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15


作者:布老虎
頁數:15 / 0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15,共0。
他那一雙閃爍着智慧光芒的眼睛、動人的語調、莊嚴的神態和高昂的激情使他的言辭具有很強的說服力。在整個答辯過程中,他也充分運用了他多年蒐集和製作的各種地圖、圖表,還有他通過艱苦的自學積累起來的理論和實踐的知識。
哥倫布在薩拉曼卡大學面對專家委員會的答辯可以說是成功的,但也是激烈而又艱苦的。有的委員對他缺乏理解,有的人講的話深深地刺① 聖奧古斯丁354430,基督教哲學家,拉丁教父的主要代表,羅馬帝國北非領地希波今阿爾及利亞的安納巴教區主教。
② 聖經《創世紀》中說,亞當是上帝在創世中按照自己的形象造出的第一個人,人類的始祖。
傷了他的心。會議一開始,主持人埃爾南多·德·塔拉維拉修士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要求他先談他自己、他的家庭,上過什麼學等等。這明顯的是要羞辱他。卑微的出身,几乎是一片空白的學歷。


  
在這個大學殿堂裡,面對著學者們的威嚴氣勢,這樣的提問顯然是想從一開始就要壓服他,讓他無地自容。
但哥倫布並沒有屈服,而委員會也沒有採納他的建議。
4ASDC四處求援1487年初春,西班牙王室離開薩拉曼卡,前往科爾瓦多,在此準備對摩爾人開展決定性的圍剿。塔拉維拉作為懺悔牧師跟隨王后左右,他同時也是王后處理戰爭問題的顧問。在薩拉曼卡舉行的國務會議聽取了哥倫布的答辯以後也因王室的遷移而沒有作出任何決定。哥倫布又陷入苦苦等待的煎熬之中。
此後幾年,哥倫布浪費了許多時間出席各種會議,企盼對他的申請給一個答覆,但都沒有什麼結果。他切身體會到西班牙人因循守舊、拖拉敷衍的衙門作風。西班牙是一個多山的國家。為了追隨王室的軍事行動,他跟着長途跋涉,飽受顛沛流離之苦。


  
因為戰事的變化莫測,有時會議被突然取消,有時中途被打斷,有時議而不決。王室只關心處理和軍事直接有關的緊迫問題。只是在戰爭的間歇和偶爾的一點閒暇時間,國王和王后才能分心來考慮哥倫布的建議,但也只停留在嘴上說說而已。
哥倫布被這樣的拖延弄得精疲力竭,他開始考慮到別處去尋求支持,1488年,他寫信給葡萄牙國王約翰二世,重提當年的申請,請求賜予接見,要求在他到里斯本後不因從前的債務遭到拘捕。約翰二世1488320日給他回信,邀請他回葡萄牙去,保證他不會受到任何民事或刑事的起訴。他還收到英格蘭國王亨利七世一封信,邀請他到英國去,保證支持他的計劃。大約與此同時,1489年初,哥倫布的弟弟巴托羅繆結束了自己的製圖業務,開始一次長途旅行。
他先到英國與國王亨利七世談判,沒有成功。他再到法國,贏得了國王查理八世之妹安娜·德·貝奧熱的同情。通過她的介紹,巴托羅繆與法國國王見面,有了聯繫。但法國國王對橫渡大西洋的計劃卻不表示支持。
哥倫布兄弟的這些舉動雖然秘密進行但外界已有傳聞,又因為哥倫布當時經濟上十分拮据,在這種情況下,西班牙王室不得不採取一些優惠措施將哥倫布留住。岡薩列斯司庫在一件備忘錄中劃撥了一筆錢——一年 1.2萬馬拉維迪給哥倫布,支付他接受王室召見時所花的一切費用。西班牙女王發佈了一道命令,規定沿途地方當局要為哥倫布準備食宿。這時女王的行宮設在巴札附近一所設防的兵營中。
這座摩爾人的城市已被西班牙軍隊包圍。
在此期間,為了生活,哥倫布在塞維利亞設立過一個「製圖家兼書商哥倫布兄弟事務所」,經營製圖和售書業務。間或他也得到迭戈·德·戴薩修士的資助。此人是多米尼克派僧侶,是薩拉曼卡國務會議上支持他的惟一的人。
在此期間,他也飽受各種嘲笑和欺侮。連無知的兒童也被教唆取笑他。每當他路過,頑童們總是把手指着額頭,叫他瘋子。1490年快要過去了,仍無結果。
他於是堅決而又強烈地要求西班牙王室做出決定性的答覆。鑒於這種情況,皇室下令由費南多·德·塔拉維拉召集科學家再舉行一次會議,指示必須就哥倫布的建議作出一個結論。塔拉維拉故意拖延,直到1490年底才寫出呈送女王的報告,否定了哥倫布的建議。報告認為:從西向東橫渡大西洋的計劃「沒有根據」,「難以辦到」,所提議的前往亞洲的航行,即使能夠回來也需要三年時間,能不能回來還值得懷疑。
大洋比哥倫布想象的要遼闊得多,許多地方不可能航行等等。
第四章
ASDC巧逢知己1ASDC哥倫布的羅曼史在西班牙等待國王們對西航計劃批覆的五六年是哥倫布一生中最難過的日子。即使在他的理想實現以後,在「印度」被他發現以後,每當他回憶起那段歲月來,也難免黯然神傷,創痛難平。他是一個高傲自負而又極其敏感的人,深信自己的遠大抱負一定能成功,但經常遭到別人的挖苦諷刺。使他感到極端屈辱。
朝廷因為對摩爾人的戰爭,不斷地從一個城市遷移到另一個城市:塞維利亞、聖盧卡爾、埃爾波多、科爾瓦多、薩拉曼卡、穆爾西亞、馬拉加。哥倫布毫無選擇餘地,冒着嚴寒酷暑跟着長途跋涉,來回奔波,翻越崎嶇的山嶺,經歷各種磨難。他在經濟上也已陷入困境,沒有錢這麼不斷地長途「旅行」。
有時候專家委員會準備聽取他的說明,但又因軍事行動的開展而被取消或推遲。有時候,他要參加一些單調乏味、議而不決的會議,白白浪費時間。他還要耐着性子和西班牙人的衙門作風周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