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松下幸之助傳 第 34 頁


他認定,緊縮政策決不會帶來繁榮。要使國民經濟恢復活力,工商企業突飛猛進,人民生活安定富足,就必鬚生產再生產,消費再消費!有能力買東西的人應該多買東西,這才有利於及早實現經濟復甦。這些想法,堅定了松下買車的決心。他對推銷員說:「我可以買一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34 / 61)

他認定,緊縮政策決不會帶來繁榮。要使國民經濟恢復活力,工商企業突飛猛進,人民生活安定富足,就必鬚生產再生產,消費再消費!有能力買東西的人應該多買東西,這才有利於及早實現經濟復甦。
這些想法,堅定了松下買車的決心。他對推銷員說:「我可以買一輛。但是你知道,我不是腰纏萬貫的富豪,你得以最低價錢賣給我。」

對方也很乾脆:「就這樣吧,定價 15000元的大型轎車,打對摺賣給你。我們不圖賺錢,只想收回成本。」
但松下畢竟是生意人,他再次提出讓對方降價,最後以5800元成交。
長期騎慣單車的松下,第一次坐上自己的汽車,那心情自然不一樣。
當他乘着這輛豪華汽車在公路上兜風時,既感到威風,又隨時擔心出事。
這真是奇怪極了:過去無論是坐出租車還是坐別人的汽車都從來沒有這種想法,現在坐上了自己的車子,為什麼反而會感到不安呢?直到過了許久,這種感覺才慢慢消失。或許,這是因為他苦慣了,不慣于享福吧?
他不僅自己實行以消費促進繁榮的主張,也鼓勵別人這樣做。
一天,有位朋友對松下說:「去年我就想蓋一棟房子,請人設計好了,還估過價。可是現在整個經濟不景氣,政府號召節約。我在這個時候若是蓋房子,定會被人批評為不體時艱,可是如果不蓋,只怕以後物價上漲,再也蓋不成了。由於拿不定主意,才來請教你。」
松下回答說:「像你這麼有錢,什麼時候蓋都不會有困難。只是因為怕人議論就不蓋,這倒沒有必要。試想,像你這樣的富人都不蓋房子,木匠和泥水匠豈不會被餓死嗎?若是有人批評你蓋房子不合時宜,那是他自己不明事理,你可以不予理睬。你想想看,在目前的情況下,你蓋房子既能少花錢,又可為材料行提供財源,為工人提供工作機會,三全其美,這有什麼不好呢?”他停了一下,怕對方還有顧慮,又以自己買車之事為例:“就拿我買汽車來說,難道會沒有人議論嗎?可是我覺得,我既買到了便宜車,又節省了跑路的時間,提高了工作效率,這是很合算的事情。

如果一切有消費能力的人都根據自己的情況正常消費,市面上就不會這麼不景氣了。所以,我勸你及早動工修建,不要再猶豫了。經濟早晚會復甦,好時你會花更多的錢。」
7吞併橋本電器廠在這場經濟危機中,松下最有意義的一筆交易不是買車,而是買下橋本電器廠。
一天,松下接到報告:用人造樹脂生產收音機零件的橋本電器廠因經營不善,瀕于倒閉,希望能賣給松下。
在這之前,松下電器由於只生產一般配綫器具,其原料多半是石油製品,只有一小部分是陶器。而人造樹脂是一種新產品,很有發展前途。
因此,松下一聽橋本電器廠有意賣給他,就馬上派他內弟井植前去瞭解情況。
原來,該廠的廠長橋本是個很有才能的工程師。在收音機零件走俏之時,他推出用人造樹脂製造的零件,競爭少,銷路好,成本低,很賺了一筆錢,他的電器廠也從原來的幾個人發展到將近 100人。大概因為是賺錢太容易的緣故吧,他漸漸放鬆了經營,因而在目前的經濟危機中出現了周轉不靈等困難;如果再拖四五個月,就有倒閉的危險。橋本無法,見到松下事業興旺,又是同行,便打算把廠賣給松下。
松下以其長期的經營經驗判斷,如果待橋本電器廠破產的時候才去買,既可以少花錢,又便于獨資管理。但他是個厚道的人,不忍乘人之危,更不願見死不救,故作陷阱。於是決定立即着手談判收買這個工廠。
結果,把這個工廠改組成了一個股份公司。在其總值十萬元的資本中,松下買下大半部分,以便橋本償清債務。然後派其親戚龜山去當董事長,橋本任總經理兼廠長。
不久之後,松下就發現,橋本的經營方式與他的大不一樣,不斷同龜山發生摩擦。
但是,龜山是個很有魄力的人。他在人事方面進行了一系列必要的調整,在管理上也照松下的傳統實行了若干新措施,力圖既加強全體員工的整體觀念,又把每個人的職責規定得十分明確,使勤者受獎,懶者遭罰。不久,這個年年虧損的企業就出現轉機,扭虧為盈,成為該地的模範工廠之一。
但是新措施的實施遇到了重重障礙。由於橋本本人就不支持,原來的職工領班特別是部門負責人中有不少以各種或明或暗的方式抵制,有人甚至揚言要給龜山放血。
龜山在松下的支持下頂住了這些壓力,對全廠實行了徹底的整頓。
在這種情況下,橋本只好自動提請辭職。松下雖然表示遺憾,但是並未多加輓留:當感情與事業發生矛盾的時候,他總是一個堅定的事業至上者。
這或許是企業家同政治家與戰略家的最大共同之處吧?
8改變用人制度自從增添人造樹脂配綫部門之後,松下電器在同業中的聲望更高了。全國各地的銷售網逐步完善和加強,它們自己賺了不少錢,也有力地支持了松下電器。
這時,松下慢慢感覺到:本來是為自己做生意,現在也同時是為了別人;他的松下電器似乎變成了企業界共有的松下電器,變成了眾人暫時委託他管理的工廠。他覺得自己的責任比過去重大多了,非得好好經營不可。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