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全唐詩話 第 1 頁


全唐詩話 [宋]尤袤●原序余少有詩癖。歲在甲午,奉祠湖曲,日與西方勝游,專意吟事,大概與唐人詩誦之尤習。間又褒話錄之纂記,益朋友之見聞,匯而書之,名曰《全唐詩話》。未幾,驅馳於外,此事便廢,邇來三十有八年矣。今又蒙恩便養湖曲,因 ...
作者:尤袤 / 頁數:(1 / 44)

全唐詩話 [宋]尤袤
●原序

余少有詩癖。歲在甲午,奉祠湖曲,日與西方勝游,專意吟事,大概與唐人詩誦之尤習。間又褒話錄之纂記,益朋友之見聞,匯而書之,名曰《全唐詩話》。
未幾,驅馳於外,此事便廢,邇來三十有八年矣。今又蒙恩便養湖曲,因理故篋,復得是編。披覽慨然,恍如疇昔浩歌縱談時也。唐自貞觀來,雖尚有六朝聲病,而氣韻雄深,‧‧古意。
開元、元和之盛,遂可追配《風雅》。迨會昌而後,刻露華靡盡矣。往往觀世變者於此有感焉。徒詩云乎哉!咸淳辛未重陽日遂初堂書

●卷一


○太宗


貞觀六年九月,帝幸慶善宮,帝生時故宅也。因與貴臣宴,賦詩。起居郎請平宮商,被之管弦,命曰《功成慶善樂》。使童子八佾為九功之舞,大宴會,與《破陣舞》偕奏于庭。
帝嘗作宮體詩,使虞世南賡和。世南曰:「聖作誠工,然體非雅正,上有所好,下必有甚焉。恐此詩一傳,天下風靡,不敢奉詔。」帝曰:「朕試卿爾。」
後帝為詩一篇,述古興亡。既而嘆曰:「鐘子期死,伯牙不復鼓琴。朕此詩何所示邪?」敕褚遂良即世南靈座焚之。
貞觀二十年秋,帝幸靈州。時破薛延ヌ,回紇諸部遣使入貢,乞置官司。上為詩序其事,曰:「雪恥酬百王,除凶報千古。」公卿請勒石于靈州,從之。

○高宗



太平公主,武后所生,後愛之傾諸女。帝擇薛紹尚之。假萬年縣為婚館,門隘不能容翟車,有司毀垣以入。自興安門設燎相屬,道樾為枯。
當時群臣劉‧之詩云:「夢一作蔓。梓光青陛,‧桃藹紫宮。」元萬頃云:「離元應春夕,帝子降秋期。」任希古云:「帝子升青陛,王姬降紫宸。」郭正一云:「桂宮初服冕,蘭掖早生笄。」皆納妃出降之意也。

○中宗


《九月九日幸臨渭亭登高作》云:「九日正乘秋,三杯興已周。泛桂迎樽滿,吹花向酒浮。長房萸早熟,彭澤菊初收。何藉龍沙上,方得恣淹留。」時景龍三年也。序云:「陶潛盈把,即浮九醖之歡;畢卓持螯,須盡一生之興。人題四韻,同賦五言,其最後成,罰之引滿。」韋安石得「枝」字云:「金風飄菊蕊,玉露泫萸枝。」蘇瑰得「暉」字云:「恩深答效淺,留醉奉宸暉。」李嶠得「歡」字云:「令節三秋晚,重陽九日歡。」蕭至忠得「餘」字云:「寵極萸房遍,恩深菊酎餘。」竇希‧得「明」字云:「九辰陪聖膳,萬歲奉承明。」韋嗣立得「深」
字云:「願陪歡樂事,長與歲時深。」李迥秀得「風」字云:「霽‧開曉日,仙藻麗秋風。」趙彥伯得「花」字云:「簪掛丹萸蕊,杯銜紫菊花。」楊廉得「亭」
字云:「遠日瞰秦‧,重陽坐灞亭。」岑羲得「?」字云:「爰豫矚秦‧,‧高臨灞‧。」盧藏用得「開」字云:「萸依‧裡發,菊向酒邊開。」李鹹得「直」
字云:「菊黃迎酒泛,松翠凌霜直。」閻朝隱得「筵」字云:「簪紱趨皇極,笙歌接禦筵。」沈‧期得「長」字云:「臣歡重九慶,日月奉天長。」薛稷得「歷」
字云:「願陪九九辰,長奉千千歷。」蘇‧得「時」字云:「年數登高日,延齡命賞時。」李‧得「濃」字云:「捧篋萸香遍,稱觴菊氣濃。」馬懷素得「酒」
字云:「蘭將葉布席,菊用香浮酒。」陸景初得「臣」字云:「登高識漢苑,問道侍軒臣。」韋元旦得「月」字云:「‧物開千里,天行乘九月。」李適得「高」
字云:「禁苑秋光入,宸遊霽色高。」鄭南金得「日」字云:「風起韻虞弦,‧開吐堯日。」于經野得「樽」字云:「桂筵羅玉俎,菊醴泛芳樽。」盧懷慎得「還」字云:「鶴似聞琴至,人疑宴鎬還。」是宴也,韋安石蘇瑰詩先成。于經野盧瑰慎最後成,罰酒。
十月,帝誕辰。內殿宴群臣,聯句:“潤色鴻業寄賢才,帝雲。叨居右弼愧鹽梅。(李嶠。
)運籌帷幄荷時來,宗楚客。職掌圖籍濫蓬萊。劉憲。
兩司謬忝謝鐘、裴,崔‧。禮樂銓管效塵埃。鄭‧。陳師振旅清九垓,(趙彥昭。
)忻承顧問侍天杯。李‧。銜恩獻壽柏梁台,蘇‧。黃縑青簡奉康哉。
盧藏用。鯫生侍從忝王、枚,李‧。右掖司言實不才。(馬懷素。
)宗伯秩禮天地開,薛稷。帝歌難續仰昭回。宋之問。微臣捧日變寒灰,(陸景初。
)遠慚班、左愧游陪。”上官婕妤。帝謂侍臣曰:「今天下無事,朝野多歡,欲與卿等詞人,時賦詩宴樂,可識朕意,不須惜醉。」大學士李嶠宗楚客等跪奏曰:「臣等多幸,同遇昌期。
謬以不才,策名文館。思勵駑朽,庶礻卑河岳。既陪天歡,不敢不醉。」此後,每游別殿,幸離宮,駐蹕芳苑,鳴笳仙禁,或戚裡宸筵,王門卺席,無不畢從。
景龍四年正月五日,禦大明殿,會吐蕃騎馬之戲,因重為柏梁體聯句。帝曰:「大明禦宇臨萬方。」皇后曰:「顧慚內政翊陶唐。」長寧公主曰:「鸞鳴鳳舞向平陽。」安樂公主曰:「秦樓魯館沐恩光。」太平公主曰:「無心為子輒求郎。」
溫王重茂曰:「雄才七步謝陳王。」昭容上官曰:「當熊讓輦愧前芳。」吏部侍郎崔‧曰:「再司銓管恩何忘。」著作郎鄭‧曰:「文江學海思濟航。」考功員外郎武平一曰:「萬邦考績臣所詳。」著作郎閻朝隱曰:「著作不休出中腸。」
時上疑御史大夫竇從一、將作大匠宗晉卿素不屬文,未即令續。二人固請,許之。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