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哥倫布傳    P 32


作者:布老虎
頁數:32 / 0
類別:傳記

 

哥倫布傳

作者:布老虎
第32,共0。
哥倫布聽到這些話,不禁勃然大怒。這些人要求於他的不僅是取消這次航行,而是要他放棄他一生為之奮斗的目標。這一次遠征探險投入了他本人全部財產,包括從別人那裡借來的每一個馬拉維迪。他為了這一次遠航受了八年的屈辱,從一個王室奔走到另一個王室。
也只是費迪南和伊莎貝拉才勉強同意了他的計劃。如果他就這麼無功而返,他和他們這批人都將成為全歐洲的笑柄。
但是哥倫布也明白,平松兄弟並沒有誇大事態的嚴重性。一個禮拜以來,他也看到就在他的旗艦上,在他的眼皮底下,水手們經常圍在一起交頭接耳,嘀嘀咕咕。有人對他表現得大為不敬,甚至當着他的面罵娘。有一次甚至聽見有人半開玩笑地說,把船長扔下大海去,回去就說他在觀察北極星時失足落水了。
哥倫布知道這樣的玩笑變成事實只是時間問題。在遠洋航行中,嘩變的水手將船長拋下海去或者吊死在桅杆上的事不是沒有發生過。他氣憤地轉過身去,走到窗前,凝視着船身後面夕陽照射着的大片金燦燦的海水……思緒萬千,但卻一籌莫展。


  
哥倫布似乎絶望了。他轉過身來面對著平松兄弟,嚴峻的現實擺在他的面前。最後他和平松兄弟商量出一個辦法:向水手們宣佈今後三天作為最後期限。三天以後,到 12日,不見陸地或島嶼,返航!這一措施才暫時平息了水手們的狂躁情緒。
平松兄弟走了以後,哥倫布獨自一人長時間坐在他自己的艙房裡,情緒低落,他奮鬥多年所追求的事業眼看就要付諸東流,聽著外面桅杆發出的嘎吱聲像是痛苦的呻吟。
5ASDC陸地!陸地!925日,水手們離家已有五十多天了!一場嘩變正在水手艙中醞釀。有的水手認為再這樣繼續向西航行下去只能是走向死亡,必須強迫哥倫布返航,如果他拒絶就幹掉他。有的水手膽小,說統帥手中有國王的詔書,不可造次。不如向他遞交一份正式的請願書逼他就範。
還有人提出,把他禁閉起來,我們自己駕船回去。又有人說沒有國王的命令這麼回去免不了要坐牢。尤其是那幾個從監獄中提前釋放的船員不願意採取過激行動,他們說鐵窗風味是不好受的。嘩變沒有發生看來是水手中缺乏一個领頭的人。


  
正在議論紛紛的時候,「平塔」號的一個水手突然高興地大喊起來:「陸地!陸地!」這一聲喊把底艙的水手都召喚到甲板上來了。所有的船員都湧向船舷的那一邊。的確,他們看見了前方有一個綠色的島嶼,島上面的城堡、寺廟、宮殿在落日餘暉中閃爍着耀眼的光輝。船員們歡呼雀躍。
哥倫布雙膝跪地,感謝上帝。全體船員高唱頌歌,《光榮歸於至尊的上帝》,船隊徑直朝着這個「海島」駛去。及至到了跟前卻什麼也不見了!幻覺中的海島只不過是太陽落下時西方地平線上的一堆雲彩而已,所謂「海市蜃樓」。一路上他們已經幾次這樣被「騙」了。
107日,哥倫布的真實記錄表明船隊離開加納利群島已經航行了2700海里,這時,船員們遠遠望見地平線上似乎又出現了陸地。他們再一次被海上的假象所矇蔽。那是一大群鳥兒在飛翔。如果哥倫布沿著現有的航線向西方繼續向前行駛,他很有可能會在佛羅利達或南卡羅來州的海岸登陸,他就有可能真正地發現美洲大陸。
但是馬丁·阿隆索船長看見鳥群朝南飛,斷定陸地就在那個方向。他請求海洋統帥改變航向:朝南。他肯定地說西邊不會有陸地。哥倫布勉強同意了平松·阿索隆的建議,改向西南方向開去。
哥倫布自己也覺得最好跟蹤鳥兒飛翔的路線,不能完全靠海圖。他內心裡想選擇一條最短的路程,儘快到達陸地,因為他所允諾的三天期限很快就要到了。
哥倫布徹夜未眠,站在船樓上觀察。夜間空氣陰冷,潮濕。他身上裹着的披風迎風翻卷。
船隊跟着鳥群飛翔的方向行駛。1010日,信風加強,船速達到七節。
ASDC10月ASDC 11日,船隊碰到強大的順流,船速更快。陸地的跡象:樹枝、綠葉、花草不斷地在海面上出現。一個水手向哥倫布報告說前面發現了一根樹枝樣的東西,哥倫布命令舵手向它靠近,但海流太急沒打撈起來。哥倫布派人駕小船把它帶到船上,原來是一根粗大的帶有葉子和果實的樹桿,看樣子是不久前折斷的,「平塔」號又傳來消息說撈起一根足有三英呎長的木棍,奇怪的是像一根空心的管子,上面還刻有花紋,塗有顏色。
船員們的情緒因為駛近陸地而重新高漲。他們現在對海洋統帥完全信服了。
10月ASDC 11日傍晚,東北信風變成了風暴,哥倫布命令保持全速前進。時限已經迫近了。晚上10點,月亮還沒有升起來。哥倫布站在「聖·瑪利亞」號高高的船艉上,看見有一點光亮在移動着,好像是岸上有個人拿着火把在奔跑。
哥倫布叫來宮廷侍從佩德羅·古蒂埃爾雷斯,對他說,那像是火光,令他細看。宮殿侍從看後表示確實如此。第二天,14921012日,星期五,清晨兩點鐘,「平塔」號走在三條船的最前面,在前甲板上一個目光鋭利的水手——胡安·德·特裡阿納看見了在船的右前方,西邊地平線上一個石灰色的懸崖似的東西。他大聲高喊:「嗬,陸地!陸地!」這一次確實是見到陸地了。
水手們卸下炮衣,裝上火藥,急於點火開炮,但有人叫等一等。這時雲霧降下來,陸地又變得模糊起來。一直在測深的水手喊道:「水深二十米」。而且隨着船的前進深度越來越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