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貝多芬傳 第 50 頁


有人說,《彌撒祭曲》本是發生在羅馬教堂的事件,是貝多芬帶了他的侄子去懺悔,並接受洗禮。但貝多芬否認此說,他是從拉丁文翻譯過來的,每一個字都經過仔細的考慮,以保證其含義真正對人類有意義。在草稿簿中,可以看出貝多芬的上帝觀念受着時間的影響。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50 / 63)

有人說,《彌撒祭曲》本是發生在羅馬教堂的事件,是貝多芬帶了他的侄子去懺悔,並接受洗禮。但貝多芬否認此說,他是從拉丁文翻譯過來的,每一個字都經過仔細的考慮,以保證其含義真正對人類有意義。
在草稿簿中,可以看出貝多芬的上帝觀念受着時間的影響。他的信條和神學觀念可能是從他自己以前所讀到的東西中猜想出來的,諸如他所引用的康德的詩句:「人的心中有道德的法律,頭頂之上有燦爛的天空。”還有從歌德的詩文中所摘的一段,是很費了一番心思寫成的,開頭是:“上帝是無形的,因為他不能被我所看見,他沒有任何形狀,但是從他所做的工作來看,我們可以說他是永生的、萬能的、全知的和無所不在的,他是多麼的偉大,一切慾望都沒有,他是崇高的;沒有人比他更偉大了。」

貝多芬的日記中也這樣寫着:「為了要寫真正的宗教音樂,我看了大部分的教堂歌唱音樂和現代翻譯的詩體,同時也研究了詩篇和讚美詩中的詩韻。為了藝術,犧牲一切不重要的社交活動,上帝在一切之上!因為他是永久的神,是全能者,指示出人類所作的善事和惡事……我將永遠地信任他。呵,上帝!請你做我的基石,我的光明,你,永遠是我信念所寄託的地方!」貝多芬想再作進一步的音律探試,巴哈給他的印象當然很深。這從他向出版商要巴哈的《B小調彌撒曲》中可以看出來。
他們的兩首彌撒曲主要的不同點就是巴哈的作品是抄襲從前舊作的形式與色彩,而貝多芬的作品始終帶有一些交響樂色彩,情感集中,並富於力量。貝多芬對每一個字都是生動地加以利用的。
貝多芬看到合適的素材就採用它,從各種不同的彌撒曲、追逸曲和四重奏中採取下來,根據自己的手法和目的加以應用。
貝多芬與出版商「雙重接洽出版」的所有作品,當以《彌撒祭曲》的接洽次數為最多,從來沒有一個藝術家對他最有野心的作品有過如此矛盾的允諾。
尚耶說這種接觸,「如見了鬼一般的多」。
到了1820318日,正是貝多芬的朋友魯道夫就任奧爾姆茲大主教一職之前兩天,貝多芬寫信給出版商辛姆洛克,要求為了這首未完成的樂譜而寄給自己 100弗洛林;同時也答應早日完成作品。但足足過了一年,出版商仍未收到樂譜。

18211112日,貝多芬寫道:「這首《彌撒祭曲》可能即將送出,但它必須要由我再仔細地看過。」作曲家的意思是想把此曲的價格抬高,便不顧他已答應過的辛姆洛克的諾言;同時,他又寫信給柏林的出版商舒裡辛格,要其出版這首《彌撒祭曲》,並且希望能夠早日得到回音,舒裡辛格也答應了。
1822726日,貝多芬又寫信給萊比錫的彼得,提起這首《彌撒祭曲》的事,並且說:「舒裡辛格以後不再從我這兒得到什麼的;他作弄了我,不說這一點,他根本不是接受這首《彌撒祭曲》的人。」但是,這幾句話並沒有阻止日後貝多芬與舒裡辛格磋商出版的問題。
823日,出版商阿爾泰利也接到了同樣的提議:「我所能做到的就是選擇了你,我不能信任其餘的人。」
辛姆洛克仍舊在催促貝多芬。但他在1822913日接到了貝多芬的一封驚人的信:「我有了4個出版商,其中最低的願出1000弗洛林。」
辛姆洛克的慷慨性格當然不會使他的工作受到虧損,雖然貝多芬和辛姆洛克商定的數目要比這小得多。但辛姆洛克還是接受了。貝多芬打算將《彌撒祭曲》交給他,並說:「我將立刻把原稿送到你那兒去,一個經過修改完善的樂譜或許會使你的出版事宜更方便些。」
不用說,樂譜是不會送去的。有兩個出版商都表示願意出1000弗洛林的價錢。貝多芬也不希望再超出此價。但他還是希望從辛姆洛克那兒得到1000弗洛林,因為他還是珍視波恩時代的朋友的友誼。
然而,貝多芬仍在重複着這種不負責任的承諾。到 11月間,他又寫信給彼得說:「這一次,你一定能收到曲子。”此時的貝多芬已寫了兩首彌撒曲,他所要決定的是送哪一首去為好。辛姆洛克也表示希望能夠得到其中的一首。
貝多芬如此答覆他:“你當然將接到即將完成的兩首偉大彌撒曲中的一首,其中之一是《升 C小調彌撒曲》,另一首是 D大調的。」
接着,貝多芬又有另一個彌撒曲的創作計劃。在 18231月或2月間,貝多芬寫信給每一個歐洲的君王答應送給他們各人一份「偉大《彌撒祭曲》的原稿」,但需付他50個金幣,以補償昂貴的印刷費用。但是,它卻始終未能出版。有 10個國家君主或團體接受了這個提議俄國、丹麥、普魯士、薩克松尼、托斯克尼、海薩·頓姆城的公爵夫人,俄國加力金和拉雪維爾王子、法蘭克弗的格雪立阿社團
《彌撒祭曲》第一次安排在俄國加力金王子那裡進行演出,貝多芬很滿意。但是,卻招來正在等着樂譜的其他國家、公國的大臣們的抗議。
儘管貝多芬也想出了一個新的理由來推卻、遮掩出版延誤的事,但任何一個皇帝、王公付了50個金幣而仍得等待着一首未聽過的彌撒曲,當然不會使他們高興的。
出版商對於貝多芬的希望仍舊保持着,直到18233月,他才交給辛姆洛克出版。貝多芬寫道:「除了你,另外有兩個人都希望有一首彌撒曲,我至少要寫 3首:第一首已完成了,第二首還沒有,第三首甚至于尚未動手;你若付給我1000金幣,你將得到這首彌撒曲。」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