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27


作者:布老虎
頁數:27 / 0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27,共0。
「聖·瑪麗亞」號,「尼尼亞」號,「平塔」號——三條船在平靜的海面上輕輕地搖晃着。
貝特麗絲帶著兩個兒子——迭戈和費南多來了,她身着綠色的綢裙神態端莊而安詳。治安法官、參事、地方官員、拉比達修道院的修士也紛紛來了。最後出現的是海洋統帥哥倫布。他神情嚴肅而安詳。
人們向兩邊後退,讓開一條道。
唐·克里斯托弗·哥倫布緩步走來,走向他指揮的船隊。他身穿用絲絨和綢緞縫製的緊身上衣,衣領上裝飾着鮮艷的花邊。柔軟的皮靴上配着金馬刺。晨光灑落在他紅棕色的頭髮上,佈滿雀斑的臉神采飛揚。


  
他那藍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目光難以捉摸,像注視着遠方,但又像看著眼前:看著他的船隊、港口和船隻,看著同他在一起的顯貴人物,和 100來個即將隨他奔向榮譽或死亡的水手,還有帕洛斯的居民和從附近一帶趕來的人群。
水手們紛紛登船,站到各人自己的崗位上。送行的婦女中有人哭泣。
哥倫布望着人群,人群的目光注視着他。人們把他看作是一個經驗豐富、卓有見識的船長。拉比達的修士們支持他的行動,平松弟兄們同他一起遠航。為了西班牙國王和王后,他就要駛向大海去征服遠方的島嶼和陸地。
國王們的旗幟、海洋統帥的旗幟在陽光中招展。突然,三條船的主桅杆上升起了寬大的十字旗。樂隊的小號、短笛和鼓點齊鳴,嘹喨的樂聲蓋住了人群的喧嚷和風聲。神甫為船隊和水手們祝福。


  
海軍上將跪在地上畫着十字,廣場上、街道上的人群都隨着他跪在地上祈禱。在拉比達的修道院裡,修士們整齊地跪在海軍上將曾經多次來做禱告的大理石聖女像前祈禱。
83日黎明,東方地平線上透露出一綫曙光,哥倫布乘划槳船登上旗艦,發出開航的命令:「以上帝的名義,出發!」馬丁·平松和文森特·平松分別在船橋上重複着哥倫布的命令。水手們搖動絞車起錨,發出軋軋的響聲,濕漉漉的錨鏈從海面下緩慢升起來。剛剛掛起來的船帆,拍打着晨風發出嗚嗚的吼聲,鼓起「大肚子」似乎要掙脫繫牢他們的繩索,隨風飛去。三條船掉過來,趁着落潮順廷托河下駛,船身後划出一道道浪花。
這時太陽還沒有升上地平綫。廷托河泛起一股紅色的水流,是被從附近一個古老銅礦的沖刷物染了色。
「上帝保佑你們!孩子們。」佩雷斯修士的手在空中畫着十字,向已經遠去的人祝福,三條船上的船員們站在擠得滿滿的甲板上,向帆洛斯致意,向前來歡送的人們致意。號聲和呼聲漸漸消失。哥倫布轉身向着陸地致以最後的敬禮。
「聖·瑪利亞」號殿後,在她的右前方,「尼尼亞」和「平塔」號朝着西南方向加速前進。這時船上的水手們回過頭來還能看見遠處拉比達修道院雪白的高牆上映着的一抹朝霞,太陽緩慢地升起來了。
水手們的妻子和母親忍不住傷心落淚,似乎有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着她們的心。他們的子弟和丈夫就要駛往那無邊無際的「黑暗的大洋」,那被稱為「天涯海角」的地方,也許永遠回不來了。
人們的擔心不無道理,這麼簡陋的三隻船,不管它們外表裝飾得多麼華麗,不管送別儀式上有多少祝福,依靠它們沿著一條完全陌生的路線出航,橫渡當時人們一無所知的西邊的大洋,確實是太危險了。
第七章
ASDC發現陸地1ASDC《哥倫布航海日記》序言此時此地的哥倫布的確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他百感交集。
彷彿在做着童年的夢。恍惚間,他好像覺得洶湧的海水撲面而來,自己懷抱著一條木槳在海裡掙扎;忽然,一個騎着快馬的葡萄牙密探向他疾馳而來;公爵的通紅的臉,惡狠狠的目光,聲色俱厲的呵責……往日生活的場景一幕幕浮現在他的眼前。多少擔心!多少焦慮!等待盼望這一天,花了若許年!頭髮都熬白了!最可寶貴的青春歲月過去,他已經42歲了。他覺得自己正當壯年。
他感到心滿意足的是,終於可以大展鴻圖了!六年來,他受過的嘲笑和奚落、挫折和失敗,都像船邊的流水一樣轉瞬即逝了。他獨自一人站在船尾塔樓上,一副海洋統帥的派頭,躊躇滿志,浮想聯翩。前面等待着他的是即將發現的島嶼,總督的冠冕。他懷揣着西班牙國王的兩個檔案。
第一個檔案沒有填寫日期,是一紙簡短的拉丁文護照:為了某些理由和目的,我們派高貴的克里斯托弗·哥倫布率領三條裝備良好的①帆船攜帶一些禮品飄洋過海,走向印度地區。
另一個檔案是介紹信,其部分內容如下:致最尊敬的君王:我們很親愛的朋友,卡斯蒂利亞、阿拉貢和萊昂等國的國王費迪南德和女王伊莎貝拉向您致敬和祝福,我們已愉快地獲悉您尊敬和尊重我們和我們的國家,您渴望獲得關於我們勝利的消息[!]為此,我們決計派遣我們的高貴的船長克里斯托弗·哥倫布攜帶信函來拜望您,通過信函您可以知道我們身體健康,國運昌隆……國王女王②這封信是準備讓哥倫布面呈契丹大可汗的,目的是想在大汗與基督世界之間,通過西方航路建立首次直接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