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31


作者:布老虎
頁數:31 / 0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31,共0。
因據遠征司令稱:「吾估計大陸尚遠在前方,我等需再接再厲。」917日,星期一航向繼續正西。因順流,晝夜行程50里格有餘,但僅計47里格。不時見到眾多野草自西飄來,這種草本生於石間。
據此,眾人猜測陸地即在附近。舵手們觀察羅盤,測定方位,發現羅盤指針向西北整整偏斜一羅經點,人人莫名其妙,驚恐不安。遠征司令獲悉後,吩咐黎明時重新測定方位。結果,舵手們發現羅盤指針指示正常。
原來是升起的星星使指針發生了偏轉,指針本身並無毛病。
星期一破曉時,水手們見海面上的青草較前更多,且很像河裡的水草。他們在草間捉到一隻螃蟹,交由遠征司令收養。司令說,這一切確是陸地即之跡象。


  
三帆船爭先恐後,奮力向前,均欲最先看到陸地。水手們還發現很多金槍魚,「尼尼亞」號的水手還捕殺了其中的一條。遠征司令說:「這些跡象均表明西方陸地在望,吾祈望至尊至上、全能全勝的上帝迅即把陸地賜予吾等。」919日,星期三船隊繼續航行。
因風平浪靜,晝夜共行25里格。只計22里格。當天 10時,一隻鰹鳥飛到船上,下午又飛來一隻。此鳥很少飛離陸地20里格以遠。
整天細雨蒙蒙,但沒颳風,他不僅確信船舷兩側會有島嶼——實際確實如此,——而且還堅信他們還在鳥間穿行。他的意願乃繼續西行直到西印度大陸。
920日,星期四兩隻鰹鳥飛到船上,不久又飛來一隻,這是陸地在望的徵兆。水手們昨日沒見到青草,此時卻發現很多。他們還徒手捉到一隻鳥,很像燕鷗,是陸生鳥類而非海鳥。黎明時,又有兩三隻陸生鳥飛到船上啼鳴不已,太陽出來時方始飛去。
不久,又有一隻鰹鳥自西北飛來,向東南飛去。這說明,它們是從西北飛離陸地的,因為這種鳥只在陸地過夜,清晨到海面覓食,從不飛離陸地20里格以遠。


  
921日,星期五是日,海裡極為平靜,只是後來稍有微風。船隊晝夜兼行,船程僅13海里格。
① 馬尾藻海的海域從西經大約32°一直延伸到巴哈馬群島,其中海藻密佈因而得名。
天亮時,發現極多水草,像把大海填滿一般。水草皆自西方漂來,還見一隻鰹鳥在天空翱翔。大海微波不興,有如內陸河流,空氣清新,世間少有。眾人還發現一條鯨魚,又是陸地在即的跡象,因為鯨魚總在陸地附近游弋。”
4ASDC嘩變的威脅隨着航行時間和距離的增加,船員們日益顯得焦躁,生活的單調,飲食的千篇一律:除了燉魚還是燉魚。面前似乎是沒有盡頭的大海,水天相接處永遠是一片空白。驚慌和恐懼更加劇了人際關係的緊張。在他們以前的航海生涯中,航行離岸的最遠距離也不過 300海里,可是這一次已經超過3000了,而且還在不斷地往前,往前……、海藻、海鳥只帶來短暫的希望,隨之而來的是幻滅、失望和更大的騷動。
有的水手公開地向海洋統帥表示他們的不滿和反叛,這些水手都是性格暴躁剛烈、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徒。其實,他比三條船上所有的人更着急,但他要極力掩飾自己的不安。人們常常看見他在上層後甲板上前後左右地大步走來走去。有時他從住艙里拉出一張椅子來幾小時一動也不動地坐在那裡,目不轉睛地盯着前方。
手中一張羊皮海圖被他下意識地用手搓卷得越來越細。有時,突然間他又站起身來,消失在他的住艙裡,艙門砰的一聲被關緊。但他不敢在那裡單獨獃得太久,這些日子裡他不但要關注航行,尤其要監視水手們的情緒。他們的不滿明顯地表現在他們的消極怠工上。
甲板長久無人清洗,纜繩頭鬆散零亂再沒有整齊地盤卷好,抹布堵在排水孔裡,髒水桶在甲板上滾動。統帥只能好言相勸,努力說服他們,給他們許願將來的種種好處。他知道在目前的情況下如果對水手們採取粗暴的壓制手段會更加激發他們的反抗情緒。他忍耐着。
當這一套不能奏效時,哥倫布只能求助于上帝了,他說:「你們抱怨也沒有用,我是受命于上帝的,不到達印度誓不罷休。」雖然水手們都篤信宗教,但這些話也沒有多少作用。為了轉移眾人的注意力,給航行注入新的動力,哥倫布宣佈了一條國王和王后的懸賞命令:第一個看見陸地的人將得到 1萬馬拉維迪年金的獎賞。「有錢能使鬼推磨」,於是,水手們一個個輪番爬上瞭望台,極目張望,都想成為中獎的人。
這時三條船你追我趕,以更快的速度疾駛。
109日,哥倫布召開了一次緊急會議。趁着日落時分風平浪靜的時候,「平塔」和「尼尼亞」分別向「聖·瑪利亞」兩側靠攏。三條船上的人滿面怒容,見了面彼此也不打招呼。馬丁·平松和文森特·平松登上「聖·瑪利亞」號旗艦,臉色陰沉。
哥倫布強裝笑臉歡迎他們上船。
進入哥倫布的艙房以後,看見平松弟兄嚴峻的表情,哥倫布也收斂了笑容。這次會面是平松兄弟倆強烈要求舉行的。哥倫布本想推遲開會,平松二人堅決不答應。他們深信,如果繼續按照現在的航線再行駛一天,他們船上的水手一定要嘩變。
從加納利群島一直向西航行已經 31天了,船上水手們的情緒反常,脾氣越來越壞。更糟糕的是,領航員和船主似乎也想要造反。他們這些人都會航跡推算的技術,懷疑哥倫布故意少報了航行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