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貝多芬傳 第 10 頁


貝多芬到維也納去正是在1792年。他很有可能是應華爾德斯坦公爵的邀請而赴維也納的這一年,莫扎特去世,以便接受偉大的海頓的指導。這正如同一隻幼小的鷹需要一個比萊茵鎮更大的地方來伸展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10 / 63)

貝多芬到維也納去正是在1792年。他很有可能是應華爾德斯坦公爵的邀請而赴維也納的這一年,莫扎特去世,以便接受偉大的海頓的指導。這正如同一隻幼小的鷹需要一個比萊茵鎮更大的地方來伸展自己的翅膀一樣。華爾特斯坦公爵又請求皇帝允許貝多芬不因離開職位而停領薪金,這樣才不至于使他在宏大而舉目無親的維也納城受到饑餓和寒冷的威脅。
海頓也明白貝多芬的前程是無可限量的。當海頓于1790年聖誕節經過波恩時,他讓音樂會的管事約翰·彼得·沙羅門與自己一道前往倫敦。

這次,貝多芬是否已被介紹給海頓,已經弄不大明白了。但海頓從倫敦返回時仍經過了波恩,並被邀請到哥德斯堡參加了皇家音樂會。貝多芬在他面前演奏了一曲,而此曲目則正是海頓所熟悉並讚美的。經過短暫的思索,海頓就決定給這個少年鋼琴手授課。
這正是貝多芬求之不得的。他希望從海頓的身上學到更多的音樂藝術的精髓,自然不會輕易地放棄眼前這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更不會讓這寶貴的學習時光虛度。在未成為旅行鋼琴家前,他只有孜孜不倦地進行較系統的學習:自然,在此期間他也沒有音樂創作的作品問世。
華爾特斯坦公爵一眼就看出了事態變化的趨勢。也許,他可以稱作一位「業餘的預言家」。在離開此地的晚上,他讓一位朋友向貝多芬轉交了一張留言,叮囑他以後應做的那些事情:親愛的貝多芬:你應當到維也納去實現你的抱負了。……經過海頓的教誨,你再找一個適當的合作者,有了這些人的熱心幫助,你將從海頓的手中接過莫扎特的精神。
你的忠實朋友 華爾特斯坦波恩 17921029日如此崇高而偉大的理想,是一般人所不能想象的。而貝多芬卻在夢想著去實現它。
第四章
在「音樂之都」——維也納的前三年貝多芬正要動身開始他的旅程,戰爭在法國暴發了。戰事逐漸蔓延到萊茵州併進而影響到貴族們的生命和財產。軍隊向前線行進,許多貴族已在撤退了。科隆的皇帝也是其中之一。
宮中的一切貴重財物都被移到了杜塞爾多夫,為的是不遭到戰爭的破壞和劫掠。

毫無疑問,貝多芬對於這種社會的大變動不十分在意。他在科樸倫斯遇到的混亂情形,才使他注意到萊茵州已經燒起了戰火。
經過愛倫白拉特斯坦這座他母親誕生的市鎮時,貝多芬對哺育他成長的萊茵河投下了最後的一瞥;隨即,他日夜兼程,經過巴伐利亞,跨過紐倫堡,到達了奧地利邊境的巴薩、多瑙河的林堡;一周後,他抵達了維也納。
氣宇軒昂、雄偉宏大的城市對於一個波恩小鎮的市民而言,是何等的輝煌、壯觀啊!
帝王的宮廷、國家圖書館、大學的校園、寬敞的廣場,比起萊茵河畔的景緻自然又是一種風格。聖·司蒂芬大教堂美麗的塔尖有如一位傲視群雄的巨人。它真是一座了不起的建築,與科隆大教堂一樣高聳入雲。
貝多芬為了節省經濟上的支出,便在阿爾薩郊外的一個印書店主施特勞斯家裡住了下來。
施特勞斯的家接近古城堡。城堡的牆高達16米,站在這裡可以俯瞰維也納城。綠色的草地、密密的叢林讓人心曠神怡;清新的空氣,狹長的道路適宜人們作悠閒的散步……從田地中辛勤勞動歸來的農夫正在忙着卸下剛收穫的糧食和乾草。若到遠郊去走一走,會看到更廣闊的農田和豐收的葡萄園……貝多芬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熟悉這個郊區的小鎮,並做好一些必不可少的生活準備。
他租了一架鋼琴,買了一張寫字檯,一些咖啡和引火柴,並且第一次買了一件外衣、假髮、鞋子和絲織物——他現有的生活環境和生活物品較之 5年前好多了。他不像某些青年音樂家那樣,一到了音樂之都就有些糊塗起來。
22歲的貝多芬再不會輕易地產生自我羞愧感,言語也更為流暢,他能很自信地出入顯貴的家庭,使人對他產生興趣和好感。
華爾特斯坦沒有寫引薦信給自己在維也納的任何朋友,而是讓貝多芬自己去努力,去打開局面,儘管貝多芬多次受到海頓的稱讚。
然而,貝多芬不會再像從前那樣走在街上沒人注意了,時常,回到家中他還可以數一數自己掙來的銀幣。
貝多芬的外貌實在是平淡無奇,短小的身軀,外衣和褲子都是灰黃色的,臉上長着紅紅的青春痘,圍巾也不時髦,且顯得有些搭配不當,衣飾雖有了改變,但仍顯寒磣。他從不為自己穿了廉價的毛衣和講一口土氣的萊茵話而產生羞怯。他頭上戴着黑亮而蓬鬆的假髮,看上去似乎嚴肅有餘——這對於一個22歲的年輕人而言,多少有點令人發笑。然而,就在這個略顯生硬的外表下潛藏着一股粗獷力量,而讓人刮目相看。
然而,他畢竟不是那種長久地坐在家中等待幸福來臨的笨漢,充任鋼琴師,不過是他的權宜之計。
在維也納住了一年之後,貝多芬在給勞欣的信中談及回家鄉的可能性已很渺茫。他告訴勞欣:「你可知道你的朋友的生活已漸趨佳境,而他的幸福將掃去過去一切可怕的回憶?」貝多芬與勞欣談及這一年中所見到的、感受到的華麗而羅曼蒂克的生活。的確,他在維也納交上了好運,這似乎補償了他幼年時所遭遇到的苦楚。而維也納所帶給他的幸福,恐怕不是世俗的敏感人士所能想象得出來的。
據朋友們說,貝多芬在維也納,除了第一年中時常發脾氣外,其餘的時間則全部忙於音樂。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