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後漢演義    P 5


作者:蔡東藩
頁數:5 / 0
類別:古典小說

 

後漢演義

作者:蔡東藩
第5,共0。
相傳孝元皇后王政君,初生時曾有奇異,母李氏夢月入懷,方孕政君,所以誄文中說為太陰之精。政君為元城人,元城郭東,有五鹿墟,就是春秋時代的沙麓地方,春秋魯僖公十四年,沙麓崩,《春秋傳》作沙鹿。晉史卜得爻辭,見有陰為陽雄,土火相乘二語,嘗歎為六百四十五年後,宜有聖女興起,大約應在齊國田氏。是一個亡國婦人,何有聖女?王氏為齊王建後裔。
見前回。王賀徙居元城,正當沙麓西偏,孫女便是王政君,為元帝后,經元成哀三朝,尚然健在。哀帝時由政君攝政,正與魯僖公十四年,相隔六百四十五載,所以誄文中說為沙麓之靈。揚雄援據故事,敘入誄文,原為頌揚元後起見。
但漢無元後,或不致為王莽所篡,是元後實系亡漢罪魁,何足稱道。不過她見莽篡位,也覺悔恨,且莽改稱元後為新室文母,與漢絶體,越令元後不安。莽又毀壞劉氏宗廟,連元帝廟亦被拆去,獨為新室文母預造生祠,就將元帝廟故殿基址,作為文母纂食堂。纂音撰,具也。
建築告成,號稱長壽宮。特請元後過宴,元後至新祠中,見元帝廟廢徹塗地,不禁驚泣道:「這是漢家宗廟,當有神靈,為何無端毀去,頽壞無餘?若使鬼神無知,何必設廟?倘或有知,我乃漢家妃妾,怎得妄踞帝堂,自陳饋食呢?」王莽聽了,毫不介意,仍請元後入席,元後不得已坐下,勉強飲了幾杯,便即起身告歸,私語左右道:「此人慢神太甚,怎能久叨天祐?我看他敗亡不遠哩!」語雖近是,但試問由何人縱成?


  
莽見元後怏怏回去,料她心懷怨恨,不得不格外巴結,賣弄慇勤,所有一切奉養,常親往檢視,不使少慢。那元後卻愈加愁悶,鎮日裡不見笑顏,漢制令侍中諸官,俱着黑貂,莽獨使改着黃貂,獨元後宮中的侍禦,仍着黑貂,且不從新莽正朔,每遇漢家臘日,自與左右相對,飲酒進食,總算度過殘年。好容易過了五載,至王莽始建國五年二月,得病告終,享壽八十有四。若早死一二十年,當可少許免咎。
莽為元後持三年服,奉柩出葬渭陵,雖與元帝合墓,中間卻用溝夾開。所建新室文母廟中,歲時致祭,反令元帝配食,設座床下,這真叫做陰陽倒置,婦可乘夫了。想就是陰為陽雄之驗。


  
惟元後在日,曾雲王莽不得久安,莽總道是老嫗恨語。哪知元後歿時,已經內外變起,岌岌不寧。先是莽遣五威將帥王駿,率同右帥陳饒等,北撫匈奴,使單于交出漢璽,改換新朝圖印,鎸文為新匈奴單于章。匈奴烏珠留若提單于,即囊知牙斯。
問明情由,才知漢朝絶統,另易新皇,卻也沒甚話說,就將圖印換訖。陳饒恐單于變計,再求故印,即將原印用斧劈毀。到了次日,果由單于遣人持印,出語王駿道:「我聞漢朝制度,凡諸侯王以下印綬,才稱為章,我雖受漢冊封,原是稱璽,今易去璽字,又加新字,是與中國臣下,毫無分別了!我不願受此新章,仍須還我舊印為是。」陳饒聞言,將原印取示,已經分作數片,且與語及新朝體制,與漢不同。
番使返白單于,單于知已受欺,待至莽將南歸,便即勒兵朔方,伺隙入寇。
警報到了長安,莽正欲耀武塞外,特改號匈奴單于為降奴服于。莽生平無甚奇巧,不過善改名目。簡派立國將軍孫建等,募兵三十萬人,約期大舉,進擊匈奴。且分匈奴國土為十五部,飭立前單于呼韓邪子孫十五人,同為單于。
呼韓邪子孫,散處朔漠,各有職使,哪個肯來應命?莽乃再遣中郎將藺苞,副校尉戴級,率兵萬人,多賚金帛出塞,招誘呼韓邪諸子,前來聽封。匈奴右犁汗王咸,居近中國,聞有金帛相贈,不免心動,因率子助、登二人,來會藺苞戴級,藺戴即傳述莽命,拜咸為孝單于,賜給黃金千斤,雜繒千匹,助為順單于,賜給黃金五百斤。咸受金後,便欲挈子同歸,不意藺苞戴級,將他二子截留,只準咸一人歸廷,咸怏怏自去。藺苞戴級,遂把助登傳送長安,王莽大喜,封苞為宣威公,拜虎牙將軍,級為揚威公,拜虎賁將軍。
事為烏珠留單于所聞,頓時大怒道:「先單于受漢宣帝恩,原不可負,今天子非宣帝子孫,如何得立!我豈肯從他偽命麼?」當下縱兵入塞,大殺吏民。莽得知消息,更選出十二部統將,令分率募兵三十萬眾,各賫三百日糧草,分道並出,為滅胡計。將軍嚴尤,亦奉命與征,獨上書諫莽道:
臣聞匈奴為害,所從來久矣,未聞上世有必征之者也。後世如周秦漢征之,亦未聞有得上策者,周得中策,漢得下策,秦無策焉。當周宣王時,獫狁內侵,至于涇陽,命將征之,盡境而還。其視戎狄之侵,譬猶蚊虻之螫,驅之而已,故天下稱明,是謂中策。
漢武帝選將練兵,約賫輕糧,深入遠戍,雖有克獲之功,胡輒報之,兵連禍結,三十餘年,中國罷耗,罷音疲。匈奴亦創艾,而天下稱武,是謂下策。秦始皇不忍小恥而輕民力,築長城之固,延袤萬裡,轉輸之行,起於負海,疆境雖完,中國內竭,卒喪社稷,是謂無策。今天下遭陽九之厄,比年饑饉,西北邊尤甚,若發三十萬眾,具三百日糧,必東援海代,南取江淮,然後乃備,計其道里,一年尚未集合,兵先至者聚居暴露,師老械敝,勢不可用,此一難也。