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16


作者:布老虎
頁數:16 / 0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16,共0。
在萬般無奈之際,他盤算着到別處去尋求支援。1488年,他寫信給葡萄牙國王約翰二世請求他賜予接見,發給護照,保護他到里斯本後不因當年的債務未了而遭到拘捕。他重提了當年的申請。在這之前,葡王幾次派密使到西班牙與哥倫布見面。
第一次是在他前往聖瑪利亞港的船廠瞭解梅迪納·塞利公爵下令製造的快帆船的情況以後,在返回
的路上,一個騎馬人朝他疾馳而來,向他傳達葡王要他回去的旨意。第二次是在一周之後,這位密使又在拉比達的教堂裡會見他。哥倫布對他的答覆是,要國王親筆寫信來,他才能作出決定。這種秘密聯繫一直延續到1485年春夏之交,那位密使第三次來到科爾瓦多,帶來了蓋有葡王印鑒和由他親筆簽名的信件,保證將給他以朋友的待遇。
他後來又收到了約翰二世1488320日給他的信,邀請他回葡萄牙去,保證他不會受到任何民事或刑事的起訴。在那封信中,葡王稱他為「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我們的特殊朋友」;他還在信中說:「至於你因為這是件冒險的事,出於某種您所不得不考慮的原因而對我們的司法有所懼慮的話,我們可以通過此信向您保證,您可以來去自由,決不會因任何民事原因或其他性①質的罪名而受到逮捕、拘留、控告、傳訊或起訴。」 哥倫布最終沒有接受葡王的邀請,可能因為他十分瞭解這位國王暴戾嚴酷的性格:對他認為的敵人手下決不留情。他不敢貿然前往。


  
在此期間,為了維持生活,哥倫布在塞維利亞設立過一個「製圖家兼書商哥倫布兄弟事務所」,經營製圖和售書業務。
哥倫布能在西班牙這麼長期獃下去,也應歸功於他在宮廷中的一些朋友。他經常得到迭戈·德·德薩修士的幫助。此人是塞維利亞大主教,後來又擔任宗教法庭總法官。在 1487年間,哥倫布經常得到王室金庫的接濟和此人有很大的關係。
哥倫布與德薩一道隨同王室到了科爾瓦多。


  
在這裡,148755日,哥倫布接受了3000馬拉維迪,73日收下① 《哥倫布評傳》第217頁。
另外3000827日收到4000,以此作為他前往王室所在地馬拉加城的旅費。818日,馬拉加城剛剛從摩爾人手裡奪回來。這些開支在王室賬簿中有明確的記載:「55日,給外國人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3000馬拉維迪,他在這裡是準備為陛下效力的;此項開支有阿隆索·德·金塔尼利亞的便條,有帕倫西亞主教的批准。——皇家金庫出納弗蘭西斯科·岡薩萊斯·德·塞維利亞賬本。」「827日。本月27日,根據主教的便條,陛下的批示,給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 4000馬拉維迪,讓他去皇家前線。加上73日給他的另外3000,現在是7000馬拉維迪。這些數目都是奉命給他花費的。」「1015日。在 8天之內,給克里斯托瓦爾·哥倫布4000馬拉維迪。根據主教的便條,陛下傳令給他這些錢①供他開銷。」在科爾瓦多期間,哥倫布自己租了一間房子住,房主人是一個參加過對葡萄牙作戰的老兵。
他對哥倫布十分友好熱情,經常酒菜款待。科爾瓦多有一批熱那亞僑民,他們常在一起聚會,哥倫布也去參加他們的活動。1486年,他在這裡認識了迭戈·德·哈臘納,併到他家裡做客。
他認識了哈臘納的堂妹貝特麗絲·恩麗克絲,姑娘年紀很輕,二十來歲,身材嬌小,嫵媚動人。她是一個葡萄園主的孤女,沒落貴族家庭出生,他們的住地距離很近,經常有見面和談話的機會。她對哥倫布的遠大抱負十分欽佩,對他目前困難的處境十分同情。他們之間爆發了熾烈的愛情的火花。
貝特麗絲·恩麗克絲撫慰了哥倫布那顆受傷的心。
哥倫布和他原來的夫人費莉帕的關係也是融洽與和諧的。費莉帕對他的西航計劃十分瞭解,非常同情。在哥倫布埋頭于書籍和地圖的探索中時,她常常和他一起討論,有時還幫助他查閲她父親遺留下來的資料。
但他們之間的婚姻總帶了那麼一點利益關係的成分,即哥倫布與她結婚從內心的深處來說是要攀附上流社會乃至宮廷,藉以實現他的抱負。但與貝特麗絲的關係則感情多於理智,雖然哥倫布當時年紀不輕,已經36歲。他們沒有正式結婚,但他們相處甜蜜溫馨,在各種流言蜚語中傷中,他感到和貝特麗絲在一起內心才有安寧。哥倫布在往來奔波時,曾經將貝特麗絲帶到韋爾瓦去。
她在那裡同小迭戈和哥倫布前妻的兩個姐妹在一起生活過一段時間。
1487815日,貝特麗絲生下了費南多——哥倫布的第二個兒子。費南多長大成人後為哥倫布寫了傳記。哥倫布第一次遠航歸來後再沒有與貝特麗絲·恩麗克絲保持關係。有人就此事批評哥倫布不能算一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因為基督教徒必須恪守基督教「十誡」,其中有一誡是不許姦淫,不能姘居,後來一些為他寫傳記的篤信宗教的作者也覺得此事難於下筆。
哥倫布和貝特麗絲·恩麗克絲斷絶關係後仍然一直負責她的供養。他在臨終前的遺囑裡還把她託付給他的財產和封號的繼承人——大兒子迭戈,要他對她妥善關照。他在遺囑裡寫道:「貝特麗絲·恩麗克絲是我兒子費南多的母親,應該升格使其與她的地位相稱,以便她過上受人尊敬和富足的生活。因為我在許多方面虧待了她,我這樣做是為了從我心上卸下沉重的包袱,使良心得到安寧。
心靈的愧疚使我痛苦不堪。」哥倫布還一直把費南多和與前妻合法婚姻生的兒子迭戈同等對① 《哥倫布評傳》第21720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