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林肯傳 第 51 頁


人分配40英畝土地和一頭騾子。他宣稱:「戰爭一爆發,我就主張武裝黑人,武裝叛亂分子的奴隷,作為消滅這些叛亂分子的惟一措施,此外,任何途徑都是行不通的。”史蒂文斯還預言,國會的議員先生們不出兩年,就會接受他的觀點,“他們會發現, ...
作者:布老虎 / 頁數:(51 / 76)

人分配40英畝土地和一頭騾子。他宣稱:「戰爭一爆發,我就主張武裝黑人,武裝叛亂分子的奴隷,作為消滅這些叛亂分子的惟一措施,此外,任何途徑都是行不通的。”史蒂文斯還預言,國會的議員先生們不出兩年,就會接受他的觀點,“他們會發現,他們必須把現在脫離聯邦的各州當作被征服的省份來對待,把新移民遷去定居,而把目前這些叛亂分子作為被流放者驅逐出境,他們都是一些死心塌地、能量很大、善於偽裝的傢伙,除了採用徹底消滅、流放或餓死的手段外,沒有別的辦法能迫使他們向聯邦政府投降。」
隨着聯邦軍隊的逐步向南推進,密蘇里州、弗吉尼亞州、田納西州和北卡羅來納州的一些地區又出現了聯邦的旗幟,湧現出新的統治人物。安德魯·約翰遜辭去了國會參議員和戰爭指導委員會委員職務,被任命為田納西州的軍管州長,並打算招募一支黑人軍隊。林肯對此深表贊同,高興地對他說道:「只要密西西比河畔一出現 5萬名武裝起來並經過訓練的黑人士兵,這場叛亂便會立即平息下去。」

安德魯·約翰遜是為數不多的來自南方的聯邦主義者,他那效忠林肯政府的慷慨激昂的演說一度風靡田納西州。林肯希望能在南方各州中找到10%的人宣誓效忠聯邦,以便為今後的重建工作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於是,「林肯的10%計劃」便由此響震全美國。
林肯在排除極端的主和派和激進的廢奴派的干擾的同時,也促使徵召黑人從軍的反對聲浪日趨消退。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黑人以其英勇善戰贏得了各方的讚譽。1863527日,路易斯安那州的兩個黑人團隊首次參戰,進攻維克斯堡南面的赫德森港。原先進攻該港的密執安、紐約、馬薩諸塞等州的白人團隊都被同盟軍的猛烈炮火擊退。
當換上黑人團隊後,儘管黑人士兵也傷亡了 2/3,但他們仍不怕犧牲,繼續頑強地堅持戰鬥。經過連續多次的衝鋒,終於攻入了敵軍陣地。同年 69日,《紐約每日論壇報》對這次黑人的初戰告捷大加讚揚:「在這次意味着光榮勝利的血戰中,戰場上對黑人部隊的態度起了根本性變化。」後來那次戰鬥由於沒有得到及時增援,黑人團隊又奉命撤出。
撤退時他們的司令官潘因將軍在敵軍的工事前中彈倒下。
部隊撤出戰鬥區才半英里遠,發現司令官不在,有人號召志願者衝回去把將軍救回來。這時黑人團中的16名戰士立即挺身而出,他們分成四個小組,返身衝往敵陣。最後他們終於把將軍的屍體搶了回來,儘管付出了14名戰士的生命代價,倖存的兩名黑人士兵畢竟載譽歸返。

二是招募黑人軍隊這項決策從一個側面沉重地打擊了南方同盟。
1863年上半年,數以千計的黑人應徵入伍。南方墨西哥灣軍區的班克斯陸軍少將下令組建 18個黑人團,每團 500人,號稱「非洲軍」。18635月,陸軍部正式成立一個新的黑人徵兵局,因為那年的 3月,陸軍部副官署署長洛倫佐·托馬斯自密西西比河下游區發回了一個報告,說南方同盟政府已經把他們一切可以利用的戰鬥人員都投入了戰場。他們留在後方的都是一些奴隷,專事生產軍需品。
托馬斯在報告中還提到他對兩個師的聯邦官兵發表的演說:「政府已經決定徵召黑人參軍,奪走敵人的黑奴,從而迫使他們從戰場上遣返白人士兵去耕作拋荒的土地。他們不這樣做,前方軍隊就會挨餓。」托馬斯最後報告說,人們現在對武裝黑人的信心增強了。18638月底,格蘭特也致函林肯總統,說武裝黑人的這一舉措從根本上削弱了敵人,使我軍實力得到了相應增強。
因此,這位民主黨主戰派、西線軍事指揮官最後表示:「我最堅決地贊成推行這一政策。」
三是到了1862年夏季,美國國內「形勢每況愈下」,「按照原先採取的方針,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簡直無路可走了」,因而「不得不改變策略,否則就要滿盤皆輸了」。
林肯所說的「改變策略”,就是發佈《解放黑奴宣言》。他在1862922日發出警告說,如果叛亂諸州在 1863年元旦之前不重新回到聯邦來,他就要發佈命令,解放全部奴隷。限期到了,而南北戰爭仍然不止。他於是發佈了《解放黑奴宣言》,併進而徵召黑人參軍。
美國著名詩人,奴隷制反對者亨利·沃茲沃思·朗費羅在他1863528日的日記中記下了他那波士頓之行和親眼目睹的個人觀感。他寫道:“我看到了第一個黑人團隊走過比肯大街。真是一個令人興奮的場面,像夢境似的有幾分浪漫,又有幾分神奇。北方終於同意讓黑人為自由而戰了。」
在為自由而戰中,湧現出了一些卓越的黑人領袖。他們具有遠見卓識和堅忍不拔的特點,而且還掌握了必要的鬥爭藝術。逃亡奴隷弗雷德①裡克·道格拉斯 堪稱其中的佼佼者。
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是個混血兒,出生於馬里蘭州,母親是個黑奴,父親則是白人。他從小就在種植場當奴隷,寒冬臘月連鞋襪也穿不上。長大成人後,他的體格特彆強健,在造船廠當過接縫工,還學會了讀書識字。一天,他帶上一張自由黑人借給他的身份證,化裝成一個身着紅襯衣的海員,乘上火車溜出了巴爾的摩。
道格拉斯在同廢奴主義者接上頭後,由後者出資把他送到了新貝德福,在那裡又幹起了他的老行當——造船接縫工。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