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21


作者:布老虎
頁數:21 / 0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21,共0。
這時連一根針落到地上似乎也能聽見。過了一會兒,還是國王說話了:「哥倫布先生,你不能把你的條件調整一下嗎?」「陛下,這些條件是合理的。」哥倫布說。這就是他的性格:要麼不要,要麼全要!要麼不爭,要麼爭到底!也許就是這種堅決而又僵硬的態度使對手真正明白了他的建議的價值。
這時,在場的一個滿臉通紅的肥胖官員抑制不住吼叫起來:「什麼合理,荒唐透頂!漫天要價!無恥!一個瘋狂的冒險家還不明白他在西班牙王室面前的地位?一個熱那亞偏街小巷的紡織匠,有什麼了不起?他還想當統帥,得到爵位!他賣過地圖,什麼時候生意人得到過爵位?這樣狂妄,應該用鞭子狠狠抽他一頓!」「陛下,」哥倫布面向皇帝高聲說道,「西班牙將從誰手中獲得她的帝國?從一個紡織匠的手中,一個由她任命的海洋統帥的手中。」國王面帶慍色,聳聳肩說:「很好,先生。國務委員會將研究此事。」召見到這裡結束了。
哥倫布向國王和王后深深鞠躬後迅速退出了宮殿。此時已近黃昏,街上到處是閒逛的士兵,戰爭結束後他們無所事事。
在宮殿的大門口,哥倫布與佩雷斯和安東尼奧神甫相對無言,只是告別而已。三人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局。


  
3ASDC憤然離去哥倫布會提出這麼高的條件使眾人吃驚。顯然,他的計劃不可能被國務委員會通過。海洋統帥的稱號在西班牙是最高的頭銜之一,何況條件中還包括他到達印度後可能從那裡獲得的財富。難怪他激怒了西班牙王室。
但是哥倫布並不打算降低他的要求,沒人能說服他。他的朋友也沒料到他會如此倉促地提出這麼些條件。他說他的要價是公平合理的,就他能為西班牙帶來的好處而言,他的條件再加一倍也不為過。
兩天以後的一個晚上,王后的親密朋友哥倫布的堅定支持者莫雅女侯爵給佩雷斯神甫帶來了緊急信息:國務委員會宣佈反對哥倫布的計劃。但她又說,希望並未完全破滅。王后仍然支持他,如果他能降低條件,可望重新審議。成功的把握不大,但可以試試。
佩雷斯院長同意再作最後一次努力,便由安東尼奧陪同立刻前往哥倫布的住所去。


  
到了哥倫布住所前面的街道上,他們從遠處看見他已經穿戴整齊,把零星物品裝進一隻口袋裏,正在往一匹驢子的背上放,看樣子真是要走了。等他們走近,哥倫布對佩雷斯說:「我正說要來看望你,向你告別呢。」「你到哪兒去呀?」院長高聲說道,「你不應該走,還不是時候。你應該再等幾天。」「我等得已經夠久了。我知道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我現在和西班牙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我要到法國去。
朋友們,我很抱歉,但我從心底里感謝你們為我所做的一切。我知道你們認為這一次是我的過錯。毀掉了你們為我辛苦安排的良好機會。我為此再一次向你們表示歉意。
原諒我吧。我再也不能讓你們為我的計劃浪費精力了。幾個月以前我就計划著去法國,我早該走了。」佩雷斯院長想要說話,但哥倫布根本就不聽了,「不,不,神甫,你也說服不了我。
我很高興我現在可以走了,再也沒有那些難耐的等待,再也不用去央求權貴了。到了法國,我會更加努力,一切重新開始。神甫,為我祝福,讓我走吧。」別無他法。
他什麼也聽不進了。他跪到地上,讓胡安·佩雷斯神甫為他祝福,為他的未來禱告。過後,他站起身來和佩雷斯、安東尼奧先後擁抱,然後跨上驢子。這時他說:「等我到了契丹,我要把大汗宮殿頂上的金鳳凰給你送來!」說完放聲大笑,騎着驢子走了。
在他就要轉過街角時佩雷斯神甫突然喊道:「你準備從哪一條路走?」「從科爾瓦多,」說完揮了揮手便消失在遠處了。
佩雷斯轉身對安東尼奧說:「他還沒有走遠,我們得把他弄回來。安東尼奧,快,去找莫雅侯爵夫人,告訴她哥倫布剛纔動身走了。我到桑坦吉爾那裡去。你請侯爵夫人儘快也到桑坦吉爾家去,我在那裡和她見面。
就說事情緊急。」莫雅侯爵夫人一直在等待,見到安東尼奧以後便趕緊去桑坦吉爾家了。
路易思·德·桑坦吉爾是哥倫布的事業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他會做生意,很有錢,是一批商界人物的首領,深受國王信任和器重。有了他和侯爵夫人莫雅的周旋,事情還可能有輓回的餘地。看來,只有繞過國務委員會才能辦成事。
一批哥倫布的支持者將盡一切可能說服王后,請她下令,將哥倫布從路上召回來。
希望是渺茫的,但是也就只有這一次機會了。當哥倫布向王室開始提出申請時,他的支持者們一直都是十分堅定的,他們也沒有付出太多的代價;哥倫布這一走,他們才意識到所遭受的損失有多大。桑坦吉爾行動迅速,哥倫布離去不過一小時,在他家裡就有五六個朋友聚會在一起商討對策了。
關鍵在於王后,她本來是卡斯蒂利惟一的君主,以後和費迪南平分秋色,共治天下。如果她願意,她完全可以獨立決斷。桑坦吉爾這一批人商議結果,決定當晚立刻見她,告訴她哥倫布正在離開西班牙前往法國的路上。如果意識到哥倫布的計劃可能被法國國王採納,王后一定會立即採取措施。
然而,此刻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王后肯定早已回到她的寢宮。如果推遲到明晨才稟報就沒有輓回的餘地了。這時,侯爵夫人想出了辦法,她自告奮勇決意夤夜求見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