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本論    P 18


作者:馬克思
頁數:18 / 0
類別:古典經濟學

 

資本論

作者:馬克思
第18,共0。
當然,資本家用的不是他本人的私人勞動,而是他剝削來的別人的私人勞動用追求他的驕奢淫逸。簡單的道理,一到了現代庸俗經濟學家手裡,就變得複雜和不可琢磨了。完全不同的勞動所以能夠相等,只是因為它們的實際差別已被抽去,它們已被化成它們作為人類勞動力的耗費、作為抽象的人類勞動所具有的共同性質。私人生產者的頭腦把他們的私人勞動的這種二重的社會性質,只是反映在從實際交易,產品交換中表現出來的那些形式中,也就是把他們的私人勞動的社會有用性,反映在勞動產品必須有用,而且是對別人有用的形式中;把不同種勞動的相等這種社會性質,反映在這些在物質上不同的物即勞動產品具有共同的價值性質的形式中。
可見,人們使他們的勞動產品彼此當作價值發生關係,不是因為在他們看來這些物只是同種的人類勞動的物質外殼。恰恰相反,他們在交換中使他們的各種產品作為價值彼此相等,也就使他們的各種勞動作為人類勞動而彼此相等。他們沒有意識到這一90點,但是他們這樣做了。價值沒有在額上寫明它是什麼。
不僅如此,價值還把每個勞動產品變成社會的象形文字。後來,人們竭力要猜出這種象形文字的涵義,要瞭解他們自己的社會產品的秘密,因為使用物品當作價值,正象語言一樣,是人們的社會產物。後來科學發現,勞動產品作為價值,只是生產它們時所耗費的人類勞動的物的表現,這一發現在人類發展史上劃了一個時代,但它決沒有消除勞動的社會性質的物的外觀。現代庸俗經濟學為了資本家的利益,寧願否定這個出現在馬克思之前的劃時代發現,寧願倒退回在此之前的時代。
彼此獨立的私人勞動的特殊的社會性質表現為它們作為人類勞動而彼此相等,並且採取勞動產品的價值性質的形式——商品生產這種特殊生產形式所獨具的這種特點,在受商品生產關係束縛的人們看來,無論在上述發現以前或以後,都是永遠不變的,正象空氣形態在科學把空氣分解為各種元素之後,仍然作為一種物理的物態繼續存在一樣。

產品交換者實際關心的問題,首先是他用自己的產品能換取多少別人的產品,就是說,產品按什麼樣的比例交換。當這些比例由於習慣而逐漸達到一定的穩固性時,它們就好象是由勞動產品的本性產生的。例如,1噸鐵和2盎斯金的價值相等,就象1磅金和1磅鐵雖然有不同的物理屬性和化學屬性,但是重量相等一樣。實際上,勞動產品的價值性質,只是通過勞動產品作為價值量發生作用才確定下來。

價值量不以交換者的意志、設想和活動為轉移而不斷地變動着。在交換者看來,他們本身的社會運動具有物的運動形式。不是他們控制這一運動,而是他們受這一運動控制。91要有十分發達的商品生產,才能從經驗本身得出科學的認識,理解到彼此獨立進行的、但作為自然形成的社會分工部分而互相全面依賴的私人勞動,不斷地被化為它們的社會的比例尺度,這是因為在私人勞動產品的偶然的不斷變動的交換關係中,生產這些產品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作為起調節作用的自然規律強制地為自己開闢道路,就象房屋倒在人的頭上時重力定律強制地為自己開闢道路一樣。
因此,價值量由勞動時間決定是一個隱藏在商品相對價值的表面運動後面的秘密。這個秘密的發現,消除了勞動產品的價值量純粹是偶然決定的這種假象,現代庸俗經濟學則堅持把經濟學的研究建立在這種假象的基礎上。我們可以通過破譯現代庸俗經濟學中隱含的假象,直接吸取現代庸俗經濟學中的合理部分,發展馬克思的經濟學說。但是決沒有消除這種決定改採取的物的形式。
對人類生活形式的思索,從而對它的科學分析,總是採取同實際發展相反的道路。這種思索是從事後開始的,就是說,是從發展過程的完成的結果開始的。在數學史上,是先有積分、再有微分,最後才有極限,但我們在課堂上,是先學極限、再學微分、最後才學積分。給勞動產品打上商品烙印、因而成為商品流通的前提的那些形式,在人們試圖瞭解它們的內容而不是瞭解它們的歷史性質(人們已經把這些形式看成是不變的了)以前,就已經取得了社會生活的自然形式的固定性。
因此,只有商品價格的分析才導致價值量的決定,只有商品共同的貨幣表現才導致商品的價值性質的確定。但是,正是商品世界的這個完成的形式——貨幣形式,用物的形式掩蓋了私人勞動的社會性質以及私人勞動者的社會關係,而不是把它們揭示出來。如果我說,上衣、皮靴等等把麻布當作抽象的人類勞動的一般化身而同它發生關92系,這種說法的荒謬是一目瞭然的。但是當上衣、皮靴等等的生產者使這些商品同作為一般等價物的麻布(或者金銀,這絲毫不改變問題的性質)發生關係時,他們的私人勞動同社會總勞動的關係正是通過這種荒謬形式呈現在他們面前。
這種種形式恰好形成資產階級經濟學的各種範疇。對於這個歷史上一定的社會生產方式即商品生產的生產關係來說,這些範疇是有社會效力的、因而是客觀的思維形式。因此,一旦我們逃到其他的生產形式中去,商品世界的全部神秘性,在商品生產的基礎上籠罩着勞動產品的一切魔法妖術,就立刻消失了。一旦我們把現代庸俗經濟學與數學和沒有被人歪曲的馬克思的經濟學說結合起來學習,籠罩着現代庸俗經濟學的一切魔法,也就立刻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