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石遺室詩畫 第 1 頁


石遺室詩話陳衍撰●卷一一、乙酉之春,鄭蘇堪孝胥歸自金陵。嘗借余鍾嶸《詩品》,因謂余曰: 「盍仿其例,作《唐詩品》?」後數年,旅食上海,聞蜀人宋蕓子 ...
作者:陳衍 / 頁數:(1 / 176)


石遺室詩話

陳衍撰

●卷一


一、乙酉之春,鄭蘇堪孝胥歸自金陵。嘗借余鍾嶸《詩品》,因謂余曰:
「盍仿其例,作《唐詩品》?」後數年,旅食上海,聞蜀人宋蕓子育仁撰有《唐詩品》,從葉損軒《大莊》處翻閲之,非吾意中之《唐詩品》也。又數年,戊戌客武昌張廣雅督部所,子培、蘇堪繼至。夏秋多集兩湖書院水亭、水陸街姚園、墩子湖安徽會館,多言詩。子培欲余記所言為詩話。
自是,易中實《順鼎》、
曾重伯《廣鈎》、陳伯嚴《三立》諸人,遇則急詢詩話,而余實未之為也。
二、道咸以來,何子貞《紹基》、祁春圃《窩藻》、魏默深《源》、曾滌生《國藩》、歐陽碉東《輅》、鄭子尹《珍》、莫子‧友芝諸老始喜言宋詩。何、鄭、莫皆出程春海侍郎《恩澤》門下。湘鄉詩文字皆私淑江西。洞庭以南,言聲韻之學者稍改故步,而王壬秋《‧運》則為《騷》《選》、盛唐如故。
都下亦變其宗尚張船山、黃仲則之風,潘伯寅、李蒓客諸公稍為翁覃溪,吾鄉林歐齋布政《壽圖》亦不復為張亨甫,而學山谷。嗣後,樊榭、定盒,浙派中又分兩途矣。
三、丙戌在都門,蘇堪告余,有嘉興沈子培者,能為「同光體」。同光體者,
余與蘇堪戲目同光以來詩人不專宗盛唐者也。見子培數詩,雅健付意理。後十年相見,索舊作,皆棄斥,無—存者。余謂:「君博探群書,冶史學,泊西北輿地。
余亦喜冶考據之學。其實皆為人作計,無與己事。作詩尚是自家意思,自家言說。」
子培意不能無動,間一為之。次年,余移居水陸街,君居姚園,相去不數武。秋冬,病瘧寒,困臥,遂日有所作,或一日數誇示之,或夜三四鼓猶打門送詩。不兩三月,已積百餘首,多可存。
中有《威靈仙》、《金鷄那霜》二詩,至佳妙,為《梁節‧》持去,不復得矣。時余有《冬述四首示子培》,其一云:“詣談無晨昏,積雨斷還往。泥塗敗馳道,搏躍可過顯。昨聞東山下,寒色足泱漭。
千松聚一壑,中有一泉響。稍為群赭山,一洗粗獷。駕言思出遊,懷哉幾吾黨。梁公《節‧》勞教授,鄭老蘇堪疲鞅掌。
寬間尚有子,合作馬曹賞。卻思去年雪,

招手鶴樓上。薄寒中背呂,拳曲不可強。波及居士裝,披蓑代鶴氅。今年詩逐瘧,
破膽到蜩炳。烏頭時為帝,腰腳藉稍養。屢期閲市行,且抱樊口想。稍晴具三餐,
聊用適莽蒼。”其二云:“與子既南來,夏甑遭蒸炊。屋旁有廢圃,徼幸南風吹。
露宿息喘汗,稍蘇星漢移。風濕作薄癬,爬搔遍膚肌。先生屋打頭,相從對念 ‧屍。藏冰渺北陸,浮瓜非南皮。
借問清涼散,寄書鄭當時。答言生地黃,搗之以終葵。焦焚至毒時。沃之聊數匙。
皖公有鄉祠,百畝環荷池。追涼仍揮汗,薄啜荷葉糜。蔚然苻婁庭,移居惜微遲。石台撫雙梧,涼露忽已滋。
子由將北行。瘦馬不獨騎。追送平山堂,茱萸仍分持。虐寒豈杵臼?乃以秋為期。
淨名久默然,
文字禪在茲。”其三云:“往余游京華,鄭君過我邸。告言子沈子,詩亦同光體。
雜然見贈答,色味若粢醴。十年始會面,輟《樂》正讀《禮》。從之索舊作,發篋空如洗。能者不自珍,翻悔筆輕Г。
我言詩教微,百喙乃爭啟。風雅道殆喪,龐言天方癬。內輕感外重,怨悱遂醜詆。何人抱微尚,不絶似追蠡?宋唐皆賢劫,
勝國空祖禰。當涂逮典午,導江僅至灃。先生特自牧,頗謂語中綮。年來積懷抱,
發氵曳出根柢。雖肆百態妍,石瀨下見底。我雖不曉事,老去目未眯。諒有古性情,汨汨任有イ。”
第四首不言作詩事。
四、子培有《寒雨積悶,雜書遣懷,襞積成篇。為石遺居士一笑》詩,八十餘韻,余與君論詩語,略具其中。詩云:“寒‧如覆盂,漏天不可補。曜靈避面久,畏客牢鍵戶。
<黑詹>Ъ江海蒸,衤參糹麗霰霄聚,閉關且何事?臥聽簾溜 氵予。繼續綴殘更,‧空‧轢虛‧。失行雁濡翼,噤曉鷄上距。水官厲威嚴,雨師從呂鉅。
盡收天一氣,並作銀潢抒。代雲不成馬,衛蛛空飲甄。河亡九里潤,海溢萬家滬。南朔相倚伏,亢霪不均普。
物物固難量,賤天奈何許?雌風四維來,
龍具不能禦。了無喁于唱,亦不土囊怒。翕習慣投隙,披拂僅如縷。俄焉目中曠,
帔若負屍疰。老妻頗多智,裝棉劑吳楚。臧蚶燕趙產,縮肭甚饑鼠。固知廣川谷,
實有異寒暑。荊南五月來,炙熱劇烹煮。伏金骨俱爍,秋暴背其腐。商飆一泠汰,
暫得寬腸肚。甯復此愁霖,而兼濕寒茹。不憂灶生怠,將恐皿為蠱。橘枳改柯實,
蜃爵紛介羽。嗟惟人不化,何用適風土?狐裘故黃黃,掩形不如褚。清川浴垢疥,
焉事資章甫?西園蕃草木,花葉故舉舉。噶花實非梅,滇茶詎能苦?蹉蹉老櫧樹,
占地凍不瘕。旁有南燭實,浪稱仙飯糈。名雖疏藥錄,味不廁菱‧。鮮鮮若新沐,
風檻群媚嫵。茲族畏霜乾,徹幸且滿渭。甯知膏澤贏,蝎蝎益孳乳。窮陰未肯釋,
蹙頭唏老圃。陳君泥滑滑,稅輿踐今雨。幽室共盤闢,高吟忽揚。長舒汲古綆,高‧廣克敵弩。
相君筆削資,談笑九流敘,乃知古詩人,心門日迎拒。程馬蛻形骸,杯盤代尊俎。莫隨氣化運,孰自喙鳴主?開天啟疆域,元和判州部。奇出日恢今,高攀不輸古。
韓白劉柳騫,郊島賀籍仵。四河道昆極,萬派播溟渚。唐余逮宋興,師說一香炷。勃興元‧賢,奪嫡西江祖。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