法耳。
楊用修言《招魂》遠勝《大招》,足破宋人眼耳。宋玉深至不如屈,宏麗不如司馬,而兼撮二家之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